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竞】学医救不了苗疆人番外:蛊术救得了苗疆人……吗?

一个车梗。

有点儿雷。

————————

(1)

暗搓搓追着双向暗恋浪漫青春宫廷剧的温皇太太送了千雪孤鸣一件礼物。

“治疗失眠。”温皇将这个小巧玲珑仿佛一只蛋的蛊推到千雪面前。

千雪一脸茫然地收下,充满怀疑地问:“心机温仔,你确定没毒?”

温皇说:“确定, 已经过三期临床了——放在床头就可以。”

千雪收下这个蛊,转送给了竞日孤鸣。

治疗失眠啊。千雪心想,他沾枕头就能睡,一点失眠症都没有。

——————
竞日孤鸣走在一片雾气里。

梦中他摆脱了平时假病而不得不卸去功体,有些荏弱的身体负累。他变得精力充沛,身姿轻盈。这个梦确实很美,他随意漫步,踏入了另一片十分陌生的领地。 超出竞日孤鸣平素的认知,因而不可能是他自己所有的幻象。在那里,千雪孤鸣依然白日装扮,也正在四顾打量。

“梦中相会?”这是竞日孤鸣的第一反应。

他笑吟吟走到千雪面前。千雪在见到他时,并不惊讶。在竞日孤鸣出手试探,将手搭在千雪肩膀时,也不曾有丝毫躲避或是常见的不耐烦——竞日孤鸣有些讶异,随后他听到千雪的一声感叹:“是说对还是不对啊,又梦到王叔了!”

竞日孤鸣的瞳孔扩大了。

“既然这是梦境,小千雪,你想对小王做什么呢?”

他轻声自语,抬眼看向千雪,随后腰部一股大力。从未有人敢这般对待他,这么无礼,这么粗野,这么让人兴奋……

千雪冒冒失失将他打横抱起,直接扔上了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身边的床上。

——————




PS:
千雪后来还是知道了。

其实也难怪,梦里的活色生香太过生动,多来几次,谁都会有怀疑吧!

千雪为了验证这件事,便在某次纠缠时,用力咬了竞日孤鸣的耳朵,咬得几乎能见血。

第二日他去诊北竞王,北竞王懒在床上,头发垂散。千雪切完脉,出乎意料,忽然轻轻捏了捏昨夜那个本该有个牙印的地方。

竞日孤鸣,抖了。

“……”

恐怖而尴尬的气氛在酝酿。

“咳,小千雪……”

“没收!!!!”千雪暴起,没收了那个蛊,在掐死温皇和掐死王叔之间二选一,最后踏上了先负起现实中责任去睡王叔的心累旅程。

再PPS:

温皇:“能助人进入喜爱之人梦境的蛊,确实可以算做是安眠蛊啊。”

“是,我知道你一向以诚待人。”狼主咬着牙关说,并拔出了他的笑藏刀。

——END——

评论 ( 40 )
热度 ( 219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