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竞】学医救不了苗疆人(4)

学医救不了苗疆人(4)

(4)仙人掌和搓衣板

这剂药不好,还有下一剂。千雪当天晚上就知道他的药方哪里出问题了:不是药本身有毒,是太过激进,他补过了头,热晕了。换做是北竞王,喝下去了以后,不是就地痊愈,就是立地成佛。

证据是他当天埋在小王叔膝盖上苏醒,竞日孤鸣点点他的额头,低头望着他,眼眸带笑,唇角弯弯。 千雪只觉得喉咙里热血涌动,心脏也跳得有些快。

随后竞日孤鸣就若无其事问:“千雪,你可躺够了?小王腿麻。”

千雪恼羞成怒,北竞王再摸摸他的头发,像是安抚皮毛油光水滑的狼:“中原人讲,人生乐事无非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千雪呀……”

千雪梗着脖子将自己的头从温柔乡挪开了。

苍狼凑过去看他:“王叔,你要不要喝一点冰水?”

千雪这个脸色,简直是要爆血管。

当天晚上千雪觉得那口热血始终一漾一漾,像北竞王杯中的酒液,也像佳人眼中的波光。热意躁动到他睡不着,北竞王府的高床软枕,四处皆香。

千雪心想,在外面流浪久了,一回北竞王府,竟然认起了床。

第二天早上,千雪很早就起身,偷摸摸地抱着被子床单和裤子去收拾。

墨菲定律就是,不想要什么,什么偏来。北竞王正在后花园,皮草脱了,身形颀长,不知在做什么。

他见到千雪,吃了一惊:“千雪?”

千雪比他还要受惊吓,惊悚道:“王叔,你怎么这么早在花园吹风!”他左右看看:“还不带人!偷偷摸摸是要干什么啊!”

竞日孤鸣恢复镇定,披上皮草,轻声咳嗽:“小王醒得早,来后花园看花。”琥珀眼一闪,望向千雪怀中衣物:“千雪,你才是形迹可疑,虚张声势。”

千雪腾的脸红,没好气道:“谁让我给王叔试药啊!”

竞日孤鸣格外好说话,也没追究许多:“是是是,小千雪,小王若有痊愈之日,你定是头号功臣。”

竟然就这么放过了他。

千雪狐疑。

但衣服才是头等大事。

千雪抱着衣服走了。

北竞王看他背影一会儿,摇摇头:“千雪,差点被你撞破。”

凌晨时刻太早,明明花还没有开。多亏夙暗中提醒,叫他及时收住了轮回劫的招式。

————————

北竞王身体荏弱,要的是补药。千雪开药时,走的就是温补的方子。为了避免上次的笑话重演,千雪拉住死党,让他们帮着试。

温皇看着药方,笑而不语,罗碧对着药汤,问了三遍:“真的没有毒?”

温皇摇着扇子:“千雪天赋出众啊。”

罗碧说:“要是有问题,千雪你等着……”

千雪:“干杯!”

这次没有人晕。三人晚上睡大通铺,罗碧怒骂千雪:“你到底是在做补药,还是在做春【和谐】药!”

温皇早就准备好了凉水,先给两位一人一碗,再缓缓解释:“利肾温阳,千雪的思路值得讨论。”

千雪心想,这次好歹不是在北竞王府丢脸……

虽然他又梦到了小王叔,七晕八素,做了个爽。

————————

千雪心想,这个药方废了也可惜,干脆卖了吧。

他在药理上确实有天赋。这剂药,药材正常,十分滋补,和寻常霸道伤身体的那些春【和谐】药截然不同。青/楼里的小姐姐会给恩客来一碗,家里姬妾多的也会自己熬一碗,买了这个药方的医馆赚得盆满钵满,对外宣称,这药是苗疆特产,某位知名不具的神医开的神方!

万济医会开年会,温皇带着千雪来参加。医生们大多有点学术风度,大家点头致意,末了按照各自擅长的科室,三三两两聚成团讨论了起来。

千雪此时还是无名小卒,温皇已是声名鹊起的蛊毒高手,来寒暄致意的不少,有几位便顺口一问:“这位先生擅长什么病症?”

