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稣】几个小脑洞

和荷叶太太的理讨。我会不定期往里面扔脑洞。更新到【14】

【1】

要是千岁当王,这个海境吃枣药丸。立铅做太上皇,吓厥了一群人;稣浥做皇后,吓厥了另一批人;龙子做太子,吓厥了最后一批人。于是皇室一家集齐各种血统,鲲帝,宝躯,波臣,鲛人(1/2)……

好了,海境完了,这个王令人发指,做了七天王就传位太子,拐带皇后私奔江南。皇后一颗罗伯斯庇尔的心,奈何君王不早朝,被海境众鱼私下里公开的用褒姒玉环苏妲己地比了个遍。

【2】秀色可餐

来自于我惊恐的发问:“什么?皇渊可以吃章鱼丸子吗?!”

——————

话说挺早时玩得high的鲲帝们有个恶心癖好,找美丽的少年波臣当盘子盛东西,衣不蔽体,吃的时候顺便吃。章鱼盘子上放新鲜的章鱼刺身,乃是流行风俗。

年轻的皇渊不太受重视,没尝试过这种流行。当他第一次坐到餐桌前享受这种流行风尚时,摆他跟前的少年让他一见钟情了。

可以是以前见过但是没说过话,也可以是第一次见面。为了防止剧烈反抗,少年稣浥被迷晕过去了。然而,章鱼有三颗心脏,厨师拿捏不准具体的麻醉药剂量,怕把活章鱼搞死,剂量比较轻。

当时还年轻的稣浥很虚弱地张开眼睛求救了。手软软的,带着一点腕足感地摸到了纯情鱼头人皇渊的手腕上……

这一眼荡魂。

于是皇渊动心了,于是他藏住了这个食材盘子,于是最后恋爱了。

这就叫始于食欲,忠于爱情。

【3】

看完海境这段的感想是……你们为什么不点科技树,搞蒸汽ge命呢?!

我就不信波臣们开着轰隆隆的拖拉机,一个人做完原本十个人的活以后,生产力极大发展,不会去读书,试图搞大宪章,君主立宪,议会选举……

到时候,现任君主的弟弟,皇渊亲王殿下,为了海境焕然一新的皇族形象,迎娶了下议院议长,身为波臣的稣浥阁下,所有的正经报纸都在连篇累牍报道这起婚事,认为“亲王殿下与稣浥阁下交换戒指,走上祭坛的一小步,是海境种族主义消弭,四族走向共【屏蔽】和的一大步。皇家首度出现了波臣出身的平民亲王妃,不由让人期待,他在婚假后,第一次出现在议院将提交什么样的选题?”时尚杂志报道“订婚戒指用了多少珍珠和海境难以寻找的宝石”,旅游杂志热情直播“亲王殿下和王妃的蜜月地点选在了江南!——我们将为好奇的读者们介绍他们下榻的宾馆,以便您后续仿效!”(然后不出意外地跟丢了),美食杂志开始盘点婚礼用的点心,感叹殿下不愧是殿下……

有了这个案例,种族通婚开始不被禁止。在科技树终于点到了可以靠父母双亲中任何一方的基因来创造两人的孩子——也就是说,无所谓血脉纯正与否,鲲帝的孩子也可能是波臣以后,鲲帝,波臣,等等种族的名字不再是种姓,而成了类似“你是淡水鱼?”“啊,我是咸水鱼。”这样简单的寒暄。

在野党执政党简直了,首相欲星移和下议院议长八纮稣浥天天吵架,其他议员见怪不怪,为各自的leader鼓掌打call,适时上演全武行。

第六次驳回,和第七次提起某议案。

“众所周知,海境已非昔日闭塞。我们拥有九界最先进的婚姻制度,不论同性异性,不论姓氏高低,只要是真心相爱并结合,皆能得到法律和大众的尊重和祝福,这还是首相亲手签署法令批准;我们的人民拥有不逊色任何一界人民的智慧,共同规划出了中原都无法比拟的先进制度,推动了大议会的成立,从而有了坐在这里的诸位和我。现在,我,下议院议长,八纮稣浥,想问带领我们前进的首相欲星移阁下,为什么我们会在这么小的一个议题上屡屡停滞不前?削除王族姓氏,令海境四族彻底平等,然后我们才能迈出更新的一步。”

