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绮】回笼觉

(1) 

一夜北风紧,鹅毛大雪搓绵扯絮般,直到凌晨时分才停歇。 

红红的太阳初升时,玉阳江已经整个冻了起来。银白的雪落在被冻住的画舫上,四围寂静无声,偶尔几声鸟鸣,格外清楚,远远近近传来。 

雪霁之时便是访友之时。 

意琦行落在静止不动的画舫上,想他终于不用担心晕船了——念罢诗号,却没见到某个熟悉的身影。 

船上虽然挺暖和,却静悄悄的。 

莫非是有人病了? 

(2) 

船舱内,春秋季薄薄的随风飘荡的纱帘现在已经被厚厚的棉絮填充的布帘取代了。这样的帘子,自然没有那么诗情画意,但是胜在不透风不透光,冬天的江上冷风飒飒,绮罗生还是决定怎么暖和怎么来。 

他的生物钟还是管用的,早早醒来一次,躺床榻上掀开一角帘子看了看外面……雪光甚是刺眼,绮罗生摇头,又缩回了温暖的被子里,闭上了眼睛。 

有什么比大冬天睡个回笼觉更让人觉得舒服的呢? 

床上有暖和的被子,有软得整个人都陷了进去的毯子,有合乎心意不高不矮不软不硬的枕头,身上虽然只有件贴身的柔软单衣也依然很暖和。一下床,面对的只有一夜冻成冰的茶水,需要做很多心理建设才能套上身的凉嗖嗖的衣服,还有冰冷刺骨的江风……卖酒的铺子今日也未必开张…… 

思维这么混沌着,绮罗生向被子里再缩了缩。他的耳朵很是灵敏,睡觉时就有个习惯,扯一角被子把耳朵盖住——到了冬天,这就更有理由了,狐狸耳朵散热实在太快——完全无视了耳边某个听起来有点熟的诗号。 

管他呢。 

天大地大,猫冬最大。还是先睡吧。 

(3) 

意琦行迈进船舱里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 

床上被窝卷里露出一头有些散乱的白发,某个人已经钻得脸都看不清了。 

“……” 

意琦行走过去,伸手进被窝,摸了摸绮罗生的额角。 

毕竟他是刚从外面过来的,手上凉意太重。绮罗生下意识翻了个身,躲开了。 

触手温度十分正常,绮罗生躲避的动作也十分灵活,完全没有病感。 

真相昭然若揭。 

意琦行额角缓缓浮现出了青筋。 

但是他十分有耐心,语气和缓道:“兄弟,天色不早了。” 

绮罗生置若罔闻。 

“好友,雪已经停了。” 

绮罗生无动于衷。 

“绮罗生!” 

绮罗生稳如磐石。 

“再不起,休怪吾掀被子。” 

冬天回笼觉时最可怕的威胁让绮罗生清醒了一瞬。 

“……剑宿,若你如此,月之画舫会永远离开你的视线。” 

他的声音隔着一层棉被传来,语气不明,听起来莫名恐怖。 

又拿这个威胁他!意琦行默默想,这是第几次了? 

可怕的是还次次都能拿捏住他! 

意琦行小时候在战云界,姐姐严厉,从来没有赖床的机会。习惯养成后也就不觉得冬天的被窝有什么吸引力了。后来遇到了绮罗生,绮罗生在叫唤渊薮顶忙着习刀,十分勤奋,似乎也没有赖床的事情发生。 

这才下山多久,绮罗生怎么忽然就如此…… 

气氛忽然有些冷场。 

一个睡,一个醒,睡着的那个诚然放飞自我,万事不管睡得很香,醒着的那个就太过尴尬。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狠不下心来掀被窝,又舍不得转身就走。 

过了半刻,意琦行默默脱下了衣服。 

(4) 

绮罗生正在神游太虚,半睡半醒的梦境里春暖花开,玉阳江解了冻,他继续他的少年绮罗的奇幻漂流之旅,放飞自我俨然自由小精灵。 

有个人过来了……落在了他的船上……波浪瞬涌,那个人神色一变又强自忍耐,表情变化十分有看点。 

那个人是…… 

“剑宿?!” 

也只剩一件单衣裹身,发髻解开,刚钻进被窝的意琦行看了他一眼。 

绮罗生睡得面容红润,身体十分暖和,一双紫眼迷迷蒙蒙刚睁开,此刻有些惊愕,十分生动,也十分可爱。 

“兄弟要睡回笼觉,吾自当作陪。” 

这么一本正经说着的意琦行,帮绮罗生理了下头发,凑近了看他的面容,心情忽然就十分愉悦。 

“……”绮罗生觉得自己好像被将了一军。 

床毕竟不太大,两个人便凑得很近。意琦行的身体也没有他给人的印象那么冷,稍微多呆了一会儿便暖和了起来。 

比起冬天一个人睡回笼觉,更舒服的果然是两个人凑一起互相取暖吧。 

绮罗生默默思考了下,把意琦行又拽近了些。 

“剑宿,若是你……” 

踢被子,抢被子,或者是掀被子—— 

意琦行整理了下床,确定被子不会漏风,把绮罗生的肩膀往床里塞了下,想了下又干脆直接抱住他,闻言道:“如何?” 

“月之画舫……”绮罗生没说完就有些想笑,呼气暖暖地往意琦行身上扑:“兄弟,罚你自饮三杯吧。” 

画舫又重归宁静。 

意琦行低头看看怀里陷入熟睡的绮罗生,暗香浮动萦绕鼻端,轻轻一笑也闭上了眼睛。 

冬天的回笼觉,的确是十分舒服啊。 

【END】

评论 ( 2 )
热度 ( 74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