温皇羽扇摇摇,眼影幽蓝,目光一睨:“体虚气弱之症。”

这症说重不重,说轻不轻,让人很难接下去。医生们又纷纷走开。

千雪不甚在意,到处逛。有用的就多听一阵子,毕竟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好巧不巧,他逛了大半个会场,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家医馆的坐馆医生也在,见到千雪,惊喜地打招呼。

千雪忽然头皮发麻,转身就想跑。

温皇奇怪地看看他,一瞬之后,忽然用羽扇遮住了脸,要笑不笑。

坐馆医生医术一般,为人热情,立刻向别人介绍起了千雪。

天底下两种药的生意最好做, 其一曰救命药,其二就是春【和谐】药。跌打损伤药,虽然多销,却是薄利;其他一些治专病的药,适应症窄,卖不好。医生也是人,也要吃饭,这种不伤性命又日进斗金的药,大家都想争取个独家代理销售权。千雪身边终于有医生过来打招呼,很快把他围了起来,可是他完全不想!

他绝望地看着温皇:“温仔救命……”

温皇叹气道:“好友啊,温皇无能为力。”竟然冷酷地走掉了。

罗碧后来说:“千雪,你私生活不检点!”

千雪生无可恋,觉得自己的名声完了。

————————

消息传得快,何况北竞王府和医生也是打交道的。

千雪学了一肚子医道知识,再来北竞王府看侄子时,完全不知道情况的苍狼欲言又止,过了好久,用一种非常迟疑的嗓音,软乎乎地问:“王叔,什么叫夜御十女?”

千雪喷出一大口水。

“苍狼,谁教你的这个!”

“苗王宫的御医说……”

“乖苍狼,我们要信千雪。”竞日孤鸣迟了一拍才转进千雪的房间,眼神示意他赶紧辩解。

千雪大声:“我不是,我没有!”

竞日孤鸣叹气:“夜御十女的意思是,你王叔很厉害,一个晚上能看十个女病人,想来小千雪医术又有长进了。”

千雪目瞪口呆,看着他的王叔睁眼说瞎话,气都不多喘一口。

竞日孤鸣和颜悦色:“苍狼,外面的人乱说话,但我们最应该信的还是千雪。人言可畏,众口铄金,你千雪王叔一定不是这种人,会给女病人乱看病。”

苍狼惭愧地点点头:“王叔,对不起。”脸也红了。

竞日孤鸣牵着苍狼的手:“乖苍狼,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祖王叔和你的王叔有话要讲。”

苍狼出了门,竞日孤鸣击掌,刷拉拉,来了一群卫士,沉默不语地抱着苗北仙人掌,铺了满满一地。

竞日孤鸣端坐在千雪的床上,十分沉痛道:“千雪,你父王去得早,我这个王叔需得管教管教你。”

千雪忽然明白了满地仙人掌的意思,大惊失色:“王叔,你太歹毒了!”

竞日孤鸣肃然道:“千雪,小王也是看着你长大的,看你误入歧途,实在不忍。你天性浪荡,小王也不对你多加约束,只盼几本书助你定性,没想到你竟做出这等事!小王再不教训你,以后死了如何面对列祖列宗!”

千雪被满满的槽点几乎击垮:“是说我们一共才差了几岁啊王叔!什么看着我长大!——不是,我什么时候天性浪荡——不是,不要乱说死啊!”

竞日孤鸣望着他:“小千雪,你说清楚,你在外头,到底惹了几个姑娘,小王帮你下聘,把她们都娶回来可好?”

千雪孤鸣简直要跪——啊,不,他不能跪,这满地仙人掌,太过凶残。他气急败坏:“王叔,我没有!”

竞日孤鸣痛心疾首:“千雪,你都亏损到要用药了,还不是……”

千雪孤鸣口不择言话赶话:“是给你做——”

世界安静了。

北竞王睁大眼看他,连咳嗽都忘了。

满地的仙人掌安静了。

千雪也安静了。

————————

“我完了,温仔。”千雪苦酒入喉心肝痛。

后来竞日孤鸣让卫士进来,把仙人掌收了起来,晒干了全部送给了千雪。

听说仙人掌干也是可以入药的。

千雪不敢再去看他王叔的脸色,三大麻袋的仙人掌,他卖了其中一袋给药店,换来点银子够买两斤牛肉;一袋给了神蛊峰,给温皇泡茶。最后一袋他后知后觉回过味,谁砍的就该送谁!可是半夜蹲在北竞王府的屋顶上,听着王叔断断续续的咳嗽声,还是没有扔得下去。

温皇心想:这口醋有情有意有趣,北竞王大概嗜酸。

他问:“千雪,事到如今,你怎么办?”

千雪说:“不想再去见他了。”他心烦意乱,根本没意识到温皇这种熟悉极了的看好戏口吻。

温皇心想,可惜千雪神经大条到不识醋,可惜,可惜啊!

——TBC——

评论 ( 48 )
热度 ( 157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