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卜】【叹应叹】【墨剑】两生欢

某对CP告白全过程。

殃及池鱼,邓摇。

——————

玉离经微笑道:“是么?”

他从宫中来,天子大怒,斥他心有旁骛,道这当年以弱冠之龄连中三元,锦衣白马的洛阳玉是他给太子留的肱骨,为了私情,竟连自己阁老的体面都不顾。玉离经温顺再拜,叹息道臣既非草木,如何能忘却故友。广陵城已经烧起来了,一片官场从上到下,被叹希奇掀桌子一般的劫狱搞得人仰马翻,什么污秽的事都被翻了出来。玉离经将他弹劾首辅那一脉的奏章奉上的同时,也奉上了自劾的折子。

天子允他闭门思过。

首辅被弹劾,三辅被迫闭门思过,当朝很久没有这样的大事了。一时之间, 碍于圣心,来探望座师的学生虽无几个,礼品却有不少。玉离经坐在一棵牡丹花旁,一壶酒,两个酒杯,他给自己满上,对面空着,先饮酒再说话:“天子年逾花甲,我方而立,东宫不至弱冠。便是没有这次,也有下次。不如先自领一刀,免他日后零碎折磨。”

这话说得不太吉祥了。家人侍女听得忧心,道:“阁老何必自伤?”

玉离经道:“他日东宫践祚,我再扮演马骨罢!”

他眉宇坦然,神色清明,道:“不知故乡牡丹,今年开得可好?是时候回去陪亚父了。”

------

门外渐有风雨,叹希奇趁夜而至时,应无骞面前的酒杯刚斟满。

叹希奇有些惊诧,道:“你竟知我今日会来?”

应无骞瞧他一眼,将桌上对面另一小杯里的酒泼去,道:“我敢斟,你敢饮么?”

叹希奇不以为忤,道:“你从前不说废话,如今却会明知故问。”原本就是被迫立下的三诺,纵然第一诺圆满度过,合作无间又如何?他的目光从应无骞坐得笔直的背,再到他依然冷漠平静的面孔,心中暗道:“伪君子依然是伪君子,岂是一时能更易的?”

他若不经意地看应无骞满满饮了一杯酒,才为自己倒了另一杯,道:“第二诺又是什么?”

应无骞仔细瞧他,眉锋轻轻一挑,道:“我要你杀了墨倾池。”

门外雨声索索,叹希奇失手打了酒杯。

他惊疑不定,又勉作平静道:“掌教可是饮多了酒。”

应无骞站起身,自己关好了窗。他衣衫华丽,满头琳琅宝玉,灯烛晃悠悠映在面孔上,神色莫测。一步步走近时,叹希奇竟觉得身上发冷。应无骞道:“如何?这第二诺,你应不应?”

叹希奇手心发凉,心想:“这哪里是你要我杀……你到现在,都放不下他?”

须知这三人的公案十年前便到了生死关头,凶险万分。如今墨倾池云游四方,不知身在何处,似与大局无碍了。应无骞平生不做无用之事,如此一笔,爱恨不知,倒仿佛积怨难消,非生死不能解,是把墨倾池放在了心上。

叹希奇当日在古墓里允了这三诺,十分不情不愿。但之前第一诺做得痛快,虽不能令他完全对应无骞改观,倒也觉得此人尚有一点可看之处。然而此刻,他却发现不甚希望应无骞频繁召他。

应无骞紧紧盯着他的脸,逼问道:“我让你杀墨倾池,你舍不得?”叹希奇咬了牙关,心里却道:“分明是你舍不得!”

他心思百转,忽地灵光一闪,暗道:“……为什么想到他放不下墨倾池,我心里疼成这样?”

这思绪来得甚快,他忽然想到古墓里这人匆匆而去的身影,又想到他凝视壁上十六字时被明珠辉光柔柔照耀的半边面孔,在这短短一息中忽地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未明白。应无骞见他脸色苍白,沉默不语,心里冰冷,顿时沉成一片,淡淡道:“封剑主既然不愿出手,这一诺便罢休了。”拂袖径自要走。叹希奇兀自出神时,听他吐出罢休两字,又觉心口被扎了一下。他未说好是不好,应无骞一抬首,便见叹希奇已远远走了。

叹希奇连夜远遁,速度极快,身影一如鬼魅。门外虽有风雨,但对他这种武学渐到宗师境界的人而言,滴雨不能近身。他起初有些茫然,但冷风扑面,很快便镇静下来,脑中思绪如乱麻,最后的决定清晰到近乎冷酷。

无非是一人之血。

他?圣司?正御?

