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锦=饮水冰

【金错刀番外】倘若他们不是他们……

若干个What if的集合。时间差,年龄差,身份互换,cp纷杂,自由组合。欢迎更多脑洞。

【1】#墨玉#倘若那时,玉相伸出手……

“陛下……”玉离经语音干涩,转而俯首,声音轻哑:“臣惶恐。”

“离经,无妨。”

其后玉离经入宫,明君贤后,流芳千古。

“墨君立我,乃是火中取栗。”某个冬日午后,墨君与皇后并肩同坐,十分接地气地烤栗子吃。墨倾池拿着火钳都仿佛握着画笔一般风雅自在,玉离经支颐笑看,出言调侃。

“只要栗子足够好,一切便都值得。”


【2】倘若映家势大,玉郎下嫁……

一把寒光闪闪的刀,从遮盖面容的纱扇下方缓缓将它拨至一边,再以一种慢而稳的速度,挑起玉离经的下巴。

两人对视片刻。应无骞漠然道:“早听闻玉郎风华无双,如今看来,玉郎此嫁,可惜了。”

玉离经面色不改,道:“应郎声名纵然不显,然我如今看来,并不觉可惜。”



【3】倘若去泰山的是叹希奇……

“不可回首,否则彼即为泰山校书吏,永世不得出。”

百鬼夜行,紧紧跟在叹希奇身后,千般作祟,欲引其回头。

叹希奇微微冷笑,道:“竖子敢尔!生前尚且不是我的敌手,做鬼了还想再被杀一次吗!”

一阵惊天动地的号哭之后,群鬼逃窜无踪,叹希奇顺顺当当闲庭信步地把应无骞从泰山拉了出来。

复活得十分容易的应无骞一脸茫然:发生什么了?


【4】倘若叹希奇出身士族……

他举止没有分毫变化,但所有的缺点都变成了优点。

不通诗书,是因为他天然忘却形骸雕饰,正是名士风度。

服饰艳丽,因为他容貌出众,反而引起另一阵建康潮流,大大缓解了满城戴孝的服丧氛围。

痴情薄情,皆是风流韵事,足以垂范后人。

敲几个盆,喝点小酒,喜欢个道士,骂骂皇帝,都是真性情。

狸奴:哼切呸。


【5】倘若玉家是皇族,玉离经是皇帝?

“陛下!我整日忧心墨家篡权,映氏篡位,你居然毫不在乎,躲起来饮酒!”

“梓童多虑。墨卿无意皇权,至于你外家,有墨家压着,还能翻出什么风浪?”

“……”

“只连累梓童陪我坐牢,除此之外并无他事。”


【6】倘若玉离经重生一次……

“映家女有洛神之姿,可要我们帮忙提亲?来自琉璃儿的提亲,天下无人能拒绝吧?”

“要,小的那只,马上,谢谢。”

“???”

其后若干年,关于玉离经此人,除了他出彩的政治事迹以外,更出名的大概是他十岁的时候硬是要养个三岁的小孩子做未婚妻。旁人都以为他只是要个玩伴,没想到竟然是认真的。

“你也喜欢养小孩?”

“……并不。”


【7】倘若叹希奇没遇到剑非道……

“天下颜色十分,我占八分,剩下的,在场诸位平分。”

在场的玉&应&墨:哦。


【8】倘若有人穿越成墨倾池……

“陛下,您没有皇后啊。”

“陛下,是您自个儿说宫中并无女妃,削减宫女数量的。”

“陛下,宫里只有远公子,才四岁,邃公子今年十四,您……?”

“玉相?玉相最近在准备婚事,不进宫了,您还赐了一株珊瑚树给新人啊。”

“唉,是您当时没迎他入宫……”

“还有映家……也是您亲口推拒的……”

“最近陛下是要小心一些。听说若不是玉家压着,下面的几个大士族连鸩酒都备好了。”

“陛下?陛下您怎么昏了?”


【9】倘若有人穿越成玉离经……

历史上有名的玉相。

君王信重,大权在握,一生从无贬谪。

族人爱戴,墓葬豪华,修仙而去,不知所终。

当世有名的美人都与他有交情。

自己也是个美人。

然后,所有的史书上都没写到的一点,他的夫人,也是个美人。

最后而且很重要的一点,玉家还非常,非常有钱。

然而……

入宫与墨君闲谈,不到一炷香,墨倾池缓缓问:“中书令,你今日脑中十分迟滞,莫非身体有恙?”

含糊而过。

出宫遇艳友叹希奇。叹希奇用用那双和中原人不大一样的眼睛目不转睛看他,忽然说了一声:“气味不对。”

冷汗直冒。

回家遇应无骞,不过一个照面:“汝是何人?竟敢冒充玉相!莫非胡人奸细?”

毛发直立。

……没有然后了。



【10】倘若有人穿越成应无骞……

直男差点被气死的命运。

弯男也消化了许久。

看在对象是玉相的份上,姑且忍耐吧。

然而问题来了。

照镜自喜,然后发现自己的历史生平根本没什么可考。

回忆所有的野史和电视剧,无不惨无人道地OOC,根本不具参考价值。

那么问题来了。对着玉离经,第一句话到底要说什么?

……没有然后了。


【11】倘若有人穿越成叹希奇……

没的说的,死了好多次了。

【12】史上最惨烈的抢婚……

“且慢。玉离经,你不得与映家成婚。”

叹希奇施施然出现。

明面上,玉氏和映氏的联姻已不可避免。但暗地里,一些见不得光又托言风月的手段照样来得,总归是要拆散这一桩荒唐无比直接威胁皇权的婚事。

然而,足以流芳百代(贻笑千古?)的事迹是,抢婚的叹希奇没去抢十分戒备的映氏子,而是拉着新郎扬长而去。

“???”

“横竖是要破坏这桩婚事,我与他不熟,不抢你抢谁?”

玉离经快被气死了。

ps:补个后续。

应无骞面前障纱无风自动,随后当众捏碎了辟火珠。

“众人见证,今日是玉氏负我,不是我负玉氏。若不报此仇,应无骞有如此珠!”

喂,芷若,你串戏了。

pps:正经后续。

过了几日,遭受无妄之灾的玉离经颇为狼狈地回家。

家里秩序竟然尚算井井,他的几个婢女,一个贴身的正在门口翘首等待,见到玉离经,惊喜道:“家主果然回家了。”

另一个道:“应家郎君说家主此去,不过两三天,必然回返,竟然是真的。”

玉离经换好衣服,吃完饭,走入内室。应无骞坐得端正,双目暗藏冷嘲:“陛下忧你被迫娶妻,便用这种手段,真是关怀备至。”

玉离经微微苦笑,道:“此事必有狸奴心肝作祟。为今之计奈何?”

应无骞道:“入宫陈情。若是你不愿意,自然借此事取消婚约。”

玉离经颔首:“诚如我想。不过……”

他自己知道家里侍从对身为玉家之人的自豪与自矜。能在短短几天之内,以“应家郎君”的身份驱使他们,此人当有才能。若只是用来做联姻棋子,太过可惜了。

“我尚要求一恩典……”他目光落在有缘无分的应郎脸上,道:“引荐你出仕。”

END

那段乱入的《倚天屠龙记》……一年半前,基友做墨all的倚天屠龙记视频,我和她一起对新妇素手裂红裳,不识张郎是张郎的台词和剧本,真是……恍如昨日啊,忍笑。

评论 ( 19 )
热度 ( 41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