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恋爱拯救智者(完)

【16】

还珠楼风平浪静,赤羽毫无所察。他是个一举一动很有原则的男人,不太看得惯情人的懒散和小意温存,但这并不影响他的责任心和对神蛊温皇理所当然的爱护。温皇懒洋洋,他就需要加倍勤勉;温皇不太管事,他就接手了还珠楼的财政,从上到下对了一遍账。凤蝶给他泡茶,他接过,很有礼貌地颔首致谢,小姑娘深呼吸两口,欲言又止,最后说:“赤羽军师,你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吗?”

赤羽仔细回想了两遍账本,道:“温皇他是不是从来不看账?让他不要在室内悟剑十二,重建费很贵。”

凤蝶:“不是这个问题。”

赤羽皱眉:“还珠楼呆账坏账太多了,你们完成订单,不去准点收报酬吗?”

凤蝶说:“敢不付账的人都死了……不是这个问题!”

赤羽继续:“杀人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该收的报酬,不能用人命来抵消。你们的绩效考核形同虚设,我新写了一个买家评估机制的规章,以后按这个执行。”

凤蝶手中多了两张白纸黑字的规章制度,她看了三遍,几乎鼓掌叫好——赤羽规定,以后还珠楼杀手出外执行任务,买凶者先立合同,一式两份,在七个工作日内付50%订金,任务有效,订金不退。杀手执行完任务,凭人头去顾客那里领取剩下50%金额,并让顾客给个售后评价。五星级好评+15字言之有物留言可兑换下次杀人九折优惠,三笔订单以上升级vip,可享受一次超阶服务。每个还珠楼杀手凭完成任务数目和顾客好评率计算kpi并按季度发奖金,优秀杀手还有年终奖。车马交通住宿费报销,出差补贴含餐费,加班算调休。另外专门拨一笔款项做还珠楼员工人身伤害保险金,万一在执行任务中受重伤或不幸殉职,保险金立刻发放到员工指定的获保人手里。

凤蝶:“厉害了我的军师……等等,不是,不是这个问题!”

她含泪问:“赤羽军师,您真不觉得主人有什么做错了吗?”

凤蝶从小到大,在温皇跟前尽情吐槽,没事。在外人跟前,她的主人就是没错儿的。但她这次被负罪感驱使得主动破例:“主人眼睛小,肚皮黑,比我还注意打扮,还懒,还自恋。军师大人您之前都扔下他回东瀛了!”

赤羽皱眉:“赤羽信之介既然认定一人,自然能接受他的一切缺点。”

凤蝶:“他还老乱拉郎!”

赤羽摸扇子:“凤蝶,我知道你心慕何人。赤羽在此保证,必让温皇接受剑无极做他的女婿。”

凤蝶脸颊一红,立场摇摇欲坠,但比起剑无极,还是温皇更重要:“赤羽军师,真不是这个问题……你有没有想过,其实这只是一种……”

“病”之一字尚未出口,温皇已飘然进房。凤蝶退了两步,温皇不动声色看她一眼,转头看向赤羽,柔声道:“军师大人辛苦。”

赤羽哼了一声:“你高卧无事,倒是十分逍遥。”

温皇也不反对,点点头:“还珠楼恰有访客,赤羽大人,来人也是你的故人。”

“俏如来?”

“尚有另外一人。赤羽大人,不妨由我为你引荐。”

是说这种恩爱的氛围。俏如来和苍狼在外等待时,凤蝶给了他们疯狂的暗示。尽管如此,俏如来在看到温赤两人并肩而行时,还是觉得有些微妙的亮瞎眼的……

鸡皮疙瘩。

温皇说:“俏如来,你现在是染病在身了吗?”

俏如来说:“温皇前辈,我不是,我没有。”他小心地将目光从那两个人交叠的衣角以及或许牵着的衣袖下的手挪开:“这位是苗王子苍越孤鸣。”

温皇遗憾地叹气:“到底被千雪捷足先登,”他喃喃自语:“天凉了,是时候推千竞了。”

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俏如来背后一阵恶寒。

【17】

温皇这句话幸亏没被竞日孤鸣听到,不然两个智者为CP问题上演你死我活的全武行,画面大概可观。

抱枕太冷,枕席太单,竞日孤鸣的语气,一天比一天哀怨。千雪努力视若无睹,无数次感谢竞日孤鸣是个虚弱病人,没什么力气,就算歪缠也没法暴力把他拉上床。

默苍离嘲讽竞日孤鸣:“做的出对侄子下手的事,何必现在作小儿女态!”

竞日孤鸣不下棋了,歪头看默苍离:“你当真不想?道貌岸然,不愧是墨家钜子的做派啊。”

默苍离冷淡怼之:“只要我想,就可以。你想,你可以吗?”

正中红心,竞日孤鸣又趴下去了。

默苍离时不时看杏花君一眼。冥医从一开始的恶寒,到现在平静(或者说是心如死水)地接受这件事,不过三四天。

但这次默苍离看的时间特别长,长到杏花放下了手里的毛衣和织命针,关切地看向他:

“苍离啊,出什么事了?”

