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千竞】地狱火(1)

ABO设定。

非常非常雷,中心思想只有一句。

“王叔。”

太雷了,不打个人tag。

———(1)———

苍狼意识到事情不对时,竞日孤鸣已在他眼前倒下了。

苗疆后花园因方才的决战一片狼藉。竞日孤鸣肋下一刀,血流如注。他乍失功力,这几步路步履蹒跚,踉踉跄跄,尚未走远,便一头栽倒。

苍狼刚被传功,气海撑得生痛。一句久违的“祖王叔”,如有千金之重,坠在舌尖,无法开口,身体却做出了最诚实的应答——他跌跌撞撞爬起来,想去搀扶竞日孤鸣起身,然而在这一刻,瞳孔遽缩。

是千雪王叔的气息。

竟然是千雪王叔。

千雪落下山崖,生死不知,他的气息依然留存,狠狠震慑着所有想贸然靠近竞日孤鸣的狼。那是曾经的占有,标记和征服的印痕,此刻却是鲜血淋漓的伤口,横亘两人之间。苍狼骇然一惊,这股气息浓烈如千雪只是昨日刚刚离开,明晃晃地标识着领地,逼得他想远离此处,但偏偏又有另一股幽幽甜气,裹挟而至。这是狼身边的花束的味道。失去了轮回劫的压制,便如洪水决堤,对苍狼而言,甚至更为险恶。

他的身体遭受了诱惑,而理智却知道绝不可靠近。竞日孤鸣瘫倒在地上,起初是因痛苦和寒冷而颤抖,可随后,另一种尖锐而不可言说的热力席卷他的全身,让他挣扎如痉挛。这是无形的火焰,炙烤他的理智,叫他眼前模糊,身体骤然空虚。强烈的香气爆发,迫不及待地呼唤着他的狼,他的千雪,与他结合,与他相聚。

这是……

竞日孤鸣伏在地上,笑声喑哑。是天不予命啊,是他自作自受的报应。这一年的苗王竞日孤鸣曾在夙面前仪态尽失,语不成声,连他这样能忍,却也需屈服的身体的本能——他斩断了曾经的镣铐枷锁,却陷入另一个死局,举目四望,已无人能救他分毫。

书上谬误百出,为何偏偏只有此处,一点也不错,正确得让人痛恨!

发情期结合标记后的花再也离不得狼了。

若是失偶,那情热不再是情热,而是……

“地狱火。”

——————

起初,是酒杯落地。

金池离开,冰心珊瑚也被竞日孤鸣放出了王府。身边侍女全是生面孔,面对苗王的骤然失态,只吓得跪伏地上,连声讨饶。竞日孤鸣示意她们退下,被这阵远不在他预料之中的发情热给逼出了一身热汗。还是一如既往,夙站在门外,替他守着房间,这次竞日孤鸣忍耐的时间却格外之长。曾被喂到过饱足的身体再想回到以前已是奢望,在夙的耳中,一开始是他熟悉的,竞日低低的喘息,除此之外毫无异响。可随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便成了低低喃喃的一声声“千雪”,带着熟悉情事后才有的呻吟顿促,渐至哽咽,曲回百转,竟似讨饶。这阵火烧尽时,房间里空空荡荡,只有竞日孤鸣一人。

其后夙也离开了。

现在这样的火焰延烧至苍狼眼前。他被逼到屏住呼吸,眼前起了热腾腾的雾,可千雪王叔留下的气息又让他神智清醒,如饮冰水。

他并非不知王叔与祖王叔的关系。他也曾在北竞王府有过甜蜜的时光,但这一切早随着这一年的砥砺流离而支离破碎,每一回想,尽皆藏毒,血泪满目。众叛亲离时,他曾经想,那个温暖慈爱的祖王叔可曾真正存在过?若真有过,为何又能从容地推他从小爱护的侄孙沦落地狱,一次次送他去死?孤鸣家再也不剩什么人了,仅剩的亲人,就是仇人。就是这个人,带着昭然若揭的过去的刻痕,他在忍受着一些,但他还在渴求着另一些——若非传功,这一阵火焰不该发作得如此猛烈,可也正是因为竞日孤鸣此刻已是病弱之躯,原本还能忍耐的情热,此刻已足以取了他的性命。一口血咳出,也是滚烫的,落在地上,仿佛瞬间蒸发了一般地融入泥土。苍狼如梦初醒,他将竞日孤鸣一把抱起,在这个瞬间,千雪的气息像是一把利剑,合着发情期的甜香,劈头盖脸而来。苍狼踉跄了两下,胸膛里铁锈味涌动。

竞日孤鸣眼前光影悬浮,他依靠在一个怀抱里,明明只是一年前的光景,却仿佛已是上辈子的事了。这是另一股他熟悉的气息,血缘关系让苍狼与千雪一样,拥有一双蓝色的眼睛,连这股狼气都有些像,只是更为青涩。竞日孤鸣觉得累了,便也不再挣扎,苍狼抱着他,熟门熟路,在北竞王府里奔跑。竞日孤鸣的房间布置还是和一年前一样,苍狼记得他那次去镇守祭坛前,还在祖王叔的房间里放下一碗药,让祖王叔喝完了好好睡一阵,补一补殚精竭虑排军布阵损耗的元气。

但这些现在并不需要。竞日孤鸣衣裳上尽是血迹,晕眩和高热让他气喘吁吁。房间里残留着的一点熟悉香气足以让他心神松弛,凝聚出多余的一点精神思考。苍狼的气息搅进去,他忽然惊醒,一切都是荒谬的,他在微弱地挣扎。

“苍狼,你……”

这张床上,千雪曾与他度过无数个美好的夜晚。现在血与尘土弄脏了房间的地毯,肋下伤口血流渐缓,苍狼的气息插入其中,虽然相似,到底不是同一个人。竞日孤鸣喉中滚热,又吐出一口血。

他处心积虑娇养着的狼崽子确实长大了。

两股狼气互相搏斗。强烈的精神压迫感让苍狼太阳穴直跳,头痛欲裂。

他知道只有一种办法能让竞日孤鸣再活着熬过这次情热,他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了救一条命,只是为了不让孤鸣家,彻彻底底,只剩他一人!

唯一能解除竞日孤鸣身上地狱火煎熬的办法,就是用另一匹狼的气息去强行覆盖,重新标记。

只要苍狼比千雪此刻更强,他自然可以做到。

“祖王叔,你不该死。”

这就是唯一一个救命的办法。

———TBC———

评论 ( 36 )
热度 ( 111 )
  1. 芳菲阑珊琥珀酒 转载了此文字
  2. 圣地的死者琥珀酒 转载了此文字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