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锦=饮水冰

【儒门恶搞乱炖】同人本大作战(3)

上一篇


(7)

远沧溟掀桌后连续几天,邃无端都听到他睡觉磨牙。幸亏他成绩一直很好,就算复习时撞到了这件事,也不过是从年级前十变成了前百。最后一科考试一结束,他奋力拨开层层围绕跟学弟学妹们兜售抹布当课教授同人本的学长学姐,冲向邃无端:“无端!走!我们去查那个什么古早大神是谁!”


其实他内心早有怀疑,实际上也猜得十分正确,但他天性纯良,不到证据确凿就不会一口咬死一定是谁。邃无端一头雾水:“不是,沧溟,我支持你报仇,可是这怎么查?”


远沧溟一笑,露出一口夜夜被磨得蹭光瓦亮的雪白牙齿:“大神也有黑历史,我就不信他没露出蛛丝马迹过!”


他上网发帖,真心诚意求这位太太的古早本,就差high价去收二手。终于有个学姐发了恻隐之心,说学弟你给我个邮箱,我把这位太太的古早本私下传个pdf给你。


远沧溟呵呵冷笑,甜蜜地回:“谢谢学姐!”

 

(8)

其实应无骞没想到销量好成这样。


不过想来也是,儒门推崇口才,应无骞这种不说人话的在辩论课上让人想打死,出个本写个文就透着“卧槽好有道理?事实应该是这样吧?”——然而文主题是all远!——的人间真实感。


玉离经今年的本也是各种乙女向——无论是他作为被艳遇的对象惹动一大片少女心,还是干脆利落被性转一下做百合本的女主角。云玉西皮是半部笑傲江湖,自古大师兄要娶师父家的小师妹;玉邃西皮是半部天龙八部,纯情表弟俏表哥,表弟单纯又可爱。然而玉离经的关注点有点偏:“墨教授到底是林是段?反正师兄弟cp,表兄弟cp总是要被横插一杠子的咯。”


“……”


“哦,他还可能是敏若里的张无忌,巫李中的无崖子……”


“罪恶的男人。”


“没错。”


(9)


墨倾池的报复来得非常之快。


应无骞心道:“你竟然这么在乎他!”


红尘雪手里多了一本同人,匿名快递,严谨地跟着时间线的纪实文学。


应无骞俨然多情仲子逾我墙,外在明明是个冷如霜雪黑如蛇蝎的货,偏偏内里有一颗为所爱之人偏执到泥地里的柔软心。


“云骞你在外面真是吃苦了。”红尘雪看得不忍释卷,百般嗟叹。这厢新人美如宝玉,那厢旧人衣衫已冷,虽曾有欢情,却不得不忍痛接受恩爱已衰的事实,爱不得而生恨,恨不得生怨,真是……


我不是我没有!


应无骞难得回家一次,被气得无言以对。最可怕的是这本同人写得缠绵悱恻,哀怨宛转,对主人公应无骞的描写真是柔情百般不忍稍作批评,左一句“是我不好负了他”右一句“他也不是故意”,可谓姿态放低,低得能从泥土里开出花,把应无骞捧到吹口气儿都能化了的地步——但是读者观感就不是这么回事了。这么百般回护,愈发让人怨念,至少红尘雪完全入戏,泪盈于睫,不由大叹:“其实圣司也不错,云骞你何必赶尽杀绝这么偏激……”


好啊墨倾池你竟污我名节!


要说儒门都乱成3D打印的毛线团了,其实all本抹布本什么的,这些教授老司机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也就远沧溟生嫩会拍案而起。应无骞这种常年被他那些不及格学生塞抹布的人更是习以为常,但这种情天恨海有情皆孽的画风,还直接快递给了他姐……应无骞深呼吸两口,说:“不过是一本同人而已,认真你就输了。”


红尘雪叹气道:“人家出个本还不忍心说你一句坏话……”


她没猜出这个作者是谁,只是觉得此人必然深爱应无骞。这样一看,自家弟弟取次花丛懒回顾,一颗心偏偏狠狠栽在墨倾池身上,真是痛哉悲哉!


应无骞再次深呼吸两口:“我和墨倾池只是同事,我没有因为爱而不得而赶他出R校,也没有因为吃醋而去当远沧溟的课,我赶意轩邈出R校只是因为我看不顺眼,和他也没关系……”


红尘雪了然且悲戚地问:“云骞你的傲娇什么时候才好?毒舌毁一生,傲娇毁三代,什么HE都会被作没的!”


“……我要离家出走,再见。”


(10)


人家说“自由心证”,其实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就是说天下万事皆可做证据,唯有感情一事最难解释清楚。


墨倾池在安静地喝茶,玉离经笑得连点心都吃不下去了。


“你当年明明是个画手太太,偶尔双修一次写篇同人,不错嘛。”


不错,当年玉离经主催,墨倾池画插图,应无骞写文,三个人合志出个本,洛阳纸贵不足以形容。


墨倾池不是专职文手,他偶尔下海一次,效果是原子弹级别的。


论坛炸锅,一大片“已被洗脑”。


“真情实感看哭了。应教授对不起,我再也不写你的抹布了。”


“呜呜呜情天恨海!应教授对不起,你挂科率这么高,一定是有苦衷的吧!”


“应总小天使!”


  这样的评论充斥了论坛。


玉离经:“墨教授你真是心狠手辣,你让他安心做个反派好不好!应无骞现在恐怕要吐血!”


这几天论坛的首页都不能看了!


正在此时,远沧溟推门而入。


他嘴巴闭得紧紧的,扔下一叠pdf打印文件。最上面一张……


水墨国画画了一幅轮框图。


这笔触虽然和现在比还有些青涩,但很明显……换做别的学生或许分辨不出来,住在墨教授家,整天看他画画的两个小天使认得准准。


玉离经的微笑渐渐消失,远沧溟看着墨倾池,一脸梦游:“大哥,你要给我一个解释。”


玉离经:“哎呀,掉马甲了。”


(11)


与此同时,叹希奇被一口饮料呛得连连咳嗽。


剑非道大概是从芙蓉铸客那里得到了新本,竟然正直严肃地打电话问他:“墨教授和应教授什么关系?”


——TBC——

猜猜看谁会出第三个本XD

评论 ( 42 )
热度 ( 93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