默苍离眼里的杏花君,可爱得闪闪发光。从水蓝色的衣角,到皱紧的眉毛,再到他的嗓音,都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魅力。

仿佛看到他,世界变得明亮。默苍离的心,一向明澈如青色琉璃,里面装了无数的一视同仁。但或许是那日春风太好,他抬起头时, 琉璃珠串脆响连连,心头忽起涟漪。杏花的名字像一片柔软的花瓣,落在本不该有的心尖软肉上。

忽然不能容忍片刻分离,好像只要能见到,所有抑郁与痛苦都能消弭。

只是听到一声关切的问询,都足够甜蜜。默苍离确实在微笑:“杏花,我真的病了吗?”

冥医叹气:“苍离,病了也没关系。”

他说:“俏如来已经去找解药了。苍离,你的病一定能好。”

“我病了,你不高兴。”默苍离强调。

他说:“此病,当有解。”

【18】

“因为不能忍受和赤羽大人有片刻分离,所以甘心受病痛之苦。”温皇表白得直球,俏如来不得不看向赤羽。

赤羽只简单说了一句:“何必多言。”竟然没有反驳。

温皇继续:“俏如来,关键点只在距离。”

那天,温皇碰触到了赤羽的手指。轻轻一触转瞬而逝,赤羽动作一顿,他下意识回握住了温皇的手。

“神蛊温皇,你在玩什么把戏?”

“只是我与任飘渺都颇为思念赤羽大人而已。”

赤羽欣赏着近在咫尺的面容,捕捉着温皇叹息的余韵,两人目光相对,他将扇子拾了起来,还给温皇:“那么,赤羽信之介,此次只为你而来。”

传染现场真是简单快捷无副作用。

既然距离为零时,病症传染;距离越近,恋爱脑发作的情况越厉害。那么距离远一些,这种情况自然可以抑制。距离到无穷大时,是不是病症已近似为零?

俏如来想到了这种可能,眉头紧蹙:“温皇前辈所言,俏如来已有盘算。但天下之大,何人能阻师尊去留?”

“俏如来,温皇所想,未必是你所想啊。”温皇羽扇掩面。

俏如来和苍狼一起露出了懵逼的表情。

【19】

默苍离说出那句话时,杏花睁大了眼睛。

竞日孤鸣直起身,叹息:“哎呀,默苍离,你何必说出口。”

谁还不是个恋爱脑晚期患者了?

“因为你处处破绽,让我心有猜想。北竞王,我不知你是如何知道,但你的表现,真是不合格到愚蠢的地步。”

“我也是为了达成你此刻心中所想啊!只是病愈之后,你是不是会存心后悔呢?小王实在好奇。”

一直沉默的千雪孤鸣忍无可忍:“你们到底说不说人话?!”

人话就是……

温皇在还珠楼,问:“俏如来,症状与距离成反比,既然如此,如果距离为负呢?”

竞日孤鸣对千雪伸出手:“小千雪,小王这几日可不是在给你做衣服。到底做了什么,要不要来小王的床上参观一下?”

默苍离放下棋子和镜子:“杏花,做爱吧。”

“……?!”俏如来的脸,在短暂的愣怔后,一点点,红成了赤羽的发色。

“……什么意思?”苍狼还在反应,而且掉线了。

“哇靠!”千雪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

杏花君已不在服务区。

【20】

“当然,温皇是在开玩笑的。”温皇慢悠悠说,并且躺了下来。

“病症如流感,也许过了七年,自然就好了。”

俏如来无力生气。他估摸了一下苍狼的战力,估摸了下自己的战力,客气地告辞离开了还珠楼。

【21】

后来默苍离就恢复正常了。杏花心累得无法言喻,织出来的围巾给了修儒。

后来竞日孤鸣也恢复了正常。千雪晚上拿等身抱枕塞他腰下并开始怀疑小叔装病,被缠得累到白天几乎断电。

后来温皇的流感好了,赤羽信之介的流感好得更快。十分可惜,温皇说比起负距离,看赤羽大人全心爱恋担当有责任的样子更有趣。黑历史无法销毁,好不容易开源节流有盈余的还珠楼财政再添一笔重修费用,可喜可贺。

俏如来和苍狼一起把没人关心的boss揪出来暴揍一番:“让你熊!让你熊!说!还敢不敢乱搞这种病毒了!”

Boss抱头委屈:“你们人间不是还有句俗话,叫一夜夫妻百日恩的吗?都睡过了,为什么还能恢复正常啊?!”

俏如来又揍了Boss。

苍狼也揍了Boss。

恋爱脑病毒从此绝响。

许久以后,苍越孤鸣终于搞明白了什么叫负距离,并做出了他的告白。

“俏如来,听说病毒有潜伏期,也许某天会在你身上发作。”

他十分担忧。

“你……需要提前免疫一下吗?”

——END——

评论 ( 20 )
热度 ( 285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