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通常所说的pocky game

@霜降 。几乎看不出来的苍俏。很明显的千竞和杏默。

我们完全是随机的。

——————

“哪个白痴设计的这么愚蠢的游戏?”问这句话的不是默苍离,是在场的全员。

“问作者的智商去。”

“为什么俏如来是三版,千雪是旧版,苍越孤鸣却是新版偶?”

“问作者的审美去。”

“通关奖励是什么?”

“和惩罚是一样的。”

“惩罚呢?”

“Pocky断在谁口中,谁要选个人当众亲吻五分钟。”

“有人会蓄意咬断吧。”

“蓄意咬断,那就是被在场所有人亲吻五分钟。为了不被群殴,还是尽量传走吧。”

“哦。”

——在场的十位是,温赤竞默杏俏史藏千苍。

霜老师给他们编了号,然后,作者随机写了一个数字传递顺序,当霜老师揭晓谜底,第一轮pocky游戏传递顺序时,我与霜老师一起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窒息感。

默老师,你的天运,大概真的是有问题的。

(温6,默1,竞5,赤9,苍狼2,千雪8,史艳文4,俏如来7,杏花10,藏镜人3)

藏镜人→苍狼→史艳文→千雪→赤羽→教授→竞日→俏俏→杏花→温皇

第一棒,气氛已到了冰点。

竞日孤鸣受害者协会的两位骨干,藏镜人口里叼了根烟一样地叼着pocky。

“听说你杀了姚明月?”

“听说你杀了我父王?”

幸亏此时pocky还算长。千雪站在当中,有惊无险,传递成功。

第二棒。苍狼开始脸红。

“岳父大人。”(不!

史艳文没有听到这句心语,他礼貌颔首,接过了pocky。

第三棒。气氛平静。

“藏A/小弟多亏你照顾。”

千雪接过了pocky。

第四棒。

pocky短了一小半,但还不算太难看。

千雪背后幽幽飘过一句“以诚待人”,他脑仁忽然疼痛,赤羽接过了pocky。

第五棒。

四智中一直没见过面的两位见面了。

“久仰。”

“不认识。”

圣诞树配对,默苍离接过了pocky。

第六棒。

pocky还剩一小半,默苍离叼着小指差不多长的pocky饼干,面无表情对竞日孤鸣抬了抬下巴。

竞日孤鸣走了过来。pocky短到他需要伸头去咬了。但是这样仪态难看,所以他让默苍离头过来一点……哇,越来越接近亲吻了。

画面美丽,竞日孤鸣觉得自己可怜无辜又无助。

第七棒。

从默老师那里接过pocky的竞日孤鸣恢复生气,咬着pocky。

“俏如来,你的钜子舌,让小王和你的师尊比较一下?”

“祖王叔!”

“王叔!”

“北竞王你的阴谋……”

“【重音】前【重音】苗王。”

四个人的声音组成了即时咏叹调。

俏如来脸红了。他凑过去,两个人接吻一样地接过了pocky。

北竞王若无其事多咬了一截。

下面是最后两棒。俏如来脸色惨白了。史艳文叹气,在场吃瓜群众,一半看默苍离的脸色一半看俏如来的脸色。

俏如来觉得他要死了,他要被默老师命令从楼上跳下去了。他十分绝望地看着杏花君。

师娘……不是,前辈,我不是故意的!!!

杏花君浑身僵硬。为什么他这个毫无心机的傻白甜要混迹这个pocky游戏!

一片寂静中,只有默老师擦镜子的声音格外响,声声催命。

杏花君小心翼翼从俏如来口中衔走和个烟头差不多长的pocky,全程不去碰俏如来的嘴唇。

全场窒息,只有温皇面不改色。杏花衔走pocky时,呼气的声音格外响——然后又全体屏住了呼吸。

最后一位,是温皇。

温皇泰然自若,甚至露出了期待的神色:“医友好。”

按pocky长度,这已经就是接吻了,温皇一直找机会和默老师玩一把智斗,为此吻得深一点,如果能激怒默苍离,那应该也无所谓。

杏花君灵魂出窍。俏如来痛苦别过脸。千雪捂住脸。

默苍离放下镜子,绕到杏花君身后,猛拍了他肩背一下。

杏花精神紧张,猝不及防,把剩下的pocky全咽下去了。

“我手滑了。”默苍离淡淡地说。温皇一脸遗憾,其他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世界得救了。

——————

Pocky 游戏第二轮。

这次由我编号,霜老师给数字顺序。

1藏镜人,2史艳文,3俏如来,4默苍离,5竞日,6杏花,7苍狼,8千雪,9温皇,10赤羽。

默苍离-藏镜人-史艳文-温皇-苍狼-杏花-俏如来-千雪-竞日孤鸣-赤羽。

第一棒。

默苍离对藏镜人。

冷漠对冷漠。

世界如果都能个么和平,该有多好。

第二棒。

史家人的天运!来了!

兄弟俩来了一次传递pocky的play,史艳文觉得再近点也无所谓,藏镜人说恶心死了!

和平传递。

第三棒。

史艳文对温皇。

赏心悦目中年男人组。

“当年,温皇前辈还在爹亲怀里躺过尸。”

天允山旧事重提,赤羽也回想起了那段被骗经历,忽然想打人。

第四棒。

现在,有个孩子要被温皇传递pocky,到底是谁有这么幸运呢?

苗疆的天命之子僵硬了。

“看在我的面子上,温仔你放过我家王侄啊!”千雪大惊失色。

温皇:“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我会对苗王不利?”

因为已经不利过他爹了……

传递。

第五棒。

杏花叼走pocky,觉得比上次处境好一点。

“尚未感谢冥医前辈救助大伯和舅父。”

“好说,我要xxxxxxx两。”

第六棒。

杏花眼前一黑,俏如来眼前一黑。

默老师又开始擦镜了。

杏花君抖抖站着,把自己活成雕像。

千雪大奇:“不是说俏如来天运很好吗?”

“我看全是被前钜子的天运拖累。”

默老师眼刀刮了过去。

最后俏如来从杏花那里叼走了一个短短的pocky,自我安慰没有碰到冥医前辈。

第七棒。

俏如来对千雪。

这时候pocky还剩下一个烟头,千雪好不容易衔到,对俏如来说:“你换了个偶,我不太习惯啊。”

俏如来:“谢谢,你也是。”

说到换偶,温皇赤羽心有戚戚然,尤其苍狼,一键换偶,如同整容。

默苍离杏花君和竞日孤鸣等戏份短到不需换偶的对此表示沉默。

第八棒。

喜闻乐见的来了。

温皇对赤羽说,不必等接棒了。

赤羽发现其他人开始收拾东西走人。他十分疑惑,转头发现竞日孤鸣已经亲上了。

千雪被吻呆了,很快反客为主。

两个人亲到浑然忘我,pocky是什么玩意啦!

赤羽:瞎了。

他收拾收拾,也走了。

杏花十分沮丧,默苍离走在他身边,和他并肩而行,对方才两次幸运E不做评价。

“苍离,我不是故意的,你也别怪俏如来。”

默苍离擦拭着镜子,目不斜视,忽然亲了杏花一口。

“消毒。”

轻言细语,微凉无情。但杏花君的心情一下子豁然开朗。

游戏结束了。

——END——

评论 ( 8 )
热度 ( 198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