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竞】学医救不了苗疆人(7)完结

学医救不了苗疆人(7)

踏青与三二一

——————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中途还遇到些别的波折,总之,等竞日孤鸣能下床走一走时,春天过半,杂花生树,雏莺渐老。

千雪生了他的气,除了几天诊一次脉以外,躲着竞日孤鸣不见他。苍狼以为他们吵架,十分忧虑,便在某次千雪开药方时,迟迟疑疑多留一阵:“王叔,你这几日和祖王叔怎么了?”

千雪板着脸:“你祖王叔身体好的很,不用什么医生了。”

苍狼虽然年纪幼小,思维逻辑十分清楚:“可是王叔,你还是在给祖王叔开药。”

千雪手下顿了顿,把废药方揉成纸团子,扔远:“那是我傻,还不行吗?”

苍狼说:“祖王叔也说王叔会这么讲。”

千雪放下笔。他问:“他还说什么了?”

苍狼递给他一个纸团儿:“祖王叔还说,要是千雪王叔问苍狼,祖王叔还说了什么,那就把这个交给王叔。”

千雪犹豫了一下。他将纸团子扔在桌上:“有什么好看的。”

苍狼离去以后,千雪看着这个纸团,内心两个小千雪在奋力搏斗,吵架吵得他头脑嗡嗡。

一个冷酷脸说:“你看吧,竞日孤鸣多半又在耍你。”

一个笑开了花:“王叔给你写信,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前一个大叫写信而已,看把你出息的!后一个嘿嘿道有本事你就直接烧了啊!千雪思考半晌,两个小人一左一右坐在他肩膀上,一起对他合唱:“先看了再说,先看了再说~”

千雪展开纸团。

他忽然睁大了眼睛。

纸上是他的笔迹,隐隐约约,墨迹宛然,是当日他心烦意乱,在书房里写的“竞日孤鸣”的名字,横七竖八,不太工整。他毁了原本的那张墨宝,却没留意到墨迹透纸,更不知道竞日孤鸣把这张纸保存下来,一直到现在,送给他看。

他的内心怦然一跳,摩挲着字迹,怀想着王叔留存字纸的心情,一时竟然有些痴迷难言。

随后他极端羞耻地将字纸毁尸灭迹了。

——————

人间四五月份,千雪履行承诺,带着王叔出门踏青。

马车装潢朴素,像是北竞王城里最普通的一辆;马极好,却是富户人家才养得起的健马。车夫帅气,驭术甚佳。城门卫士按惯例查看路引,车帘静静垂着,毫无声响,大抵是某家女眷。有双孩子的碧蓝眼睛在悄悄往外瞧,又有另一只洁白的手将孩子抱离车窗,将帘子放下。只看这一只手,姿态从容优雅,便知定是贵人。卫士不见真容,心中暗呼可惜。苗疆民风开放,许多平民女孩子抛头露面骑马出游,但也有习汉风,笃信中原诗书礼仪的大家小姐。卫士放他们出城时,还隐约能闻到幽幽的香气透帘暗递,让人心往神驰。

千雪驾着马车,一路春风拂动车帘,苍狼在祖王叔怀里坐稳了,难掩兴奋,看这一路的野花烂漫,碧绿漫川。别的出城马车都没有这一辆轻快平稳,一辆辆被他们赶上,又甩到车后。还有一些出城的旅人,踏青的少女,他们轻裘快马,也想和这辆马车比一比速度。千雪悠然自得,驾驭马车如臂使指,博得喝彩连连。有几个年轻少女朝英俊的马车夫扔鲜花,苍狼不由奇道:“祖王叔,千雪王叔要被花砸了。”

竞日孤鸣口里嚼笑:“你千雪王叔一向受女子欢迎,再过一阵,乖苍狼,你就有果子吃。”

北竞王金口玉言,千雪听他们说得高兴,头上一痛,还真被个姑娘扔了枚青李子。有了第一颗便有第二三四五颗,红红绿绿,桃子杏子凑了个齐全。千雪放慢驾车速度,接到果子后,头也不回,准头十足,一颗颗全部扔进车里。

少女们拍手笑唱:“好哥哥,果子甜不甜?妹妹美不美?”