“诚如八纮议长所言,我们在过往的十年中,已有了长足的进步。人民失业率降低了15个百分点,更多的社会福利设施正在建立。我承认人民的力量,但,我需要郑重指出一点,这与北冥王室的全力配合,镇压贵族并非毫无关系。众所周知,权力是狮虎,再好的制度也只是笼子。北冥王室现在依然举足轻重,与其将权力交给别的狮虎,不如让尊贵的陛下恪尽其职,自上而下,推动八纮阁下所说的彻底的海境平等。”

其他议员:“打call!打call!八纮议长(首相大人)说的对!”

有人悄悄问:“他俩为什么针尖对麦芒?”

答曰:“妯娌战争,我们吃瓜看戏就好。”

又有人大惑不解问曰:“八纮议长另一头衔不是北冥王室家第一个平民亲王妃吗,这削除王族姓氏什么的,一套套的啊。”

其他人:“其实我估计皇渊殿下巴不得早点被削姓氏做平民……”

一个有趣的时代!

结论是,还是点科技树吧。脱离生产力谈政治和经济都是空中楼阁……

Over。

【4】ABO

来源于我的吐槽“什么鬼种姓,还不如上ABO,起码有肉吃。”

鲲帝们全是A,只娶Omega。千岁和八紘恋爱那阵子,他俩都没分化。千岁知道自己一定是Alpha,就眼巴巴很希望稣浥分化成Omega,类似于抱着一块石头赌玉……但稣浥觉得自己哪怕是Omega,也不会甘心成为被争抢只能嫁人的对象,于是掀起了Omega平权运动ge命。

时隔多年,他骗千岁他是个Beta,其实见面前见面后都在狂磕抑制剂,防止自己暴露身份。但其实千岁吧……稣浥是Beta他也爱,分化成Alpha他都不在乎,至于分化成Omega,那简直是太好啦!

稣浥冷漠脸:我是个beta。

千岁:没关系,稣浥你就是你。寡人不会他顾。

但是所有ABO文里抑制剂的存在功用就是某天忽然失效的。

何况之前就有征兆,稣浥已经发展到见面时一脸冷漠绝情,但腿软腰软勉强装无事的状态了。

他很厌恶这种状态,以为是纯生理反应。

然后有一天没抑制得住。

千岁(酒足饭饱标记完后又惊又喜):“你,果然一直在骗寡人!”

稣浥:“……”(mmp。)

HE。

【5】和荷叶的讨论:古希腊是海洋性文明,崇尚同性之爱。这就是海境风气很弯的缘故吗?

于是乱掰了个故事。

纯正的鲲帝是为神明。他们的后代,就是神的子嗣。而稣浥却是奴隶之身,只能清扫祭坛,根本无法参与迎神的仪式。

奴隶说:“总有一天,我会昂首走进这座神殿。我将打碎祭坛,我将破坏神明。”

而祭坛上的神灵雕像则从大理石变成了人的形象。他探身过去,凭着对凡人的爱慕眷顾之心,邀请他成为神的侍酒童,成为神的情人,神妃,甚至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一个花环戴在正在人群外,理论上不能触碰神灵雕像,参与仪式的奴隶头上。

奴隶想杀死所有的神灵,包括爱慕他的那一位。于是在千岁化作月光,化作游鱼来到他的窗前,以一具凡人的躯体与他幽会时,稣浥将利刃插入他的胸膛。

神灵并非不可杀死的,千岁接受了来自稣浥的匕首。

我设想的结局大概是奴隶试图革命,带着他的部队抗争,但力不从心,逐渐失败。在溃退到只有他一人时,他踉踉跄跄,情不自禁,连他自己都不知如何走入了他面前熟悉的神庙。

祭坛一如往昔。雕像依然是雕像,只是因为之前的刺杀,失去了别人的祭祀,变得残破老旧。稣浥以为情人已死,而他已将志向托付他人,并未给自己留退路。前方也没有出路了,便选择怀抱雕像,安心地服毒自尽。但千岁并未完全死去。情人的血让他苏醒,也让他看到了这一切。这座神庙塌毁了,神像彻底破碎,和这个奴隶一起归为尘土。

