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锦=饮水冰

【墨剑】【仙人卜】相性五十问

玉离经微笑。现在他在昆仑山,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白狐团,对面是他一直穿着刺绣精致大棉袄的老同学墨倾池,和神清气爽一点儿都不冷的剑非道。玉阁老拿出纸笔,翻到最前面,咳嗽两声。

这是传说中的夫妻相性前五十问。这次来做题目的是刚刚告白没多久的这一届儒道联姻的双方。

1.请告诉我你的名字.

玉离经:大家好,大半年前,我给一对麻烦夫妻做了后五十问,现在,前五十问留给了我的老同学和这届道门联姻对象道剑。第一个问题,我帮你们答了。话说回来,换做是那对麻烦夫妻,这个问题都要扯皮啊。这个江湖,没个假名仿佛混不下去似的。

剑非道:其实我出家之前叫剑非刀。

玉离经:但是出家即斩断尘缘,就无人再叫这个名字了吧?

剑非道:是。

2.年龄是?

墨倾池:而立。

剑非道:茶寿。

玉离经:前辈,最近翰林院编元史,您能否来京城一趟?

剑非道:……

3.性别是?

跳。

4.你的性格是怎样呢?

墨倾池:君子之风。

剑非道:行侠而立道。

玉离经:……虽然没什么问题,但是总觉得表现出来的略有偏差,是错觉吗?

5.对方的性格呢?

墨倾池:不畏不爱,仙圣为之臣。不畏不怒,愿悫为之使。

剑非道: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玉离经:……虽然没什么问题,但表现得更有偏差了,果然不是错觉吧!

6.两人何时相遇的?在哪里?

剑非道:第一次相遇时,他是和应掌教在一起。

玉离经:什么?我听到了什么?

剑非道:那时圣司未必注意到我?

墨倾池:离经,你想偏了,第一次相遇时,应无骞有事相召。

玉离经:所以那时候你注意到道剑了吗?

墨倾池:不见面容,但确实是注意到了。

7.对于对方的第一印象如何?

剑非道开始脸红了。

他十分不好意思地说:我……我那时觉得他们挚友情深。

玉离经缓缓把茶放下,努力保持礼仪。

墨倾池:……非道有霜雪之姿态。

玉离经:可是你不是没看到面容吗?

墨倾池:宗师境界的人物,虽不能揣度,但也不会忽视。

8.喜欢对方哪里?

剑非道脸微红。

墨倾池先回答:心如赤子。

剑非道仔细思考了一会儿才开口:不知。处处皆好?

玉离经:等等,道剑,你是不是崩人设了?

剑非道茫然不解,玉离经叹气道:我们的读者见证了你俩告白现场以后,都觉得你是小龙女,或者靠脸碾压的香香公主,或者是从李秋水和巫行云中杀出来的李沧海,你为什么能若无其事说“处处皆好”?

剑非道:有什么不对吗?

玉离经:……不,很对。

9.讨厌对方哪里?

无/无

10.你觉得和对方相处的好吗?

墨倾池:理想至极。

剑非道: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11.如何称呼对方?

玉离经问出来,然后笑了。他道:道剑,我听到圣司方才叫你非道,作为前辈,您是不是应该回一句“倾池”?

剑非道:倾池?圣司,你愿意被我如此称呼吗?

墨倾池:都可。我也不知离经为何不敢叫。

玉离经:因为自从我试图叫你倾池以后,我一听到“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就忍不住笑。

墨倾池:离经,是你想太多。非道随意,现状即可。

剑非道:圣司。

墨倾池:嗯。

12.希望对方如何称呼你?

玉离经:是不是和上一题重复?你们有什么想听的吗?

墨倾池:现状即可。

剑非道:现状即可。 

13.比喻的话,对方像什么动物? 

玉离经:看过你们告白现场的人都知道,鹤鸣于九皋——圣司,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曲解诗经,亚父听了,一定要罚你手板子。 

墨倾池:非道确实似白鹤。 

剑非道思考了一会:圣司颇似云中君。 

玉离经:楚辞? 

剑非道:并非楚辞,而是腾云而起的神物。 

玉离经心领神会:确实如此。隐于云中,偶露一鳞半爪…… 

不过有些犯忌讳,大家都没说出口。 

14.送礼物的话,会给对方什么? 

剑非道:山中并无好物相赠,一曲梅花以赠知音。 

墨倾池:我身无长物,能回赠的只有一袖长风。 

玉离经:停停停——道剑你知道你很有钱吗? 

剑非道:嗯? 

玉离经:还有圣司,你说你身无长物? 

墨倾池:嗯。 

玉离经:……好吧,你们真是神仙恋爱。

15.想收到什么礼物? 

剑非道:圣司陪我朝朝暮暮。

玉离经:喂,奇怪的情圣设定又来了? 

墨倾池:好。 

玉离经:那么圣司,你又想收到什么呢? 

