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恋爱拯救智者(中)

你们都想给boss打钱,boss只想搞智者。

以及,长辈说亲上线啦。

——————

【5】

不知何时,琉璃树结界里响雷一个连着一个,杏花君面色惨白。

“苍离啊!”杏花君悲痛欲绝:“你说你有病!!我说我能治好你!!!”

“杏花,我无药可救,”默苍离用杏花君无比熟悉的口气淡淡地说:“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没病。”

杏花君的眼泪,喷涌而出:“苍离!苍离啊!我早就做好了准备,成为你琉璃树上的一串!可是,我从没想过,你竟然病成这样!没想到这句话,竟然会是你对我讲!”

默苍离皱眉头。杏花君听到他说情话(或者是发自内心地陈述)后,眼泪掉得更凶了。

杏花自己擦了一把眼泪,他一点都不高兴。

“我一定会治好你,一定会。苍离,你撑住……”

【6】

凤蝶在回还珠楼的路上遇到了俏如来。

其实凤蝶这一路走过来,她心里仿佛有点儿疑问,但又始终说不出什么。

主人重病,北竞王重病,义父分身乏术,杏花君不见踪影。凤蝶想了两遍,最后不得不承认,她智商有限,实在捋不清来龙去脉。

术业有专攻,让聪明人动脑子去吧——凤蝶心想。

因此雪白俊秀的俏如来出现在她的视野时,凤蝶非常高兴。

“俏如来。”

俏如来很有礼貌:“是凤蝶姑娘。”

凤蝶心想,这个是正常的。她问:“你见到冥医前辈了吗?我想找他出诊。”

俏如来十分担忧:“是剑无极受伤了?”

凤蝶想说是主人脑袋受伤需要冥医出诊,忽然觉得这句话的主谓宾透着股凉嗖嗖的古怪,说不清就是哪里不对。但俏如来好歹也是个叫过温皇前辈的智者,在她片刻迟疑卡顿中猜到了真相:“是温皇前辈受伤了?”

凤蝶心想,聪明人还是有点儿讨厌的……不过话都说到这里了,她点了点头:“主人外表看不出什么变化,就是现在整天看着自己,事也不想搞,剑十二都不想悟了。”

俏如来脱口而出:“那不是更好吗!”

凤蝶瞪着他。

俏如来自觉心虚,说:“要么,我和凤蝶姑娘去一趟还珠楼看看温皇前辈?”

温皇懒起画峨眉,弄妆梳洗迟。凤蝶和俏如来来看望病人,温皇十分满意,和蔼地留俏如来喝茶吃饭,问他生辰八字,又问小定大定。

俏如来:“……”

俏如来告辞了。

他临去时,对凤蝶说:“凤蝶姑娘,温皇前辈此症,或有两字可解。”

俏如来嗖嗖开出一张药方。闲懒之症,唯靠宿敌来医。

凤蝶悟了。

【7】

杏花君开始拜访医友。还珠楼的机关难闯,他先去了苗疆北竞王府。

千雪孤鸣被困北竞王府很久,他的王叔始终不见好转。今日他一出房门,忽然一脚踩进了晶莹剔透而奇奇怪怪的BGM,一抬头就被满树琉璃晃了一晃。

千雪:“哇靠!”

难道是他开门的姿势不对!

随后他看到了万济医会上和他认真讨论过药理的冥医杏花君。只是杏花君眼圈黑黑,貌似遇到了大麻烦。

千雪从他的肩膀后看过去,杏花身后还有个绿衣人,长得斯文美丽,慢条斯理擦着一枚铜镜。

话说很早很早以前,千雪与杏花君结识的机缘,是千雪为了治小叔的病,终于开出了完美的药方。

这个方子药材珍贵,所费不止千金,有些药物甚至是这次用了,下回就绝了的。千雪慎重至极,仔细推敲,又找到万济医会,和几个杏林圣手一起揣摩。

杏花君也是其中之一,两人反复研究,冥医赞叹说,这剂药,哪怕是死人,都能从黄泉中拖回来,一点虚症而已,药到病除,从此长命百岁都不是虚话。

温皇也看了方子,在问清千雪的病人的情况后,却说,这不一定治得好北竞王。

“疾在心脉。”温皇慢悠悠说,随后打着太极把这件事混过去了。

千雪大惑不解。这剂药下去,北竞王的病症确有起色,但果然没治好,春秋一换季,照样病得七死八活。

不过他和杏花君的交情从此结下。手头都有难治的顽疾病人,除此之外,交情虽然不深,但也能一起聊临床案例。

没想到这次冥医来访,竟然把他的病人也一起带来了。

不,或许是,默苍离驾驶着他的琉璃树结界,载了杏花君一程。

千雪吃惊地说不出话。随后,他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咳嗽声。

“贵客来临,小王有失远迎啊。”

