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CP】七日阿飘

人死之后,若有所执,灵魂便能在人间游荡七日之后再上仙山。在此期间,阿飘可以自由选择去哪里,陪谁,而现世的人一无所觉。 


CP有漠御,有墨应畅,有赭墨,有枫樱(???)和苍。双秀和意绮被扔去了墙角,没便当就不用写了。至于风雀,我已经看到了更美妙的脑补,也不太想写了。 


哎,去年写的,今年大概还要再加一个,墨倾池慢慢飘在无端身后目送他的段子……

—————— 


(1) 


“绝尘,你要好好活下去……” 


御不凡苦苦跟着漠刀绝尘,看他以超乎寻常的冷静态度将花圃托付给霜儿,说出那远行的告别之语,恨不得以大张双手拦住那心如死灰之人的一举一动,所行所往。 


“绝尘……绝尘!勿要做傻事!” 


他无声地喊着,眼泪落了满颊。 


(2) 


应无骞想,原来人死之后还有这么一遭,新鲜。 


他死了以后,脑海中很自然地就有了这七天的认知,也接受了这个设定。无处可去,只好坐在坟墓上,却见墨倾池翩翩而至,在他坟前驻足。 


好一个专业上坟的。 


应无骞悠悠想,上次他们会面是在远沧溟坟前,久远以前,似乎还在另一个人坟前会过面。这次是轮到他了,下次呢? 


墨倾池挖了他的坟,验了他的尸,这并不在应无骞预料之外。墨倾池对他感叹“没想到你竟甘愿辞世”,应无骞忍不住回了一句“如此甘愿,圣司也可一试”,可惜嘴炮无用,对方听不到,让人不免生恨。 


让他变色的是,墨倾池思忖片刻,抱着他的尸体便去找了红尘雪。 


喂。 


喂! 


喂!! 


应无骞原地顿足,一路飘着跟了上去。 


墨倾池你快放下我! 


许久不见亲姐,没想到却是在这么诡异的情况下。应无骞听墨倾池面不改色地说无心饮食挚友应无骞了却他生前愿,恨不得现在就钻回尸体里诈一回尸。 


尸体总算重新入土为安了。应无骞无处可去百无聊赖,又不想待在红尘雪的居处,便去围观起了墨倾池对剑非道。 


或许人死了,恩怨再多也是无用。有了临死一刻的觉悟,又知道自己的千般盘算终究成空,人间没有值得牵挂的人,作为阿飘,看什么都多了一分看戏的心理。 


在等待这场决斗的间暇,应无骞忽然想到,畅遗音死了以后,是不是也曾经在尘世盘桓那七天呢? 


若是也有那七天,毫无疑问,畅遗音会跟在他身后,寸步不离。 


那么,他在这七天里,有曾对他说过什么吗?若是按畅遗音的性格,他是会遗憾自己未能陪正御成就大业?还是会为他与墨倾池的长久合作而惊愕不已?不过到了末了,天门执命还是会毫无怀疑毫无芥蒂地跟随着儒门正御,这又有什么疑问呢? 


只是畅遗音的头七已过,他当时毫无觉察,现在也无从知晓,有点可惜了。 


(3) 


赭杉军为墨尘音拂去发间雪的同时,他并不知道,墨尘音的鬼魂也在为他拂去雪花。 


雪花纷纷扬扬落满尸身,鬼魂的手并碰不了实物,两者均是徒劳无功罢了。 


虽然如此,一人一鬼依然并不曾放弃。 


(4) 


苍身后像是火车一样,开了一群五颜六色的玄宗道子。 


七天大限以后,这群男道士女道士在仙山开了房间,轮到苍出场的那几集,每个人额头上系了条“玄宗本命”的长带,周五蹲守电视机前。 


其状热烈,犹如球迷看赛。 


不同的大概是,他们关注的对象是且仅仅是苍。 


“这周弦首又在放水。” 


“放水好啊!放水了我们不用在仙山等接人!”立即有人安慰道。 


(5) 


枫岫已经死了。死的一瞬间,复了明。 


他很好奇。 


他觉得自己是毫无执念地死去的,为何仙山竟然还让他七天之后再来报到。 


他晃悠悠地去看了看凯旋侯亲笔画像,顿悟。 


这和他说的画得俊美一点,有几分差距。 


看在诗不错的份上,算了算了。 


——END——

评论 ( 6 )
热度 ( 41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