墨倾池:那句话还不够吗? 

16.有对对方不满的地方吗?有的话,是哪里呢? 

玉离经:似乎重复?我知道你们觉得对方完美无缺,是不是? 

墨倾池:确实。 

剑非道:确实。 

17.你有什么兴趣爱好吗? 

剑非道:吹笛练剑,修行度日。 

墨倾池:作画。 

玉离经:听起来画风直奔老年人。 

剑非道:我本来也是了。 

玉离经:很违和啊。 

墨倾池:玉阁老。 

玉离经:好吧…… 

18.对方有什么癖好吗? 

剑非道:何谓癖好? 

玉离经:嗯,表现出强烈喜爱的事物? 

剑非道想了一下,忽然脸红。 

玉离经不想数这是第几次脸红了,揶揄脸看向墨倾池。

墨倾池神色不改:离经觉得我癖好什么? 

玉离经:我知道你喜欢撸雪貂——现在是不是换撸的对象了? 

墨倾池:…… 

玉离经一出口就觉得哪里似乎不对,沉默片刻,下一问。

19.对方做了什么会讨厌? 

墨倾池:并无。非道一举一动皆合自然之理。

剑非道:没有。圣司良友良伴,对我多有指引。

20.你做了什么对方会讨厌? 

剑非道:有吗? 

墨倾池:没有。 

玉离经:那我来开口问,假若圣司某天下山回来,叹希奇应无骞远沧溟全来蹭饭,道剑你厌不厌?

剑非道:故友相逢,有何不可? 

玉离经:然后应无骞和叹希奇留下,叹希奇整天找你练剑,应无骞说动墨倾池下山,从此不回。

剑非道想象了一下,脸色变了。墨倾池:不会。

玉离经:哎呀圣司,掌教有句名言,让你无论何时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墨倾池:事成而返罢了。何况他若是这样,轩邈一定阻拦。 

21.双方的关系到了何种程度了? 

剑非道(坦然的):双修。

玉离经慢慢放下茶盏:哦,双修啊。 

墨倾池颔首。

玉离经:道剑的耻点怎么这么飘忽不定,为什么这个问题没有脸红? 

剑非道:奇怪吗? 

玉离经:不不不不奇怪。

22.初次约会是在哪? 

墨倾池:古墓阵法。 

玉离经:等等……那时候你们不是第一次认识对方吗? 

剑非道:单独会面,算是吧。 

玉离经:不,这里约会的意思不是你们单独会面,是存有恋爱之心的单独会面。

墨倾池重复了一遍:古墓。 

玉离经吃了一惊,缓缓拍了两下掌,然后转过头问剑非道:道剑?……你怎么又脸红了! 

剑非道虽然慢,但还是很艰难地说,应该是冰棺…… 

23.那时候的气氛是? 

墨倾池:严肃。

剑非道:比较冷…… 

玉离经:要不是看到你们上一问的答案,还以为你们约会的地点是一样的。请问道剑,冷的是气氛,还是环境? 

墨倾池:当时他衣服全湿,几乎冻于身上,离经你说是什么冷? 

玉离经:好,看在道剑亲口承认这是约会的份上——等等,道剑,你那时动心了? 

剑非道脸红,点了点头。 

24.那时进展到哪? 

墨倾池:你若说是古墓,正襟危坐而已。 

玉离经:若说是冰棺呢? 

墨倾池:当时他性命垂危,不过搂抱。 

玉离经:不过搂抱…… 

剑非道:…… 

在回忆往事,暂时没法打扰,脸红到脖子。 

25.经常约会的地点是哪里? 

玉离经:没什么好说的,昆仑山是吧。 

嗯。 

你们其实也不叫约会,这是同居? 

嗯。 

26.对方生辰时,会做什么? 

剑非道:其实我记不得我生辰几何 想来圣司下厨,那日会格外精心?圣司生辰,我也没什么好送的,会试着下厨吧。

墨倾池:非道倒是不必了。 

27.最先告白的是谁? 

玉离经迅速翻了翻山中人,然后对墨倾池点了点头:不错,有我儒门风范。

28.喜欢对方到什么程度? 

剑非道思考了一会儿,摇摇头。

玉离经:这是无法描述的意思吗? 

剑非道沉吟:无从比较,但心中有道也有他。 

墨倾池点了点头,对玉离经:百年不易。 

29.那么,您爱对方么? 

剑非道点头。

墨倾池点头。

30.对方说了什么就没办法了? 

剑非道:任何一句。圣司不说假话。

玉离经慢慢合上茶碗,决定不再喝茶。

“不说假话?” 

墨倾池:非道任何一句。

玉离经:这句我信。

31.怀疑对方见异思迁的话,怎么办? 

玉离经:我知道你们并不怀疑彼此,这一问要么跳过? 

32.允许见异思迁吗? 

