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竞】学医救不了苗疆人番外:一些正文没出现的小段子

【千竞】学医救不了苗疆人番外:一些不会出现在正文里的小段子

比较放飞。所以才不写进正文的。

杏默。但同时有个恶搞元素的竞默片段……

(1)

温皇有句名言:“男人是最受不起挑衅的生物。”

竞日孤鸣有句名言:“小王擅长忍耐。”

两者一碰上,简直互相打脸。逻辑学及格的千雪才准备爆笑,忽然愣住了。

他缓缓回想起小王叔躺在王座上的神色容貌。

北竞王身体不好,不惯武勇,眉梢嘴角却有十分颜色。

厚重皮草掩盖了身形,一双乌黑剑眉斜飞入鬓,正如刀裁,仿佛精心绘就。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喝酒喝甜的,养尊又处优。

十几年了,王府没有女主人,连个像样的姬妾都没有。

苍狼被教育得很好。千雪去看小王侄,不止一次看到王叔给他念书陪他游戏,十足温柔。他以为是隔代亲情,但现在再想想,那个王叔抱着苍狼,苍狼高高兴兴过来拉他衣角,然后一手牵王叔一手牵祖王叔的动作……这一家子……

“哇?!”

千雪从梦中惊醒,冷汗涔涔。

(2)

关于喜妃。

喜妃年纪轻轻让祖王老房子着火,不单单是因为皮相,也是因为她笑起来眉眼皆欢,一见就让人心喜。

喜妃怀孕时,祖王大悦,让大祭司卜了一卦。

上一任大祭司说“此儿肖日”。祖王高兴,先给小儿子取好了名,就叫“竞日”。

可喜妃知道了肚子里是个儿子以后,却开始唉声叹气,愁绪难消。

祖王不解。喜妃大叹:“王上,你看大孙王子和二孙王子的模样,实在英武不凡,可若是我的儿子也生得这样,我只怕难管教!”

她口里的大孙王子和二孙王子,一个牙还没长齐就会咬人,还有一个年纪还小,先白了头发。

祖王哑然。

喜妃临盆,小娃娃被洗干净抱出来,白白嫩嫩,眉清目秀。祖王看见儿子第一眼,脱口而出:“是个公主?大祭司预言有误?”

大祭司当然没有错。喜妃的忧虑也一朝云散,好事,好事啊。

(3)

千雪学医时的两三事。

他第一次去万济医会,就一炮而红,从此无论走到哪,只要见到万济医会的医生就绕路掩面而行,生怕再被在大庭广众之下,一口喝破他的成名药方。

年轻时的杏花君和温皇在万济医会被公认为神医胚子,就差一点临床经验和实战经历。杏花研究失血症时,和温皇讨教过,千雪旁听,也提了一点不太成熟,但确实有含金量的小建议。

虽然这些方法最后都被证明失败了,但杏花君依然对千雪十分欣赏。千雪觉得杏花这种爽豁个性投他口味,两人见面次数不太多,每次见面,必是在教坊歌楼里,倒两杯小酒,边喝边聊最近的医道所悟。

这件事兜兜转转,传到北竞王耳中时,已经变成了千雪王爷学坏,整天浪荡,和狐朋狗友混迹花楼——身子都亏了,还给自己开了补药。

竞日孤鸣不见怒容,端着酒杯沉思片刻,然后他微微一笑:“夙,千雪这样,小王实在不高兴啊。”

风言风语有鼻子有眼。然而,竞日孤鸣要是真信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流言,他哪有资格做智者?所谓飞醋,不过吓唬人罢了。

与此同时,千雪打了个大喷嚏。

杏花关心地看他:“要不要我给你扎一针啊?”

千雪对着寒光凛凛仿佛烤肉签子一样的织命针,贪生怕死地摇了摇头。

(4)

杏花君后来和千雪分别了。

再后来,连杏花君的药方子都散发出恋爱的酸臭味。

他的恋爱对象实在是个了不起的人物。能绑定神奶的,都不是普通人。

没关系,千雪也恋爱了。

(5)

温皇读过一本狗血的言情话本。

苗疆北王从小聪慧,棋艺绝伦。为考校天下棋士,遂设金碑开局。天下棋手无不心向往之,赢粮而至。北王从容破尽,号曰苗疆首智,棋艺天下无出其右。

直至一日,一位女子飘然而至,虽然身着男子绿衫,难掩脱俗秀仪。北王对她一见钟情,纵横十九道,鏖战良久,竟然和棋。

北王问她可否留下?

女子容华清婉,自称神弈子,正是九天司棋之神女。北王好棋,遂有一局;然而人神道殊,不得不挥泪分别。

北王在她离去后大病一场,从此体弱多病,再不娶妻,成了个断袖。

故事讲完了。

这么烂俗的故事竟然卖得甚好,惹得无数少女泪洒衣袖,嘤嘤嘤恨不得变成那个仙女去做北竞王妃。

温皇缓缓合上书。

文笔不错,杀伤力加倍。

“噗。”

(6)

医生的字。

温皇的字一直很丑。

千雪的字越来越丑。

千雪自述:“不知怎么的,自从学医后,再也写不出让别人认得的字了。”

温皇摇扇:“或许这就是职业debuff。”

这两位医生忽然一起看向杏花君。

杏花君莫名其妙:“干什么?!”


(7)

酒过三巡吐真言。

杏花君唉声叹气:“我治不好我的病人。”

千雪陪他喝小酒:“我也是。”

“我为他学医。”

“我说要治好他。”

“聪明又漂亮。”

“漂亮又聪明。”

两个醉了的奶妈抱着酒坛,一起看向温皇。

温皇:“耶,温皇以诚……”

千雪:“单身啊。”

——END——

评论 ( 27 )
热度 ( 225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