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上云

【金错刀】番外一点五 《动物们的两三事》

沿袭《梦龙》的设定。

微奉天逍遥。

(1)

玉逍遥的精神体是一只白色的大狐狸。

很久以前,曾屡次被君奉天的白虎从酒缸里叼出来。

(2)

十五岁的玉离经抱着刚出生的小狐狸去找亚父。

雪白雪白的小狐狸犹如一个糯米团子,虚弱地蹬了两下腿,眼睛半闭着,还没有完全睁开。这是一双和主人一样的琉璃眼。

玉逍遥接过狐狸看了看,揉了揉头毛,笑道:“琉璃儿肖我!”

君奉天的白虎悄悄出现。他的脸色是严肃的,肖似玉逍遥好不好呢?

但白虎做出了和主人的神情截然相反的举动。它温柔地舔了舔小狐狸,让小狐狸睡在了自己的脊背上。小狐狸闻着白虎的气息,酣然入睡,将脑袋埋进了蓬松的尾巴里。

不管理智上觉得肖似玉逍遥好不好,至少情感上,白虎对着一大一小两只狐狸十分欢喜,对小狐狸十分爱护。

十年之后,玉相在宫中忽感不适,头晕目眩不能站立。玄色的墨龙从御酒缸里把本来只想浅浅啜饮一口美酒的琉璃儿捞了出来。

已经退隐的玉逍遥那句略微乌鸦嘴的“肖我!”再度无比响亮地回荡在玉离经耳边。他默默无语地从墨倾池手中接过了醉得不知今夕何夕的白狐,尴尬地笑了几声。

墨君十分认真地戏谑道:“没想到家学渊源,离经内心居然如此……嗯。”

我不是我没有。

然而无从解释了。

(3)

玉家家传还有另一样。

大白虎和大白狐狸几乎形影不离,正像主人。玉家人人都晓得,家里那只立起来早有一人高的白虎性格最是温和,并无伤人之意,只要不动家里两只白狐。

琉璃儿一睁开眼,看到的便是两位长辈亲昵无间的模样。它十分羡慕,回去便蹭正逐渐长大的玉离经。

玉离经抱起它,问:“琉璃儿,你看着哪家好呀?”

小白狐狸觉得给它吃肉的亚父最好。

(4)

黑毛幼獬的画风完全和玉家不同。

玉家三只动物靠在一起不留神就让人觉得要化。白虎毛色略偏银,两只白狐通通白如雪捏。

幼獬刚入玉家,出现在玉离经面前时,玉郎差点脱口而出——煤块长脚了!

要是玉逍遥看到了,一定会说画风不合,这团长毛的煤块应该进宫去陪墨龙……

然而琉璃儿十分喜欢。两只动物窝在一起,让第一次上门拜访的叹希奇看了会儿,脸色奇异道:“你们以后若有子嗣,莫非是……”

熊猫,斑马,花斑奶牛?

这些通通不在晋人的认知范围内,所以叹希奇说的是,围棋子。

黑色的獬站起身。

它的独角狠狠地顶了狸奴一下。

狸花猫发出了惨叫声,它咬了回去。

(5)

獬是神兽,长得极慢,何况本来应郎就比玉相年少。

所以在白狐眼中,这只幼獬实在是太小了,和一个奶娃娃差不多,舔两口是应尽的照顾小孩子的礼数。

獬被舔得目瞪口呆。

这便是初见面。

后来宫中摆宴,墨君说:“许久不见琉璃儿了,它可安好?”

