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应远】一春梦雨常飘瓦

LOF误我!被屏蔽啦!

放个超链接,我好喜欢晚唐诗形容儒门这群人哦,我自带滤镜,感觉这种美而有些颓唐气的感觉,伤春悲秋,很儒门了。

去年春时的文了,听着门外雨声写的。

我的观点是,意绮偏唐,尤其是王维诗,从早期奋发游侠到最后明月松风,味道很对;枫樱偏和式,不仅是因为他俩的名字都是平安风物里很重要的审美对象,而且还是因为他们有轻微物哀感,一整个背景都很适合。儒门这群人,适合乱世,也适合一些颓而美的意象,还适合理学框框框的背景。



正文。



以及这篇应该和有所思结合起来看。思考一下

1、芙蓉花是正御当年手栽。墨的房间被收拾得一尘不染,然而住进去的是小远;

2、墨应房间近到了小远迷路都能迷路去;

3、墨&远(情欲意义上的)感情从这一晚开始。记忆消除,感情留下了;

4、动杀心也从这晚开始,正御隔空思考,莫非他从来没见过面的无端颇似远?无端和小远互为因果。

5、但是,从墨的角度,从有所思正文来看,远的养成背景和小时候的应颇有相似。同样动机不纯,仿佛带毒的土壤,但这次养出来的花很美很纯净。这是最好的疗伤药了。墨远感情是很真很真的。

6、结合45两点。正御杀掉小远时,他是在隔空杀无端给圣司看。圣司不仅意会,而且还觉得此人杀掉了小时候的自己,因而彻底心灰意冷,威胁要杀他了。这句话一说出来,这两人毫无转圜余地,下面可接坟前杀剧情。

7、我认为所谓的三角四角五角,魅力不是ALL受或者攻ALL能概述的,我在致力写一个任意两个人之间都有感情纠葛或者隔空感情纠葛,或替身与被替身的因果框架。不然不够好吃,仿佛菜里少调料。


over。


评论 ( 12 )
热度 ( 24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