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锦=饮水冰

【金光】恋爱拯救智者(下一)

下一章完结。

膨胀了膨胀了,有人想卖侄孙了。

一个智者恋爱脑,那是悲剧。两个智者谈恋爱,那是人间惨剧。

——————

【12】

俏如来头一次觉得没对象真好,并强烈拒绝了千雪王爷在听到他没对象时,忽然的一句“没对象?正好,我这里有个……”

俏如来:“凤蝶姑娘心有所属,俏如来不好夺人之美。”

千雪摇头:“你看苍狼怎么样?”

竞日孤鸣兴致勃勃:“乖苍兔也快到结婚的年纪了,俏如来,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默苍离替徒弟筹谋:“中苗联姻,自然止戈。竞王爷偶尔也能提出勉强可行的建议。”

杏花左右看看:“等等——俏如来!你先把这病治好了再谈恋爱啊!”

俏如来被长辈级别的逼婚三连给吓出冷汗,立刻同意了冥医前辈的话。但竞日孤鸣说做就做,立刻把苍狼唤了过来:“乖苍狼,你祖王叔生了病,你想不想治好?”

苍狼点头。

竞日孤鸣:“俏如来也在找解药,苍狼,你和他一起去找。”

两个年轻人互相打招呼,竞日孤鸣明显觉得千雪这个提议非常之好,笑眯眯嘀咕:“千雪,我看他们很配。”

千雪很奇怪竞日孤鸣忽如其来的热情,默苍离已经开口:“竞王爷,你着实想太多。”

竞日孤鸣不以为意道:“不妨事。届时你与温皇,小王都欠你们一声世侄。”

——幸亏他不知道还珠楼的情况,不然连赤羽都比他低了一辈,竞日孤鸣只怕要彻底膨胀。

【13】

赤羽上岸时,其实他的心情是很复杂的。

这封邀他来还珠楼喝茶的信字迹不丑,信封上有还珠楼的印鉴,无毒无蛊。署名是凤蝶——温皇的养女。这封信正常得不正常,竟然没有温皇一丝一毫的手笔。

温皇病重。这到底是故布疑阵,亦或是确有其事?他的宿敌温皇,又玩出了什么花样?

东瀛到中原,一路顺风,仿佛某家人的天运在隐隐保佑一般,比寻常水路还要快了几日。赤羽站在船头,心里条分缕析,一二三四五,列出了若干猜想,眉头紧蹙。不过,纵有刀山火海,赤羽倒也不惧分毫,无非一刀斩之而已!

凤蝶邀他入内,赤羽随口提问,凤蝶表示这纯出乎她的意志——哦,她是听了俏如来的意见。

“俏如来?”赤羽若有所思。这关俏如来什么事?莫非中原有恙,这位还珠楼楼主终于无聊到拿中原开刀,俏如来请他相助?

温皇正躺在床上看书,他的眼影刚画完没多久,双眼似睁非睁,仿佛很有妖气。凤蝶侧过身,让赤羽进门——“主人,好起床了。”凤蝶迅速讲完这句话,把门一关,一反锁,坐在离门三步远的地方,坐等乒乒乓乓,主人复健。

然而她错了。

温皇含情脉脉:“是赤羽大人,难道是温皇做梦?”

赤羽一句正经的“神蛊温皇,别来无恙”忽然卡在喉咙里——温皇这是哪出?莫非是诱敌以弱?

他警惕地看着温皇:“楼主风采不减当年。”

温皇从榻上起身。慢悠悠去找他的扇子——看书看得太开心,扇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了床下。赤羽凝视一刻,强迫症几乎发作,很想举手之劳。但温皇捡不到扇子,就安然又躺了回去:“算了。”

他柔情款款看向赤羽:“如何?赤羽大人一路风波劳顿,不陪温皇饮一杯茶吗?”

赤羽忽然觉得智计无用,这个温皇到底是哪里太不对劲。或许中原的危机还在其次,他的人生危机更加迫在眉睫。

凤蝶在门外等得十分焦灼。过了半刻钟,她听到楼主平静地在叫她。

凤蝶走了进去,然后内心被强烈的负罪感和内疚感占据,几乎惨叫出声。

温皇还是拿到了扇子,赤羽帮他捡的。赤羽正襟危坐——在温皇的腿上,正襟危坐。

温皇似笑非笑道:“凤蝶,给赤羽大人泡茶。”

【14】

“赤羽军师坏掉了!”凤蝶跌跌撞撞找到俏如来,几乎哭了出来。

“后来赤羽军师就开始批还珠楼的账本,说还珠楼财政入不敷出,楼主的大招太能拆家,迟早药丸,还写了个年度财政审计报告,建议还珠楼开连锁,开遍九界,大力发展饮食休闲搞事副业,保证一年融资到B轮三年IPO上市五年福布斯……”

俏如来汗颜:“那温皇前辈?”

凤蝶大哭:“楼主一边听一边说军师大人说得对,还让我们照做!”

俏如来回想起温皇的举动,他忽然发现他对温皇的症状理解得太浅——温皇真的恋爱脑到不管事了吗?才不!他故意在凤蝶面前表现得无药可救,在俏如来跟前表现得一心儿女亲事,其实是想让俏如来不敢再亲自插手,不得不引入其他人来治疗他的病症。来的若是俏如来的师尊默苍离,温皇当然十分喜悦;来的若是赤羽信之介,温皇的恋爱大计就大功告成,他不把这病症传染给赤羽才怪!

“可怕……”俏如来喃喃自语:“温皇前辈,不愧是温皇前辈。”

凤蝶有点绝望:“俏如来,这下可怎么办……”

俏如来捂住额头。

【15】

俏如来和苍狼一起去打副本,之前先去一次还珠楼。

虽然很不想去被亮瞎眼,但温皇成功让赤羽被传染,他大概能有一些宝贵经验……如果他不吝教授的话。

当然,这boss也要打。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身边人是苗王子,俏如来有点尴尬,但是长辈说亲这种事,总不至于怪罪到苍狼头上。苍狼一身黑裘,乍一看有点儿小阴沉,王族气势也不算很强,一开口就全部露底,还有双透彻的蓝眼睛。

两个人无话找话,讨论起了各自悲惨的亲戚关系。

两种意义上的悲惨——

“我祖王叔和王叔在一起,我的舅舅和我的大伯在一起。”

俏如来叹口气:“我的父亲和叔父……”

苍狼想象了一下他的父亲和千雪王叔搞骨科,诚恳说:“俏如来,和你相比,苍狼实在幸福得多。”

另一种意义上的悲惨是……

“我大伯打我父王,我祖王叔在打我大伯和父王,最后,我大伯和我父王都很喜欢打我。”

“……”俏如来停下脚步。

“苍狼王子,我们实在同病相怜。”

两个家庭伦理剧天天上演,苦情骨科齐飞的有家教好小孩,在这一瞬间生出了一点惺惺相惜的心思。

——TBC——

评论 ( 25 )
热度 ( 304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