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锦=饮水冰

【皇稣】一个脑洞

罗马假日AU

大纲灭文……就……

——————

海境王室现今的钻石王老五北冥皇渊受命出使某国。该国大革命时革得比较彻底,把王室端掉了,目前是共和国。皇渊作为海境亲王殿下,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一场宴会即将到尾声,看上去温文尔雅霸总气质收了一大票想做王妃的女性的亲王殿下不自觉地心想,啊,总算完了。

为了维持形象,皇渊不能狂吃点心,只能端着一杯红酒装逼。等回房间以后,他悄悄让近侍管家铅给他偷渡了一大盒糖,又趁着和他交代各种事情的女仆侍从官全部走了,窝在被窝里一颗颗全部吃了。

然而这是一盒太妃糖。

里面的糖心……是浓度很高的朗姆威士忌。

皇渊在被子里吃醉了,掀开被子想透透气,从阳台上翻滚下来。作为一个醉汉,他本来不可能被任何一个人关注,但他运气很好,醉醺醺在路上走的时候,偶然遇到了共和报铁杆反皇记者八纮稣浥。

稣浥对明天安排要他采访海境王室的亲王阁下表示呵呵,但是被迫把这个人的资料和大头照全部背熟看熟。迎面走过来一个醉汉,稣浥看了两眼,忽然停下脚步,倒回去再次迎面打量了一眼。

这个脸部的鳞片,这人不是他背资料背得要死要活的那个海境亲王吗?

不像话,酗酒闹事,半夜鬼混。

稣浥掏出笔记本,记下了这个罪状。他准备拍点照片,然后发推好好diss一下海境王室,抨击一下腐朽的封建制度,以及乱七八糟的海境王室。

他掏出手机咔嚓咔嚓两张。皇渊醉得要死,很习惯地摆出温和笑容,对他打了个招呼:“很荣幸接受您的采访。”

稣浥心想:海境怕是药丸了。

他和颜悦色,决定多抓一点海境王室小辫子,于是就这么把皇渊带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皇渊按生物钟苏醒,发现自己睡在陌生的地方。他以为自己被绑架了,找手机,发现自己是穿着睡衣的,手机没带。这样的声响惊动了在外面看守喝咖啡的八纮稣浥。稣浥推开门走了进来。

在八纮稣浥出现的一瞬间,晨光打在他的脸上。亲王阁下心想,不过是被绑架一下,不要紧。反正他很能打,脱困很是容易。重点是这位很美呀,不如再观察一下?

交谈中,他很愉悦地发现,八纮稣浥是个对国际政治一无所知的好心收留一个醉汉的材料工科专业的学生。昨天的记忆翻涌上来,他确认自己没被绑架后,开始想,好不容易跑出来,不如享受一个假期。

与此同时,大使馆全体戒严,今日采访取消,铅面对一个空荡荡的被窝和里面一个空空的太妃糖盒子,差点厥过去。

千岁和稣浥的逛吃生活正式开始。

皇渊自称自己是个海洋学家,海境籍,一不小心丢了身份证件和手机,现在处于和家里人彻底失联的状态。大使馆已经封闭(宣称亲王抱病),在正式开启前,他还得蹭点儿饭。两个人开始一起到处玩。皇渊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接触到了平民生活,他们也讨论了两种制度的差异。

皇渊心想稣浥的政治观真是清晰明确,那他坚决不能暴露自己的王室身份;稣浥则是崩溃的,他原本是想挖丑闻,但皇渊也不知道是演技超群还是天然甜白,喝醉了是因为太妃糖,其他的时候简直完美无缺。

嗯,除了出身。

两个人东吃西吃,东逛西逛。皇渊越来越确定这位是他的茶和菜,犯愁的于是就是怎么和一个共和党表明自己的身份。稣浥这边情况也不大好,他觉得亲王是肯定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这么热烈地爱他的,一定有诈,但他很喜欢这位殿下。

唉,麻烦。

两个人交换了当地特产镔铁做信物。

两个人的逛吃大业在北冥王室现任国王陛下听说自己的小弟失踪,空降该国以后戛然而止。国王大驾光临,肯定瞒不住外界,亲王已经病了两三天了,这也没法再装下去了。大使馆再度开放,皇渊只好依依惜别,临走之前把私人的手机号什么的全部交给了稣浥,说他最近一定要多看时政新闻。

稣浥:???

很快他就知道为什么了。亲王殿下病愈以后宣称热爱这座城市,打算开个晚会,虽然没有说得很明白,但是很多人私下传,这位亲王是想娶一位当地的亲王妃了。

那感情好啊!

但是亲王殿下同时又特别说,不是只邀请女性,不仅限富贵人家,这就有些……细思恐极……了……

稣浥在看到这条新闻伴随着皇渊的大头照,铺了当地所有时政新闻头条时,终于意识到皇渊临走之前说的一定要看新闻是什么意思了。他囧囧有神,并不想去。然而主编命令他过去采访皇室,把之前请假落下的功课补回来。

好吧,最后他以记者的身份出席。亲王殿下出现了,到处在找人,开口第一句话:“第一支舞,我只邀请身边带了与我同样饰物的人一起跳。”

镔铁。

在场的名媛贵妇们沸腾了:这什么附加题!她们来之前没听过啊!

皇渊在一群议论纷纷的贵宾身影空隙中看到了戴着记者证的稣浥。他震惊了,但震惊完了还是勇敢地走过去,邀请了第一支舞。

于是,致力于找皇室丑闻的反皇死忠八纮稣浥,在半个月后,自己成了海境王室的第一大八卦的主角。

而且HE了。

END

评论 ( 7 )
热度 ( 104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