墨倾池:从无的事无从讨论。

剑非道点头:若是心不定,见异思迁,旁人何谈允许不允许?若是心定,见异又怎会思迁? 

33.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的话,怎么办? 

剑非道:他能等我三十年,一个小时而已,我自然能等。 

墨倾池:非道莫不是路上遇到了事情,前去寻找。 

34.最喜欢对方的哪个部位? 

墨倾池:眼睛。 

剑非道:手。 

玉离经:能问一下为什么吗? 

墨倾池:你若见一人屡经岁月而双眼澄澈,不改其容,其人必有大毅力,可与为友。 

剑非道:圣司手上有剑茧,剑法亦高,行坦荡君子之事,可与为友。

玉离经:……等等,可这是夫妻五十问,你们为何如此正经。

墨倾池:离经想听不正经的吗? 

玉离经:说啊! 

墨倾池:因为美。 

剑非道脸红了。但是墨倾池都这么讲了,他思考了一会儿,不确定地说:会做饭? 

玉离经:噗。 

35.对方何种举止最妖媚?

玉离经:这个问题应该留给应无骞和叹希奇的,你们俩回答,画风不对? 

剑非道脸色不那么红了以后,说:圣司眸色清正,没什么妖媚之举。

墨倾池点点头。 

玉离经:是吗,可是外边的话本上,圣司你的腰被大肆描写了呢。

墨倾池:离经,你在内阁里究竟做些什么事? 

玉离经:好吧,开玩笑的。

36.什么时候两人会觉得紧张? 

剑非道:修行到紧要关头,尚有一点不解。

玉离经:说得我都紧张起来了! 

墨倾池:当初他经脉寸断,睡入冰棺。

剑非道颇有歉意。

墨倾池:幸你无恙。 

玉离经:……好像有狗粮? 

37.对对方撒过谎吗?擅长撒谎吗? 

剑非道;没有。

墨倾池:没有。

玉离经:我信其中一个没有,另一个…… 

墨倾池:你不信道剑吗? 

玉离经:是不信你…… 

剑非道:圣司怎会说谎? 

玉离经:好吧,我信他对你不说谎。

38.做什么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剑非道:在一起就好。

墨倾池:确实。 

玉离经:又是个老年人答案,真该让某两位过来嘲笑一下圣司,算了。

39.有吵过架吗? 玉离经直接跳过。

40.是怎样的吵架呢?

41.如何和好的?

都跳过了。

42.即使转生也想成为恋人吗? 

剑非道皱眉:人死后进入天地,为虫蚁草木,何谈转世?

墨倾池:诚然。儒家未知生焉知死,还是不提转生了。

43.感到「被爱着」是什么时候? 

剑非道:圣司令人觉得每一刻都是。

墨倾池: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44.感到「难道不爱我了吗???」是什么时候? 

剑非道:??? 

墨倾池:非道的心情非常好判断,为何要怀疑? 

玉离经:虽然不想说,但是我还是要吐槽一句,你们这是……这是儒门老司机拐带新手村节奏吗? 

剑非道:…… 

墨倾池:下一问。

45.你是如何表现爱的? 

剑非道:何须特地表现? 

玉离经:也是哦…… 

墨倾池:陪伴。 

46.如果死的话,是比对方先死?还是后死? 

剑非道:人力难以控制,顺其自然吧。 

墨倾池颔首。 

47.两人之间有隐瞒的事吗? 

墨倾池:并无。 

剑非道:并无。 

玉离经:道剑,要不要听我爆料? 

剑非道:若阁老是想说儒门旧事,我已看过话本了。 

玉离经:什么?! 

他奇异地看了看剑非道:不愧是道剑,深不可测。

48.您的自卑感来自于? 

剑非道:无。

墨倾池:无。

49.两人的关系是周围人公认的?还是保密的? 

剑非道:周围的人都知道了吧…… 

墨倾池: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玉离经:诚实坦荡不做作呢。对了,圣司,你可收到贺礼? 

墨倾池:半屋子金珠。

玉离经忍不住笑出声:这是儒门下的聘。

50.觉得两人的爱会永远吗? 

剑非道摇摇头,道:如此即好,不提永远。

墨倾池点头,两人手握住了。 

玉离经:……做完了总觉得很心塞,你们太冷静了,不好玩。

他把纸笔收起来,墨倾池留了一顿饭。玉离经吃完了,感叹说,从来没看过这么冷静理智的五十问。

墨倾池送他下山,将至山脚,玉离经才问出来,虽然道儒联姻是传统,但圣司真的就打算这么隐居下去吗?墨倾池问,有什么不可以的呢。离经叹息一声,说……从来不见你露出这样天然满足的神色。有空还是要带着道剑来京城拜访老朋友啊。两人各自一礼,便分开了。

END

后五十问见这里,叹应叹主场。

评论 ( 13 )
热度 ( 46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