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锦=饮水冰

【皇稣】一个小片段

发个小段子。

关于千岁为什么要戴手套的原因。

——————

稣浥文弱不习武,并非他爱好和平,而是软体动物天生血管脆,骨头软。枪杆子里出政权,拳头底下见真章的道理,小孩子都懂,可是事情总有难为处,所以八纮稣浥长大后,为这事郁卒过,最后还是毫无办法。

他和北冥皇渊初遇在宫里一处僻静的角落。两个孩子打量了彼此,心底各自说了一声:“好怪。”

海境的鱼,带鳞片的一网就是一堆,长六只手的好像就这一只;皇族鱼头人的很多,这么小就是鱼头的,仿佛也只有这一尾。

但这一念头转过去,皇渊随后心想的是:“他长得很好看。”

稣浥心里想……不,他什么都没想。皇渊对他伸出了手,两个小孩便握了握手。

皇渊感觉自己在握一捧娇弱的海葵花,触感让他忍不住又捏了捏;稣浥脸色却变了。

小鱼头人手上都是鳞片,又凉又粗,一擦就是一片红痕,这位皇子还意犹未尽捏了捏他的手!

八纮稣浥那时候还太年轻,他读不懂皇渊的情绪,想缩手又不敢——还没进宫时,他爹谆谆教诲,告诉他波臣天生低贱,遇到皇子最好能缩成空气。稣浥虽然不服气,却掌不住父亲三番两次不放心的耳提面命,就怕自家儿子多走一步路被宫里贵人做成章鱼烧——他微弱地挣了一挣,就任自个儿的手躺在皇渊掌心了。

先放手的是皇渊。他看到了稣浥垂下的睫毛,也看到了他手上的红痕,道了歉。

“对不起,弄疼你了。”

稣浥心中生出一些茫然来。

这个小皇子和父亲描述的那些贵族们,并不一样。

第二天他忍不住又去初见的地方。

皇渊和他心有灵犀,正坐在那里等着。看到他悄悄过来的身影,眼中流露出快乐的神色:“你来了!”

他再次伸出的手上,戴着白色的手套。他这次握住稣浥时,力道也柔和了一点。那层鳞片和丝织的手套挡不住握手的温热,也无法阻止稣浥在微微楞住后,悄悄的回握。

皇渊一年年长大,铅老给他做的手套也一年年变大。铅老有一次一边量小皇子五指长短,一边笑眯眯感叹:“千岁那次回来,让老臣连夜给他做手套,没想到第二天就牵了个你。”

八纮稣浥那时候十四岁,头发乌黑。他睫毛垂下,皇渊另一只手拉着他。

后来皇渊恢复了真容。

铅老问:“千岁啊,现在还要老臣做手套吗?”

皇渊五指张开又握拳。柔软的,养尊处优的一双手暴露在空中,他觉得陌生。

他说:“继续做吧。”

这样以后再牵稣浥,那就还是当年的滋味了。

他无比期待着总有一天的重逢。

——END——

评论 ( 9 )
热度 ( 163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