玉相心里想这哪里是传说中传情达意的精神体,分明是个小小的讨债鬼,还是专为出卖他而存在的。他顿了顿,面上十分从容道:“它在陪阿獬。”

墨倾池“唔”了一声,道:“也好。”

玉离经心想,若是墨君再提起那缸让白狐险些醉死的酒,他就……

他也不能怎么办……

果然墨倾池下一句就十分欣慰且安心地引他小酌几杯。

墨龙在席间出没几次。有一次,离经瞧着它前爪上似乎蹲了一只小白貂。另一次,从龙的云气里露出了嫩生生的鹿角。

白貂有些馋酒,探头探脑想喝一点,被墨龙尾巴勾住了,安安稳稳重放回到右爪上,真是掌心捧着的宝贝儿了。小鹿鹿角初萌,十分轻快地跑到墨君身边,墨君摸了摸它的角,被鹿蹭蹭手。他从随身的香囊里取了一撮盐,放在手心里。鹿舔得干干净净,杏仁一般的双眼映得出人影,完了呦呦几声,十分礼貌地道过了谢,才又复跑进龙身边的云里。

玉离经诚心诚意夸奖道:“墨君是会养孩子的。”

墨君坦然受之,回应道:“谢谢,你也是。”

(6)

玉家现在能被叫孩子的也就是一只黑毛动物。

虽然被戏称为“煤块长脚”,但玉郎倒是常抱。獬的角生出来的时间不长,还是软的,玉离经怕磕碰,时常用手捂住它的额头,护着它的角。

时日久了,玉相戏谑着问刚摘下额饰的应郎:“你的角呢?”

应无骞眉心跳了跳,对他这种忽如其来的玩笑不甚适应。

这天晚上临睡时,应无骞问道:“你的尾巴又在哪里?”

“……”

(7)

玉家的现状?

“一言以蔽之,狐假虎威,雪中送炭。”

“玉家药丸。”

(8)

阿獬头一回开口,被玉离经抱着时,学着狐狸叫了一声。

其时玉相正在薅獬毛,手抖了一下,差点没抱稳。

他感到背后冷冰冰的目光扎过来,应无骞十分不可置信地看向为了和狐狸相处而学了一门外语的精神体,深深觉得被背叛了。

只有白狐最高兴。

(9)

很久以前——或者说是久久的以后,有一位尚未即位的王朝君王,精神体是一条龙。

北方兵乱多起,精神体是龙,若是在前朝,大概会被君主忌惮乃至杀死;但在混乱的南北朝时代,没有人会去管这件事。

这位君主历经战乱,在某次军粮久久不至,饥寒交迫时,他咬下了自己的精神体的肉,一口口生吃了下去。

连自己的精神体都敢吞噬的人,即位后果不其然成了疯子。食龙的诅咒笼罩着这位君主,连带他的家族也疯出了水平,疯出了境界,疯得五光十色,症状一应俱全,皇族中泰半都吃过龙肉。

这就是高家的故事。

应无骞抱起被玉郎喂养得十分肥美,连狐狸叫都学会了的獬,和颜悦色道:“听懂了吗?”

獬:“……”

玉离经看不下去了,说:“你怎么连自己的精神体都吓?”

(10)

后来玉离经和应无骞偶尔一次吵架,竟至分居。

两人各自一脸冰冷,然而到了半夜时,黑毛的獬溜溜达达跑进了玉离经的被窝里。

离经气消,搂着獬继续睡觉。白狐溜了出来,大尾巴盖住了獬的脊背。

第二日朝餐,两人依然无话可说,应郎沉默着端碗吃饭。

玉离经心情极好。他怀里正在吧嗒吧嗒沉迷吃糖的獬完全出卖了应无骞的内心,怎么叫都叫不回来。

早饭吃完了,琉璃儿窜出来,绕到应无骞跟前,非常讨好地叫“大楚兴陈胜王”……啊呸,只是呦呦叫着讨抱。

玉离经也不说话,笑眯眯心想,琉璃儿总算是传情达意了一次。

应无骞最后弯腰抱起了狐狸。

于是争吵冷战就这么结束了。

(11)

白鹤天上飞,狸奴地上追。

对白鹤而言,这是惊扰;然而对狸花猫而言,这是正常的“我想和你一起玩”, 如此而已。

(12)

獬最后一次出现时,体型如羊。只是肉体既灭,精神焉能长存呢?

听说它可以长得更大的。只是天不假年罢了。

END

评论(22)
热度(64)
© 衣上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