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恋爱拯救智者(上)

目前补剧进度:魔戮血战06。ooc是我的错。
杏默,千竞,任温赤→这是等边三角。等边。重复一遍,等边。

后续可能苍俏……这个可能有可能没有……

——————

【1】

这个故事来自于一个想侵略中原的boss的血泪经验,充分证明了人间俗话说的不靠谱度。

这个boss叫什么,无关紧要。我们只需要知道他想入侵中原,并做出了以下推论。

如果要侵略,那么智者就是最需要对付的事物。

逻辑无误。

但是智者们不好对付,他们能打,不能打的跑得快。一个个捉着杀,很有可能创业未半而被打回老家。

正确,废话。

有人讲过,堡垒需要从内部攻克,应该让智者们自取灭亡。

正确,但是怎么去做呢?

智者的武器是他们的智商,智商清零不就好了?

说得好,但是不可能吧?!

有人讲,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对不对?

有道理,可是……

所以,需要把智者全部变成恋爱脑!

等等!——

晚了。某种病毒被投放到了中原和苗疆。这种病毒名唤“恋爱脑”,症状很简单,越聪明的人,越会恋爱脑。笨一点儿,反而逃过一劫。

正在擦镜子的某个人,正在喝酒调戏侄子的某个人,正躺在还珠楼里看书的某个人,忽然同时轻轻咦了一声。

“杏花现在在哪里?”

“千雪,小王其实……”

“耶,忽然很想做某件事。”

……世界,乱了。

【2】

第一个发现不对的人,不是杏花君,不是千雪,也不是温皇自己。第一个发现不对的人,不是任何一个医生,而是凤蝶。

温皇忽然让凤蝶打扮成任飘渺的样子。

凤蝶大惑不解,但主人一贯走位风骚,她吐槽着照做了。

温皇将书放下,满含爱意地欣赏起了自己的盛世美颜,而且聚精会神,躺着看了一整天。

凤蝶寒毛直竖。她试探地说:“主人?”

换做平时,她可以再附加两句神槽,可这种时候,吐槽似乎不合时宜,凤蝶乖巧了起来。

温皇充满爱怜地说:“不要动。”

他摇着羽扇,蓝色的眼影风情摇曳,真心诚意赞叹:“甚美。”

【3】

凤蝶脸色煞白逃出了还珠楼。

医生难以自医,再好的医生也不例外。凤蝶装了一天任飘渺,毛骨悚然一整天,在第二天任飘渺出现,要求她扮成温皇供他欣赏时,实在忍不住了。

凤蝶想到了另一个医生……不,另外两个医生。按关系亲疏,她应该先去苗疆找义父;但按主人的症状,她其实更想找那位冥医,用他的烤肉签子一样粗的针,好好扎两下主人的头壳。

杏花君不太好找,所以她还是去了苗疆。义父在哪里?义父现在在北竞王府里,正在不耐烦地熬药。

千雪看到他的好闺女,十分高兴,凤蝶说温皇病了的时候,他也是真的急得差点跳起来:“走,收拾东西,我们去看心机温仔!”

然后他就听到了他小王叔的一阵咳嗽声。

“唉,千雪。”

千雪脊背发汗,竞日孤鸣扶着苍狼,勉力支撑站在他跟前。

“王叔啊,我就去三天!不!两天!一天!一天!心机温仔病了啊!”

北竞王扭过头,对苍狼哀哀道:“乖苍狼,你的王叔心野了,是不想再在小王这里多呆一会了。等他回来,直接让他给小王上两炷香也就罢了。”

苍狼也不赞同地看着千雪:“王叔,祖王叔最近忽然病重……”

千雪心里动了一动。竞日孤鸣不知怎么的,上次和他一见面,转头就晕倒了。他为了照顾小王叔,只好长住北竞王府。

凤蝶眼看着义父要指望不上,打圆场:“义父,你先照顾你的王叔,再来还珠楼。”

她话还没讲完,北竞王又晕了。

兵荒马乱,兵荒马乱……

凤蝶走了以后,竞日孤鸣一直被他的侄子侄孙抱到床上才悠悠醒转。

苍狼看药罐去了,千雪在给他诊脉。

“小千雪,你不走了?”

千雪摸着他的手腕,说:“王叔,等你好一点再说算了!”他当然担心温皇,但眼前这个,恐怕他离开半晌,就真要病危了!

北竞王咳嗽两声,安静地闭上眼睛。

千雪絮絮叨叨:“让你不要吹风!少喝点酒!不要空口咒自己啊!”凝视着竞日孤鸣的脸,声音越来越小。过了半晌,他想起身去看看药,手又被竞日孤鸣牵着,便也走不了了。

与此同时,冰心珊瑚面面相觑,桌上一堆针线布料。

“王爷让我们做千雪王爷的抱枕,还说要等身的,是想做什么?”

【4】

凤蝶决心去找冥医先生。

听闻冥医先生常驻地有梅香坞,嗯,经常去喝花酒,顺便收治病人。为了主人,她去梅香坞逛一圈又怎么的了?

然而梅香坞没有冥医先生。

凤蝶找不着头绪,在梅香坞外呆了一会儿,她心想……啊,俏如来。俏如来认识冥医先生。

然而俏如来也不在?

凤蝶转了两圈,只好打算回家。是说他们行程落脚太不规律,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

她正在找的冥医杏花君,现在呆若木鸡,一句话都讲不出来。

琉璃串无风自动,仿佛酝酿着恐怖的杀机。默苍离抬头,将视线投注于杏花君的身上,面色无波,好像一点儿都不知道他刚才说了句什么。

“苍离啊!我去喝花酒了啊!”

这是五分钟前朗声朗气的杏花君。

“不许去。”

这是擦着镜子,头也不抬的默苍离。

杏花停下了脚步。但他到目前为止还以为默苍离是正常的,于是非常习惯地抱怨道:“你是又要让我去哪给你跑腿送信啊?你这样不动腿整天擦来擦去,脖子要痛……”

“杏花,”默苍离将头抬起来,声音不十分高:“我会吃醋。”

冥医的抱怨戛然而止。他目瞪口呆看着默苍离。

默苍离很有耐心地重复了一遍:“所以,你不许去梅香坞。”

轰隆一个雷响,要变天了。

——TBC——

评论 ( 36 )
热度 ( 230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