竞日孤鸣拢着他的毛裘一脚踏进了结界。

【8】

两位医生开始研讨病情。

默苍离和竞日孤鸣开始下棋。

默苍离坚持不让杏花君离开他的视线,正好竞日孤鸣也不想让千雪跑远,于是北竞王府内的琉璃树会客室里,四个人共处,气氛十分之微妙复杂。

智者说话,让人阅读理解做得百思不得其解。换做默苍离和竞日孤鸣,则有些接近单方面吊打。

但这是常态。

而现在,两个病人聊得火热。

默苍离说话风格导致他夸人也像骂人。事后回忆,仿佛是好话,但听的时候就让人觉得哪里哪里都不对劲。比如说他此刻夸奖杏花君。

“你的棋路,早被我看穿。”

“世上最愚蠢的人无非自作聪明,与你相处,真是一场慢性自杀。”

北竞王充耳不闻,继续下棋,手抖都不抖:“默苍离,你以为小王会被你的言辞激怒吗?那你就错了。”

默苍离冷静地落子:“何必自欺欺人?要激怒你,一句话就够了。”

“杏花是世上最可爱的医生。”

竞日孤鸣“哗啦”一下,棋子落在了棋盘上,愤怒地抬起了头:“明明千雪才是最可爱的!”

【9】

千雪恍惚了一下,问杏花君:“你刚才听到什么了吗?!”

杏花君沉重地摇头,他眼下黑眼圈太可怕。他纠结着问千雪:“那个……狼主啊,你的王叔,最近有没有什么不对劲?”

千雪被王叔的夸奖震得到现在都没回过神,木然摇头。

杏花开始讲述默苍离的病情,说得吞吞吐吐,脸也渐渐红了,总觉得自己在发一盆狗粮。

但是这狗粮是默苍离做的!这狗粮有毒啊!

“就……你的王叔,本来很聪明,现在也很聪明,就是……变得……很喜欢你……总看你……”

千雪勉强回过神:“他以前也这样。”

杏花君:“还说,没有你,他就有病……你是他的药……”

千雪不确定地回忆:“王叔从我十五岁学医药以后就开始这么说了。”他脸也开始红了。

“你走到哪他跟到哪……”

“王叔身体虚弱,这个倒是没有……”

“现在呢?”

“……”千雪忽然发现,已经好几天了,他在北竞王府,还真是从来不离开竞日孤鸣的视线。

千雪垂死挣扎了:

“我王叔,也没和以前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杏花君表示心累,并且疲倦地踹翻了千雪反塞给他的一盆狗粮。

但是千雪说着说着,慢慢收声了。

前几天冰心珊瑚老看他,比划他的身形,收集他的衣料。

而且很明显,她们是得到北竞王的准许的。

他犹豫着说:“我王叔,要说有什么不同,大概是这几天想给我做衣服吧。”

冥医想象了默苍离如果病重成这样,顿时觉得世界在毁灭的边缘,竟然生出了一些庆幸之心。

【10】

庆幸之心不单单是杏花君有,夙也是头一次庆幸自己不能说话。

如果他能讲话,现在北竞王府已经被他的槽给淹没了。

白天,竞日孤鸣病弱得风吹就倒,若干次被他的王侄和侄孙抱回来,好像多呼吸一次都嫌费力。

晚上,竞日孤鸣抱着个抱枕,脸色红润,嘴角含笑,喃喃自语:“千雪好可爱,夙,怎么才能娶到他,或者小王下嫁?”

夙:“……”

夙用省略号淹没了自己的视野,避免看到这瞎眼的一幕。

【11】

俏如来几天后找到北竞王府时,默苍离已经喝完了北竞王府所有的茶叶,看完了所有的棋谱。杏花君和千雪也翻完了所有的医书。

并无所得。杏花君很挫败,颓废到用自己的织命针打起了毛衣。

俏如来汗颜:“师尊。”

默苍离看他一眼,道:“俏如来,你会怎么做?”

“徒儿明白。”

他不说自己这几天如何通过凤蝶留下的线索,以及其他一些途径锁定了证据,也不说这两日东瀛恰有顺风,赤羽很快要上岸找温皇了,只把杏花拉到一旁,讲了这个病因和病症,果然和杏花所见并无矛盾。

俏如来沉重地用一句话做总结。

“如果聪明是一种病,那师尊已无药可医。”

千雪听得目瞪口呆,杏花君一方面三观崩毁,一方面又十分好奇:“俏如来,那你怎么没事啊?”

刷。仿佛一把刀子隔空飞来,刺穿了俏如来胸口。

“冥医前辈,因为俏如来……现在没有对象啊。”

——TBC——

评论 ( 26 )
热度 ( 253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