【6】

说到章鱼三颗心,就让人非常想看西游记paro了……

皇渊做过一个梦。稣浥死于乱军中,胸膛破开,从中滚出两颗心脏。

这一颗心,滴着血一般的红色,好像红烛火一样还在跳动,是他所渴盼的ge命者的未来,是长久的热情之心。

另一颗心,是幽暗的蓝色,跳动得慢而稳,像是不可撼动的钟表,这是责任心与理智心。

皇渊痛苦至极,试图将这两颗心放回稣浥的胸膛。但屡屡失败。心脏上沾了尘土。

他在梦里发问:“稣浥,你对我有心吗?”

仿佛是听到了他的声音,因而有所感召,稣浥的最后一颗心忽然显露。这是一颗坚硬的石头心,光滑而灰暗,却因听到爱人的声音而生出龟裂痕迹,乃至外表裂成碎片,碎屑掉落,粉末簌簌落下。

它跃动着,新鲜柔软地落入皇渊的眼帘。

上面铭刻着他的名字。

皇渊醒来以后,浑身冷汗。稣浥睡在他的枕侧。皇渊反复凝视着他的睡颜,然后紧紧抱住。

【7】一个小梗,起源于我和荷叶感叹“如果稣浥回家一趟,千岁绝对是那种一天三封‘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的人。”

——————

两个人小时候是一起开蒙的。

诚然,波臣和鲲帝坐在一起学习认字挺奇怪的。但是这个鲲帝小小的,是个鱼头,看上去有点小怪物,他在频频看同伴;这个波臣有六只手,柔软得很好捏一捏。波臣还有张清秀稚嫩的面容,并不像上层人通常意义上想象的波臣面对鲲帝时应该有的样貌——被压迫和劳作压垮脊梁骨,麻木又小心翼翼,诚惶诚恐。

他们在读书。两个人靠在一起,读诗三百。

开卷第一,关雎。小小的皇渊读到“窈窕淑女,琴瑟友之”说:“我对你弹琴,你是不是就能成为我的好逑?”

稣浥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我又不是女的。”

皇渊心想,确实不好……有人说,雎鸠是吃鱼的。

对水族求爱,实在不宜用关雎。

于是他往后翻,翻到了伯兮,十分高兴地说:“这首怎么样?绝对没有把你说成是女孩子。”

稣浥也赞同了这首诗,他们一起读了起来,并且热烈地讨论起了雨。

所以这就是江南雨约定的起初,因为两个人一起读诗书。

【8】说起云雨。

少年时,皇渊问:“什么是云雨之事?”

第一次听到这个词的稣浥也有点困惑。海境不下雨,这个词是有些古怪。

后来他们懂了。皇渊咳咳两声,所幸脸红也看不出来。稣浥装冷漠,但当时城府未深,装得不怎么样。

皇渊说:“外面的人真会玩。”

他心想,等他恢复真容,他要第一个给稣浥看……还有流君,还有铅老。然后他就可以斯文有礼邀请稣浥和他一起……“云雨”。

过了很久很久,这个愿望才实现。

云雾缭绕,是在稣浥失神的眼中。雨声连绵,是在稣浥湿润的嗓音里。高台之上,行云布雨,原来如此。

再后来,皇渊有时候会用“雨”作为床笫之事的隐语。

“稣浥,今晚适合下雨。”

【9】

皇渊暗暗思忖道:“稣浥便是稣浥,四海列国,千秋万载,也只有一个稣浥,岂是一千个一万个鲛人美女能比得的?”

【10】

为什么没人用“待我拱手河山讨你欢”剪皇稣!不科学啊!每个字都很符合啊!

【11】和荷叶的讨论:稣浥啥时候出柜的?