这场公案总需了结!

墨倾池虽然离开儒门,但他所在总是有迹可循。京城最近政局不稳,墨倾池本家虽在京城,他也不会去徒增麻烦。远沧溟此刻正与玄凌苍在秦地,他这个大哥,前些日子刚去一探,现在必然不去。剑非道说此间事了,便回昆仑,墨倾池与他交情甚好,可是去了昆仑雪山?若是去了雪山,昆仑路远,以日程相计,不过为数极少的官道与小道。以他两人容貌,叹希奇不过略一打探,很快便确认了自己猜想不错。

纤纤薄薄的雪不过十日,便在他眼前了。

这一日墨倾池照旧入山。剑非道所说的药草还剩一夜便熟,长在高山崖侧,又遇金则坏,遇火即消,需得以手折断,再以木匣盛装。他怕山里来的野兽随意啃食,便坐在药草边,鼻端闻着浅浅浮动的清香,微微合上双目,整日静守。

久不闻山间人响,这一抹艳色掠入眼帘时,墨倾池也只作故人访友,平静道:“轩邈,是你。”

叹希奇露出一丝微笑,道:“圣司,是我。”

“你不问我是为何而来的吗?”

山间夜风响彻,拂动来人紫发。叹希奇眉目十分美艳,又非女子柔媚,别有英气暗生,更兼他身姿挺拔,勃勃生气,本来犹如一团幽暗燃烧的火焰一般,此刻他面色苍白,眼神透亮,却仿佛另生出了一份决然气势,与平时风姿又异。

墨倾池仔细看了他一阵,道:“轩邈此来,有关生死。”

叹希奇嘴角一勾,道:“不愧是儒门圣司。我远道而来,只为请你项上人头。”

虽是生死关头,两人竟然平心静气。墨倾池将目光收回,道:“轩邈是为了儒门正御。”

叹希奇摇首道:“他令我杀你,我却不是为他命令而来。”

墨倾池敛袖而起,道:“轩邈,我答应与你生死一决,只是需得再等一夜。”

叹希奇此时才看到他身边那一棵药草,通体纯白,只有顶上略略有些嫣红,玲珑可爱,落在雪里并不显眼。他不觉问道:“你是在等……莫非剑非道?”

墨倾池道:“我带你看他。”

两人一前一后,行走几刻,便见前方有一面光洁冰壁,仿若水晶。月光皎洁,剑非道躺在冰壁下一具冰棺里,剑放在一边,白衣白发,面色安详,然而嘴唇发青,呼吸几乎不见。

叹希奇怔怔瞧着。即使是这样,剑非道依然是美的,只是脱去了活气,令人分外觉得悲哀。

墨倾池不再多看,道:“轩邈,再等一夜,药草成熟。那时,无论是你还是我,需将药草喂他服下。”

说是一夜,其实也不过两三时辰。两人看完了剑非道,默默回到药草旁,盘腿相对而坐。

良久后,叹希奇问道:“圣司,既然如此,一日也是等,三日也是等,你既然不放心他,何不等他醒转,再与我生死决斗?”

夜风猎猎,墨倾池坐在草药边,神色虽因夜色模糊而不甚清楚,语调却温柔:

“他心地良善,我与你相斗,他若清醒,必然前来阻拦。”

叹希奇喃喃自语:“我与他一直争抢的东西,你不曾给过,却如此轻易给……”他忽然自嘲一笑,道:“没意思。”

墨倾池也不奇怪,道:“轩邈,当年你也不是真的想要。”

叹希奇道:“真的不想要么?当年我随你从家里出来,从川蜀一路跟到金陵,我何时不想过?”

