衣上云

《战狼》观后感

刚看完战狼,片子存在瑕疵,比如主角伤免,幸运EX,部分煽情过度,高潮点太猛,缺乏舒缓节奏调节等等。但瑕不掩瑜,这是一部质量扎实的好电影,叙事商业稳定,意识形态安全且投合大多数,动作精彩,在性别平等问题上不经意的几笔展现足以把近年大多数以大女主为卖点的电视剧吊打成渣渣。观众男女老少全方位覆盖,出来时,下一场看战狼的观众已经排好队等待入场了。从上座率,排片量,和观众口碑来看,估计这部片子的票房区间落在30-40亿,有望赶超《美人鱼》,成为华语电影票房排名第一。以30亿来计,则出品方纯利润现金已足够不靠投融资拍完《战狼三》。相较之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几乎不堪一击,票房不注水的情况下能破十亿都很勉...

【墨应】入幕之宾(六)

幕六


应无骞正在书斋里办公,墨倾池缓步而来,他才放下公文,一双眼抬起片刻。


这是第三次正面相对。上一次是在春日和缓的筵席之上,咫尺间春风荡入心胸,墨倾池仿佛头一回看清应无骞眉目长得如何;不过一日之距,现在共处一室,他又觉得上次粗粗一过,看得还不是很仔细了。儒门的正御嘴唇削薄,五官秀弱,手腕纤细犹如处子。阳光下是细细的白瓷器,移入室内,则让人觉得有一两分阴寒之气,不知是敬而远之好,还是想伸手去捂暖了再说。


应无骞无意晾着儒门的优秀人才,些许停滞是他也在看墨倾池。顷刻之后他一声轻笑,先打破了这满室的寂静:“昨日宴饮,可有尽兴?”


话题由轻松愉悦起,仿佛慈和长辈对小辈的随意发...

【金错刀番外】有狐(上)

《有狐》对《梦龙》。妙哉!

枕流漱石:


  • 时间线在《破镜》之前

   

  

有狐

  


夜色浓重如墨化不开,一勾新月如银般印在天穹,浮云变幻转瞬间便将其吞卷淹没。人籁止息,阴霾一寸寸翳蔽这个渡江不久的第一世家。

  

琅琊玉氏。

  

为避战火,玉家举族南迁,一路上如影随形的是仿佛永无止境的死亡。

  ...

【玉应玉】【金错刀番外】红纱帐(2)

治疗灵感来自《大明宫词》。

(2)

眼前是一片赤色。

微凉的柔软红纱叠了几叠,将玉离经一双美目遮住,在他脑后打了个结。眼皮上微微压感令他不适应地微皱眉头,茫然中睁开双眼,窗外天色似血晕染,几乎成了沉沉的灰黑,收回视线时,见应无骞持烛而来。

烛火是艳红色的。应无骞脸颊透着酒醺的血色,身上的衣衫也因一层红纱而看不清具体材质与花色,朦朦胧胧仿佛血染。

他心里猛然一跳。理智上是知道亡者已归来的,情感上却不可抑制地想,当日他身后的应无骞可是这般被血浴就的模样?

这是不祥的红色,仿佛泰山畿上的尸山血海重现了。玉离经呼吸猛然急促起来,伸出手,想将那道红纱解下。

他的手被应无骞握住了。

应无骞...

【玉应玉】【金错刀番外】《红纱帐》(1)

前方将有车。《泰山幾》后续。

《红纱帐》

(1)

从泰山回来后,玉离经得了一种病。

说起来也是难以启齿,或可说他反应慢得脱了一节。当时淌着血肉走出泰山,发梢全泡在赤稠的液体里,紫衣被氧化了的血染成黑色,肝脏碎片挂在袖上,都并不曾害怕分毫;现在两人洗净了,正式开始过闲来无事的退隐生活时,他却忽然怕了血和荤腥。

起初,应无骞并没发现这等情况。他只发现玉离经改了口味。

玉白笋切得薄如蝉翼,在盘上铺了半透明的一层,透着盘底花纹,以盐调味。莼菜豆腐汤里不见一点油腥,再佐以一小碗粟米。玉相吃得依然精致,只是素得让人一下子就明白了他清减的缘由。

应无骞知他服丧,不免颇生怜意。但既然他已回来,玉...

【应玉应】【金错刀番外】泰山畿(下)

对血肉敏感的人请做好准备。夏天了,写了消暑的。

这来自于我的梦,我是很受季节和天气影响的人……

(下)

人类起源之初的神话与传说,多有类似之处。 洪水滔天,诺亚有方舟;共工触柱,女娲遂补天。有人认为,这是缘于人类埋藏在起源之初的模糊记忆——人在母亲的腹中时就是在水中。反而言之,人的集体意识又造就了神灵。所以神话中,有些故事的巧合之处可令人毛发悚然。索多玛之城覆灭之时,回首的人全部变成了石头。在奥路菲与尤莉迪丝的故事里,回首的奥路菲见到尤莉迪丝被拖回了冥府。连皮拉和丢翁造人时,女神都命令他们蒙上脸,不要回头——回头似乎代表着灾厄与不祥。

回头……回头会看到什么呢?

如果此刻有...

朋友们,这是一条预备遗嘱

啊,lof官方声明是误伤了……

不过遗嘱还是留着吧,万一呢。

——————

留个预备遗嘱。

万一lof竟然不幸倒下,我的lof炸号了,我会立刻建一个qq群,以后咱们在qq群里开连载,建立个小书友会。over。

请关注我的微博 @琳琅锦,届时我会将群号贴微博里。

希望这条遗嘱永远派不上用场。霹雳这么冷,应该不会吧……

【应玉应】【金错刀番外】泰山畿(中)

(2)

泰山底的鬼魂们沸腾如水入油锅。千百般的愤怒与不甘令他们纷扰而出,怒骂不已:

“为何那个鬼魂竟有还阳机会!”

“吾受其所害,早损阳寿,为何他竟能出泰山!”

“那是晋的丞相,竟想逆转生死和阴阳!”

“竖子!竖子!”

它们化作了山间的风和尘土。

玉离经的眼睛忽然被扬起的沙土迷住了。耳后则传来了恐怖而不祥的垮塌声。他的颅骨震颤着,身后的喧嚣声势令人骨髓生凉。那是山石碎裂垮塌的声响,如破坏性的浪潮,连大地都在震颤。如可怖的追兵代表着鬼魂们的意志:他们愤怒于逃脱生死的那个幸运儿,而想以胆大妄为的施救者的性命来平息千百年游荡的苦闷与不平。

被握于玉离经掌中的手冷如冰块。玉离经身后的亡...

【应玉应】【金错刀番外】泰山畿(上)

一个做过的梦,魏晋和古希腊的交融。

————————

年命在桑榆,东岳与我期。长短有常会,迟速不得辞。

——魏晋·应璩《百一诗》

(1)

玉离经站在一处若阴若阳的地所。他曾游过江河湖海,见过许多名山大川,足下木屐之齿也被磨损得斑斑驳驳,不像样子,以至于他自制了一种可以前后调整屐齿长度的木屐。这或许引起了另一阵由他而起的时尚——但玉离经无暇去管。现在他在泰山之上,陷入梦境的漩涡之间,见到冥府之门洞开,鬼魂神怪同处于陆上。这便是阳气衰弱的晋,因人命短促,兵灾连绵而使神异之事频出,梦兆言谶屡为现实。以是,玄学盛行,反过来又影响王朝之气运。墨君治世,北方初平,南方世家大族之中,...

© 衣上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