由原剧可知,龙子至少在他们重逢前都不知道他们有旧交。但稣浥在毒杀之局时,应该已和他出柜了。

于是非常想看出柜现场。

稣浥眉毛动都不动:“皇渊一定会救我,因为我们是老情人。”

龙子:“哦……哦?!”

不是,你再说一遍!

稣浥没有重复。龙子风中凌乱,觉得自己引以为豪的世界观缓缓开裂了。

【12】

有句话叫烈女怕缠郎。在我看来,能克服只要点头就能成海境第一位男性平民王妃,嫁给意中人,意中人英俊多金能吃能打重点是一心一意的诱惑,专心致志闹ge命的稣浥同学,大概是郎心如铁,刚烈得我深深钦佩。

于是我反而想看他在什么情况下选择脱衣解带主动色诱千岁。

结论是,平时根本不需要。需要的时候大概是最后了。

“你竟然这么爱我,可我什么也没法给你了……请收下这具身体吧,(然后我去死。)”

潜台词就是这个。

请求千岁享用他的稣浥。以及明了这件事情的皇渊。

皇渊因而想拒绝。但他扛不住稣浥的主动诱惑。

真是悲哀的车……如果这就是他们的第一次,感觉更惨了。

【13】来自于我的吐槽:越想逃避的预言越会阴差阳错实现,俄狄浦斯要是从小被亲爹妈养大,肯定也做不出杀父娶母的事儿……

很久以前,皇渊出生时,有个预言家对先王说:“您将有个造反的儿媳妇。”

先王信了。再加上小皇渊变鱼头人的时间太早,他更不喜欢这个儿子了,就严格限制儿子和女孩子交往。

于是皇渊小时候挺压抑的,没有同伴。稣浥作为一个平民少年,再怎么看也不会有机会成为王妃,才被允许在一起玩。

然而……

皇渊本来不知道的,后来从铅那里知道了,心里默默:谢父王赐我稣浥!!!

这就是他为啥迟迟不被指婚的原因……其他哥哥都结婚了,他直接被忽视,拖成了大龄单身男鱼。

然后他媳妇就造反了。

先王在遥远的仙山拍了自己一砖头:只挡了女鱼,没挡男鱼,失策失策啊!卧槽啊预言成真了啊!

皇稣俩:怪我咯?

【14】太妃糖

稣浥是软体动物,手无缚鸡之力,看上去也比较S,但我总觉得他的内心偏好其实是强硬一点的。举个例子,后面霸总了一把扔了他的伞的千岁,稣浥挺乖地跟上去了……

于是开了个脑洞,大概是两人同游江南以后的事情。该做的事情都做过了,皇渊态度一直是温柔又小心翼翼,很照顾他感受的。

其实章鱼天赋异禀。

但稣浥不可能说出来。

后来他们偶然发现了一种糖点心,名曰太妃糖。外面甜甜的,里面包着酒精度很高的烈酒。

千岁以前没吃过,于是吃了一大盒……

他以前也不怎么喝酒,整条鱼都晕了。

 稣浥发觉他脸红,就用手去抚摸他的脸颊,还以为他发烧,然后就被抱上床脱衣解带了。皇渊晕乎乎地以为是做梦,做了所有他想做的事情。

稣浥一开始是觉得不对劲,但是他挣扎不动……

于是他开始躺平享受。皇渊比以前都要粗暴和用力,结果就……第二天皇渊非常抱歉,因为他闹得稣浥一个晚上没睡,早上连根指头都抬不起来了。

稣浥宽宏大量地原谅了他。

内心:以后再来啊!

后续皇渊逐渐回想起一些片段,心里砰砰跳。稣浥身体缠软得很,被他那样折腾了,痛楚之中又露出一些欢愉的神色,脸颊轻轻在他鬓边磨蹭着,吐息又热又甜。

后来就渐渐放开了。八纮稣浥喜欢略微强硬一点的对待,但同时又要小心一点,不然很容易受伤。这个对比反差很好吃了!


评论 ( 25 )
热度 ( 172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