他眼前仿佛浮现出当年的场景。初出茅庐的青涩少年,川蜀口音尚未褪尽,便追着儒门出来历练的学生比试剑法,一路跟到金陵。门户深深,来迎接这位儒门学长的是一位绿衣的俊秀学生,年纪与他仿佛,目光虽冷,犹然带着年轻的火气,道:“你是何人?”官话已经很熟了,尾音却是姑苏的软甜。

他当时怀着的心思与自己一样吗?两人一见面,就觉得彼此不甚顺眼。意轩邈从小剑道天分卓绝,家里上头四个哥哥,个个宠他,当然看不惯这背井离乡跑到儒门,大约恨不得自己无父无姊,剑道方面也是平平无奇的人。若是论口舌交锋,两人更是不肯稍落下风。

他渐渐出神,临走前应无骞持烛而视的面容怎么也看不清神色,叹希奇轻轻一眨眼,道:“正御依然想着你。”

在进古墓之前,他一直知道此事,但冷冷一笑后,便毫不犹豫,唇舌相斗之间,常反复提及,以为伤人弓矛;进古墓之后,他与应无骞竟有一念相同的缘分,便觉得万事成空,罔论情爱,这件事偶尔对应无骞一提,已含戏谑。现在再说,他原以为心里应是止水一片,却没想到,一阵刺痛直穿心脏,让他差点捂住胸口。

这到底是为何?

墨倾池默然相看,于此时终于开口。

“轩邈,儒门高手虽不多,也并不如你想的少。正御只要你杀我。”

叹希奇猛然看他,眼神中竟是一片恐惧。

他微怔一刻,脸颊一阵潮红,几乎连耳根都熟透了,结结巴巴道:“圣司此言何意?”

墨倾池第一次看到他这般模样,不由暗暗摇头,缓缓重复道:“正御只要你杀我。”

其时晨光熹微,群山之间,渐有光辉出于山巅,映得山顶白雪皑皑晶莹一片。

叹希奇竟看得出神了。

墨倾池与他相处一夜,草药终于成熟,最后一点嫣红消失不见,通体洁白如玉。他小心翼翼将药草摘下,收入木匣中,郑重其事放在怀中,问道:“轩邈,你可准备好了?”

他看到叹希奇面色忽而温柔似水,忽而咬牙切齿。红晕渐渐褪下,果决之意复生。

紫发艳绝之人再度郑重发问:“圣司,你果然真心爱重剑非道,不会欺他负他,是吗?”

墨倾池颔首,道:“他愿为友,我便为友。他若有心,我绝不相负。”

叹希奇忽觉一切清晰,大笑出声道:“不错,正是这样!”墨倾池见他紫发飞拂,笑容坦荡,忽如少年无忧无虑初见之时,心里也为他高兴,道:“轩邈,祝你日后平安顺遂。”叹希奇转头看他,点头道:“圣司,你很好!”

两人竟如此分别了。

-------

应无骞道:“你并未杀他。”

叹希奇风尘仆仆,眼睛亮得出奇,闻言一笑,道:“掌教,虽不曾杀,我倒是有个建议。”

应无骞转眼看他,狐疑道:“何事?”

“以后我不提他,你也不要提他,如何?”

应无骞一怔,见眼前人笑容明艳,竟有瞬间点头的冲动。片刻之后他微哂一声,只是又饮了半杯酒。叹希奇为他斟满一杯,再给自己满上,道:“若是应掌教不答应也无妨,我再去杀他一趟便是。”

应无骞道:“封剑主这话来得古怪。”叹希奇一双紫眸,只含笑绕着应无骞双手打转,道:“若是你听不懂,我便也不知我在说什么了。”

他静静瞧着应无骞将这杯酒喝下,端起酒杯道:“这杯酒之后,或许我与掌教需得分离一段时间了。但有所召,传书便是。”

后续:荒唐酒

 

——TBC——

PS,附几个小段子,恶搞,OOC。

非道:撩过我的人和正在追我的人在倾诉衷肠,然而我在躺尸。

墨总:我的前任仰慕者和前妻终于在一起了,可喜可贺。

叹总:我暗恋而不自知的对象让我杀我前男神,夭寿哦。

应总:我让我暗恋的对象杀他以前暗恋的对象,有问题吗?

当然没有啦。  

评论 ( 14 )
热度 ( 56 )
  1. 雪雷鹰琥珀酒 转载了此文字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