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字不是我写的。

======

“墨君惠鉴。手书敬悉,旷若复面。岁月如流,久未笺候,想近况佳吉?吾居故所,儒门士子,代有才人出,气既盛矣,即吾当面,亦当避一席地。倘君尚在,或可稍慰,以儒学之盛,势也不可当矣。 
闻君偶遇单锋之后人,固君金石之心,不渝不弃,不可转矣,以是得一妙机缘。若得无端之踪迹,或靖罪者之冤情,吾必扫榻相待,温酒以贺。
希盼复,顺颂春安。离经顿首。”

“玉离经的字,恰如其人。温慧端丽又含情,好似一只目不斜视,内藏媚态的白狐狸。他给墨倾池的信,仿佛极有礼节——‘墨君惠鉴,离经顿首’;又在细微处显露出他的亲昵——朱栏八行,写起来就顿不住手,一页尚且不够。信封上端正三字‘圣司启’,除此之外,并无其他押鉴。

这封信带着德风古道的香气姗姗而来,本该沉睡在某本古籍的书页中,现在却在正御手中,瑟瑟发抖。

应无骞将至半夜才从书房出来,嘴角含着一缕微笑,让畅遗音去查‘无端’这个人名。

畅遗音怵得骨髓生寒,不敢多看一眼他的微笑,匆匆想告退。

‘且慢。’

应无骞忽然道。

他沉默了片刻。

畅遗音宁愿面对儒门连接不断,连续三个月的考试。他此时抬头,看到正御手里一直牢牢地抓着一封信。信封上的‘圣司’二字,已被揉皱得不成形状,信纸几乎被应无骞抓破。

‘我亲自来查。你不必管了。忘了它。’

最后的决断便是如此。”

评论 ( 22 )
热度 ( 80 )
  1. 雪雷鹰琥珀酒 转载了此图片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