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绮】山回路转

  意琦行X绮罗生  色相红尘三十题之六 

说明:“山回路转不见君”取自唐·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要求:这段肉被动方无法看到主动方,可以采用蒙眼/眼盲等设定。 

本文为了达成此目的,设定兽花防毒墙暂时失效。 

(1)起 

血战。 

绮罗生的艳刀在黑夜中划过一道道夺人心魄之光芒,如流星闪过,一道寒芒便是一声惨呼,鲜血喷溅,洒落在他曾洁白如羽的衣角上,如白雪上骤然开出一枝朱砂红梅花。 

他在争命。 

绮罗生平素好洁,此时却已浑身血染。绮罗生素爱雅香,此时却是腥味盈鼻。杀戮惨叫之声乱耳,内伤血气盈满口腔…… 

然而,这些,他已渐渐感受不到了。 

边疆的奇毒诡异莫名,渐渐封闭了他的五感。色,声,香,味,一切渐趋混沌,黑暗莫名。 

所剩唯有什么?手中一把艳刀,心中一点清明! 

触感犹存,意识仍在,手中仍有一把刀,那么绮罗生就不会这么轻易倒下。 

又是一轮围杀。绮罗生很清楚地感觉得到,自己的体力的逐渐流失,以及双手渐次的麻痹。触感若废,自己就将与废人无异。但那又如何? 

绮罗生便是死,也会紧握着刀! 

风,忽然静止了。方才凌乱如雨落在他刀上的攻击,亦一时死寂。 

是已然撤退?亦或是敌人又有阴谋,欲图不轨? 

绮罗生渐觉手中之刀的触感也趋于麻木。此刻他并无多余体力陷入缠斗,遂改作双手持刀,偏头凝立,感受着耳侧风声,随时准备着对在暗处虎视眈眈的敌人的一击必杀。 

一片黑暗静默中,骤然,刀剑相击! 

刀乃利器,剑亦神兵。那黑暗中的剑路,虽不曾正面交过手,却是万分熟悉——月下醺然一舞剑,至今犹刻脑海,如一道闪电划过绮罗生的记忆,登时识海一片透彻清明。 

是意琦行! 

意琦行剑锋急转,并不与艳刀正面交锋,见绮罗生刀芒一顿,已然认出了他,便身形一错,避开刀锋,握住了绮罗生的手。 

掌心擦过绮罗生的手背,带着淡淡温暖,剑茧熟悉至极。绮罗生心内一松,回握住这只手,只觉眼前虽是黑暗,耳边一片沉寂,但有了可全心交付的对象,虽是刚从腥风血雨中争命而出,心中却依然安稳如浅水行舟,见花初萌。 

(2)法 

一间雅室内,天踦爵神色无奈,绮罗生闭目静坐,意琦行双眉紧皱。 

绮罗生所中边疆毒药,名字颇为古怪,唤作五蕴空。听起来颇带佛门慈悲气息,却是最恶毒不过——色声香味触法,五感逐一消失,一切皆空,不见受想行识。直到触感消失之时,便是中毒之人正式成为废人之际。 

而解救之法……方才齐烟九点天踦爵查过医书,已经告诉了意琦行。 

绮罗生坐在黑暗中,耳边沉寂,自然是听不到天踦爵的言语的。他只感到自己一直握着的,素来稳定如山的剑宿的手忽然僵住了。 

为何? 

天踦爵打量了下他俩神色与交握的双手,告辞而去。绮罗生脸侧掠过一阵风。 

意琦行又犹豫了一阵。绮罗生有心打趣他一句,舌尖一片麻木,却是半句调戏也讲不出,便将另一只手也覆了过去。 

——兄弟,这般踌躇不决,可不像伟哉剑宿往日作风啊。 

意琦行似乎终于反应过来,将绮罗生伸过来的手掌翻过去,在他手心一笔一划的写字。 

绮罗生集中精神,在心中慢慢读出声,忽然,因剑宿这四个简简单单,语意明了的字,亦是浑身一震。 

“交合解之。” 

以下见36.

长微博




评论 ( 58 )
热度 ( 168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