千雪坐在车前,他做的是马车夫的活,但他笑容明亮,眼睛碧蓝,看上去英姿挺拔,怎能让人不心生欢喜?他挑起眉毛,回手扣扣车厢:“甜不甜?美不美?”

竞日孤鸣噗嗤一笑,推推苍狼,让他回应。苍狼小朋友手里还有祖王叔喂他剩的半个果子,他毫无经验,闹了个大红脸,求助地看祖王叔。祖王叔毫无同情之心,十分残忍地低声问他:“小苍狼,刚才的果子甜不甜?”

大家都在等千雪的答复。良久,车厢里传来小孩子幼嫩清亮而可怜巴巴的一声:“甜。”顿时一片大笑声。少女们知道这位英俊的青年不是人家雇佣的仆人,而是一家之主带着妻儿出游,便也毫无遗憾,四散而去。

这件事成了多年以后苗王苍越孤鸣的黑历史。苍狼长成俊秀的少年了,还会被千雪王叔开玩笑地提起——那时候,你还吃了女孩子的果子,答了人家的歌哩——可惜人家姑娘经不住等,早嫁人啦。

北竞王城在竞日孤鸣多年治理下,平安繁荣。官道旁,一些出城踏青的人家收拾出了干净的空地,随性歌舞,不时笑闹。千雪再多行一阵,找到了更僻静的一处空地,让竞日孤鸣扶着他的手下车。

竞日孤鸣今日一身相对朴素的檀木红长袍,珠宝少戴许多,衣襟袖口圈金,苍狼也只打扮得像是个普通的富家孩童。然而两人气质仪态,远非常人,不少人家偷偷窥视,却无一人敢上前搭话。竞日孤鸣意态自若,盘腿坐在地毯上。春风如酒,春酒在手,就算他因为不能吹风的缘故,一路见不了什么风光,只是此片刻春色在眼,就足以让人胸中块垒尽消。

苍狼乖巧,陪他静坐。竞日拍拍侄孙的头:“乖苍狼,去玩罢。”苍狼十分担忧地看他,摇摇头:“祖王叔身体可还好?”竞日孤鸣哑然失笑,心里不是没有熨帖的暖。他帮苍狼紧紧衣裳,千雪在旁处系好了马,带着提前备好的点心走了过来。竞日孤鸣道:“有你千雪王叔在,祖王叔身体会好。”

苍狼走远了。七八岁的男孩子,在苗疆也是能拿刀使弓的年纪,也就是苍狼身份贵重,才从小精心照料,连门都不怎么出。千雪看着小孩子的背影,不由道:“王叔你也太拘着苍狼。”

竞日叹息:“千雪,你太野了,就看不惯乖苍狼孝顺长辈吗?”

千雪语塞,心道若只是孝顺还好。可是小王侄被娇惯疼宠的,哪里还有乳名里的那个狼字,分明驯顺良善,知礼守节。王叔确实会教孩子,若非如此,怎能叫苗王把苗王子丢在北竞王府,几月都不多问一句?

而北竞王对他而言,到底又意味着什么?

点心是府中侍女早就备好的,甜咸各半,精致可爱。千雪一向是牛嚼之人,今日却难得安静,盯着眼前小小的点心花样。他知道有层纸已薄透到几近于无,隔着纸对他微笑的人乃是他的王叔,这层窗户纸只需一句话,便能轻轻捅破。他以为自己已将竞日孤鸣的眉目记得清清楚楚,可现在他和王叔静静坐在一起,不言不语,他又觉得竞日孤鸣的面容隐在云端。千雪想转头看一看,偏偏直觉不能打破这片刻的安静。过了不知多久,他的视野被一只檀木红色的袖子遮住了。

檀木红颜色沉稳而贵,按北竞王的年龄,穿这个太过老气,按他的辈分,却十分适宜,衬得从圈金袖中伸出的一截手腕像霜雪玉一般耀眼,腕上一串玛瑙珠都没有这截手腕的润和美。千雪十岁时的疑问再度浮现他的脑海,这一次却有了个肯定的答案。

“千雪。”竞日孤鸣若无其事将袖子和手腕收回,指尖拈着一枚小小的点心块:“尝尝这个。”

是甜的。

甜得过分。

千雪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说出了口,但竞日孤鸣已做出了回答。他的王叔轻描淡写点点头:“那就在一起。”就这么打发了他。

一直到千雪赶车回去,他还在恍惚中思考,王叔说的“在一起”,到底是谁理解错误?

