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洞】实在忍不住了,我第一次在lof上拉黑一个人

我一直秉承着好聚好散的原则。对枕流我也只想说好自为之。然而今天中午我去看她的道歉声明,发现下面有一条评论:


……

我不知道这位读者,您能不能看到,我也不想听您解释,这句话给我造成的暴击,和昨天知道枕流抄袭相比,一时竟然难分出高下。

有些事情我必须要说,您觉得要断了的金错刀,这个梗,原本就是我告诉枕流的。

聊天记录微博上评论里应该有,我不确定枕流有没有删除,但我可以很明白的说,没有我,没有这个初始设定。也许起初朝代模糊,想法模糊,但这个梗在胚胎状态时,是我傻乎乎地捧出来,和别人分享的。

然后,我需要告诉你,《金错刀》这个标题,是我自己取的。我还试图改过《金错刀行》为四言诗。同样,枕流注销了原本的Lof,那些对话变得像是我一个人自言自语的独角戏。但从剩下来我没有删的遗迹里,还可以看出我当时遇到“知音”的喜悦和……傻气!

最后,就算这篇文写不下去了,我也要问您,您知道金错刀在这篇文里的意义,您知道它是应郎的随身佩刀,您说它断了,到底什么意思?!您也曾经在我的文下留言,夸奖,您知道我设定它出土时锈迹斑斑,修复了几年才展出的吧?您这么说,到底有没有一点点,哪怕一点点考虑过原文,考虑过我?我到底又是哪里做得太过弱势,以至于您完全不觉得我是这个梗的主人——至少是之一?!

我太气了,可能言语有前后错乱的地方。但——随着调色盘数量的逐渐增加,枕流,我已不想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就当我这大半年的时间,全被人骗,也是我当时遇到知音,太过高兴。或许你喜欢过我,我也真的很喜欢过你,以至于那么多梗,现在根本分不清何者是你——或者是那位苦主太太,何者是我所想。我认了,我根本不敢回看那些聊天记录,一句句都是在嘲讽我的愚蠢。是我识人不清。我没有拉黑你,因为你的lof已经注销,无须。而我还在等你一个诚恳的,不要是“无关琳琅锦太太”的,而是认认真真的对我道歉。

不要跟我说你开不了口,难不成你的真实文力就弱成那样?能写出这么“好”的文,感动读者说出这样安慰你的话,怎么就不能感动我一下?

第一个拉黑的对象,我选择给这位小姐。调色盘放在顶上,苦主十分愤怒,她能够将这句话讲出来,而不是站在苦主的立场上说两句,还认为金错刀在她心中断了——我不要这样的读者。您应该没买过我的本子吧?有的话我退款。

难道我不是苦主吗?!亲生的孩子,我愿意和别人一起抚养孩子,没想到孩子被毒奶粉毒死,我再也没法把他养大,别人还觉得这孩子本来就不是我的! 

这么界限清晰的抄袭,竟然还有人相护。真是瞎了我的眼!

评论 ( 59 )
热度 ( 38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