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锦=饮水冰

【千竞】一个突发脑洞

半夜一个脑洞。

——————

少年时代,人总是要有梦想的。

罗碧和千雪孤鸣两人年轻时喝酒,双双立下宏愿:以后一个是王爷一个是大将军,苗疆永固!乌拉!

当提及另一个方向上的梦想时……

藏镜人说:“我以后要娶苗疆第一美人。”

千雪瞪起他澄蓝色的双眼:“你说什么呢!苗疆第一美人,以后是我的!”

苗疆风气偏游牧民族,美人只配强者拥有。好看的姑娘们十五六时,门外就有小伙子彻夜唱情歌。为爱情打个流血的架是正常的事情,民众见怪不怪;斯文有礼的求爱,则是注孤生之举。

是以,罗碧一拍桌子,酒杯哐哐,酒水全洒:“千雪你胆肥了,竟然抢我的美人!”

千雪拔刀:“美人是我的!”

虽然还不知道苗疆第一美人现在芳龄几何人在哪里,这两个半醉半醒的人,先为她打了一架。

围观的温皇表示,两位好友总能给他带来无穷无尽的乐趣。

啊,好玩。

后来藏镜人娶到了当时还不是女暴君的姚明月。

姚明月婚前性格温柔,长得也美极了,正像是苗疆的情歌里所说的那样,洁白的皮肤是牛奶,乌黑的发辫是云霞。美人的嫁衣是火焰,新郎的心就砰砰地跳啦。

罗碧特发喜帖给千雪。

按他们的交情,其实根本用不着喜帖,发了反而生分。罗碧除了炫耀他娶到苗疆第一美人以外,根本没有别的原因。

千雪此时正在北竞王府抄书定性。尽职的信使在苗王宫拐了两个弯,找不到千雪王爷,于是熟门熟路进了北竞王府,终于成功散出这张喜帖。千雪打开来一看,大红喜帖,罗碧只写了一句“哈哈哈哈哈哈哈!”

千雪顿时丧得不行。

当然,竞日孤鸣也就知道了。

竞日孤鸣坐在千雪身边,体贴地问:“小千雪啊,罗碧新婚,你看上去不高兴?”

千雪心中生出危机感:“我高兴!高兴!”

竞日孤鸣继续耐心地问:“那你怎么哭了?”

千雪吓得去擦泪,果然没有,他瞪住竞日孤鸣:“靠北,你又诓我!”

竞日孤鸣委屈道:“千雪,你不去参加罗碧将军的婚礼,反而对着一封喜帖伤神,小王作为你的王叔,怎能不多关心你一点?莫非你也喜欢那位交趾公主?”

千雪:“王叔啊!你想到哪里去了!”

竞日孤鸣眼中光芒一闪:“千雪啊,你不喜欢明月姑娘,那你莫非——”

他退后几步:“你若是提早也就算了,罗碧既然成亲了,以后还是做兄弟罢。”

他说了这么多话,已经累了,开始咳嗽。

千雪脸色发青忍无可忍:“……只是不甘心苗疆第一美人被罗碧那小子娶了而已!”

北竞王摸摸自己的头发:“第一美人……?”

他沉吟了一会儿。

在这个短暂的沉默中,千雪忽然脊背发凉,很想立刻逃跑,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北竞王竞日孤鸣笑眯眯地斜眼看他,唇角微弯,仿佛有情脉脉,面容生辉:

“千雪,你看我怎么样?”

“我靠!!!!!”

千雪震惊了。

千雪脸红了。




其后若干年。

姚明月变成了女暴君,新婚甜过的夫妻变为日常分居,见面就打的状态。

罗碧和千雪一起喝酒,丧的人变成了罗碧。

罗碧喝多了,已婚且婚姻不幸的男人的苦水倒出来能漫了天允山外带九脉峰,听得千雪心有戚戚然。

罗碧最后用一句痛骂结尾。

“苗疆第一美人,干他娘的!”

千雪瞪着他。

好兄弟酒醉,醉话当然不能当真,但是千雪还是对着已伏案沉睡的罗碧认真反驳了一句:

“你怎么说话呢?!”

END

评论 ( 23 )
热度 ( 126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