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竞】学医救不了苗疆人(1)

学医救不了苗疆人(1)

没什么大纲的小甜文,写到哪算哪。

论医生在金光婚恋市场上的受欢迎程度。

年轻时的两位。

————————

(1)

“但不学医更差。”千雪如是说。

千雪年轻时,性子不定,比现在还不着家。他去学药时,他王兄曾用匪夷所思的目光盯他良久。医者事关人命,最要小心谨慎。千雪学的偏药理,那更不得了,不枯坐十年功,哪能开方子?千雪,枯坐十年?苗王在自个儿大帐里转了十几圈,疑窦丛生,心想他改天要去问一卜卦,莫非自家风水有异?

风水果然出了点问题。苗王后来听人说,是千雪在北竞王的书房里读书,有一天忽然大彻大悟,空空一念,学药了。

“王叔……教导有方。”苗王木立一刻,只好这么说。

然后他忽然瞪圆眼睛:

“你说千雪王爷在书房读书?”

“是,是……”

“书房?!读书?!”

“……”手下人被他吓得不敢大声气儿。再过片刻,苗王宫里忽然忙乱,听说苗王准备去祭个天。

罪魁祸首完全不知自己已成了万恶之源,正在痛苦看天书。

苗疆民风淳朴,文字开化程度不高。牧马放牛羊的普通群众也不需要多读书,一块皮毛结个绳也能记事。然而北竞王府,书籍就算称不上浩如烟海,也能算苗中第一。北竞王文弱,小时候连风都吹不得,苗王孝顺这个怯弱的小王叔,送了许多中原的书。后来小王叔每年病个两三场,病危若干次,连大半夜没气了都似乎有那么一回,苗王更是镇日价的珍贵药草书籍往王府送。是以落在千雪面前的书架,横看似墙竖看如堵,再看仿佛道学夫子,怎么都让人心烦。

也不知他的小王叔怎么就能坐得住。

千雪挠挠头,从最简单的药材辨别记起。

药草画得抽象,写得简略,确实不快意。千雪坐定了,闭着眼复诵刚才背下的内容,像是在念一卷武经。

苗疆蛊毒盛行,许多医生其实也是蛊中圣手。千雪身边就有位好友,极善这行。但草药才是温补的,治虚。若是蛊毒,不过三两只一下,他的王叔北竞王就要魂归离恨天了。

千雪于是继续读药书。

他内心有点懊恼。

蝴蝶又来了。

那时节他和罗碧温皇一起喝酒,喝着喝着喝岔了,讨论起了男大当婚。

那时候罗碧还没有娶姚明月,谈到未来老婆什么样,罗碧表示要个漂亮的。

想法简单粗暴,太直,太直。

千雪大摇其头,表示漂亮以外,起码聪明点吧!

罗碧十分不服气道,聪明的玩死你,还是要个温柔的。

千雪争辩,罗碧表示胡扯,千雪奋勇,罗碧说都是口胡!最后两人醉醺醺看向温皇:说,你要个什么样的?

温皇笑眯眯观赏他们互相吐槽审美,深沉地想了会儿(同时摇起了他的扇子),说:“活着,能打。”

千雪和罗碧面面相觑。

温皇的阅读理解题太难做,过了很多年,后来他俩发现温皇的择偶观,文武得看两个日本人,被他搞死了一个;论脑力还有个不约不约的抹茶怪。总之……算了,不提也罢。

话题转回来,千雪喝多了,在醉睡之前,他心里忽然掠过一个念头。

他想,最聪明漂亮的那个,身体弱了点。

这个想法非常危险。

因为对方还是他的血亲长辈。

那个人影在千雪跟前晃来晃去,像是一只上下翻飞的蝴蝶,捉也捉不住,不捉又去撩他的眼,搞得千雪梦中喷嚏,完全睡不好觉。第二天早上,温皇飘然离开,留下了一封书信,打开来一瞧,一行歪歪扭扭的大字跃入千雪眼帘,丑得他宿醉的脑袋更痛了。

是说,“学医救不了苗疆人。”

千雪心想心机温仔什么时候说话不拐弯,太阳头就能从西边照。但他心头那时候确实一动,去了一趟北竞王府。

竞日孤鸣正懒在座位上闭着眼,埋在一堆皮草大衣里听苍狼背书。苍狼才七八岁,眼睛又大又蓝,裹着一身小毛裘认真背三字经。

千雪忍住自己拔脚就逃的冲动,听着他的小王侄一直背到“君则敬,臣则忠。”竞日孤鸣摸摸苍狼的头发,问道:“小苍狼,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吗?”苍狼声音又嫩又软:“苍狼知道。”竞日孤鸣点头笑道:“乖苍狼,去玩吧。”然后转过头,看向千雪时,一脸惊讶,嗓音在抖,似是不敢相信:“小……小千雪?”

脸孔玉白,睫毛浓密,眼睛像是两汪琥珀酒。演技十分浮夸,千雪原本觉得他想了一路的竞日孤鸣是他心中有鬼,现在这个鬼影全被北竞王的好演技给肉麻没了,开口就是一声:“靠北!”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207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