当然没有什么理解错误。回府时,苍狼已趴在祖王叔的膝盖上睡熟了。千雪扶小王叔下车时,那口甜点心——仿佛是栗子酥?管他呢!——还是噎在千雪的喉咙口,竞日孤鸣在他的手心轻轻写了个“三”。

苍狼一觉睡醒,人已在自己的床上。竞日孤鸣坐在床边感叹:“小苍狼许久不在祖王叔膝上睡了。”

苍狼脸红。他那时太小了,离开母后,便是在祖王叔的膝上,听祖王叔哄着才能睡得香甜,等他五岁以后就不这样了。今天玩累了,伏在祖王叔膝上,他仿佛又成了最小时的自己,竟然沉沉睡去,这么说出来怪让人难为情。竞日孤鸣笑道:“还害羞?你在祖王叔这里,永远是乖苍狼。”他眉间忽有促狭:“你王叔都在祖王叔膝上睡过,你羞什么?”

那明明是试药试晕了。苍狼心想。竞日抚摸着他的头发,触感极好,让人爱不释手:“苍狼,祖王叔要你再给王叔送一封信,可好?”

千雪正是神魂不定的时候,被侄儿的纸团给吓了一大跳。那个“三”,像是一团微凉的火苗,被竞日孤鸣在他的手心点亮,无声无息烧着,叫他这个时辰过得坐立难安。他满怀疑惑,打开这次的纸团,竞日孤鸣写了两划,一个“二”字,苍狼十分不解,千雪愣了片刻,看看时辰,忽然恍然一悟,脸都烧了起来。

苍狼疑惑:“王叔?……你是不是又和祖王叔吵架了?”

千雪把他往自己的房间赶:“小小年纪,多睡点觉才长得高!”

再过一个时辰,便是天黑,正适合情人幽会。竞日换了居家的衣裳,给自己倒了一杯美酒,边喝边看书。

房门轻响。竞日孤鸣刚站起身,便被人从后拥住。

他见不到千雪的眼睛,却能感觉到千雪的吐息,喷在他的脖颈后。炽热,急促,这是一颗砰砰跳动的心,连同满怀的热情与恋情,终于合盘托出,满满地放在王叔的面前。

“一。”

——学医救不了苗疆人 END——




后录1:安眠蛊事后,千雪打上了神蛊峰。

温皇由他拆迁,时不时还挪个躺和坐的位置方便他继续拆。

千雪拆完了,温皇把账单全寄给了竞日孤鸣。

竞日孤鸣付全款,批复曰:“谢媒。”

——虽然并不影响他后续杀温皇就是了。

后录2:某天大清早,北竞王的床上传来这样的对话。

“怎么找不到了。”

千雪昨晚一不小心手劲一错,拆了竞日孤鸣一串头饰,各种珠宝洒了一床。他捡来捡去,有一粒大珍珠依然下落不明。

竞日孤鸣眼睛睁都不睁,平心静气开口:“千雪,你翻开床垫再找。”

千雪十分疑惑。

竞日孤鸣:“它硌着小王了。”

千雪孤鸣跟着王叔指点,从床垫下翻到了那枚珍珠。

他叹为观止,开始数床垫层数。

竞日问:“千雪,怎么了?”

千雪:“看看是不是一共七层……”

后录3:“所以学医到底有什么用啊?!”

千雪在又一次对王叔用药失败后,借酒浇愁,醉醺醺地对温皇说。

温皇安慰他:“好友,增强婚恋市场核心竞争力啊。”

千雪似有所悟。

竞日孤鸣对此评论:“弃医从文才能救得了苗疆人。千雪,多抄点书。”

“不要啊!”千雪的惨叫声,感人肺腑。

后录4:苍狼小时候有个疑惑。

每次王叔回来,祖王叔第二天都要赖床。

有几次他早上去看祖王叔,祖王叔还会招呼他睡回笼觉,千雪王叔看上去非常想打人。

等苍狼大了通人事了,忽然有一天,他后知后觉,猛然捂脸。

他小时候到底做的什么缺德事儿……

——END——

评论 ( 26 )
热度 ( 203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