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上云

【儒门恶搞乱炖】如何进行一场礼貌的轮框【5】

【5】

远沧溟从巨大的震撼中回过神,开口了。

他迅速地翻到之前的ppt上,指着他对轮框的定义说:“应教授,我认为我这个定义虽然没有区别攻受,但反而更具有普适性。反而是你提出的质疑,太过狭隘。”

应无骞说:“请。”

远沧溟忍着快把自己淹没的羞耻感,努力地模仿平时他看到的墨倾池的神态,冷静地,平淡地说:“应教授,难道你是纯0或者纯1,而不是0.3或者0.2,总之是个0和1之间的数字?”

应无骞眉毛抬都不抬:“我是0.5,请问这又代表什么?”

远沧溟说:“这代表你对我的质疑,其本身就具有局限性。假设在某场轮框中,某个人既要用前面又要用后面,那么难道我们便无法把他代入我的答辩中的任何一种情况?”

叹希奇鼓掌,道:“好贤侄,继续怼他!”

其他观众纷纷对他投注复杂的目光:这还真特么是人家亲叔叔!

远沧溟已经从初步的羞耻走了出来,变得又麻木又镇定,越说越快:“因此你扣我一半分数,这本身就代表你的想法也十分狭隘。”

校友群沸腾了。

“小朋友好样的!怼他!”

应无骞有些吃惊,但他迅速恢复了镇定,说:“既然这样,那我给你的分数应该更低一些。毕竟你增加了多重情况的考虑,但在你的答辩之中并未涉及。”

远沧溟道:“你也……”

应无骞神色自若:“我也没想到。但现在在做答辩的是你不是我,给你评分的是我不是你。”

远沧溟被这个理直气壮的逻辑给惊呆了,一击之下,模仿的墨倾池的神态被击穿,重新露出一两分无措。

墨倾池说:“应无骞,既然如此,我有个提议。”

应无骞挺直身板,脸上挂了一层严霜:“墨教授想说什么?”

“既然你承认思虑有所欠缺,足见此辩题甚难,不妨多请几位教授,一起评分。”

应无骞道:“墨教授下一句是不是内举不避亲?”

墨倾池说:“你若是有此顾虑,我可以退出评分。”

玉离经说:“内亲已避,我也收手,应教授是主评,我请君主任副评,你意下如何?”

一直沉默的龙宿开口说:“两票不易裁决,稍等片刻,再请一人。”

答辩暂时中断,远沧溟喝了一口水,觉得自己腿软而且心累。任课教授中立邪恶,五叔混乱中立,他大哥守序善良,多国混战……虽然说被晾在台上的时间略长了点,但总比让他和应无骞锣对锣鼓对鼓地讨论轮框好。

他的手机亮了一下。

远沧溟点开屏幕,邃无端给他发了个拇指,他回了个爱心,又对墨倾池发了个墨镜微笑。

邃无端眼睁睁看着应无骞根本没坐下去,反而去了玉离经那里。然后他自己被叹希奇给袭击了。

叹希奇坐在应无骞的座位上,身边是墨倾池,墨倾池身后是邃无端。叹希奇觉得邃无端比剑非道似乎还有趣几分,抱着椅背和邃无端聊起了单锋剑的几种写法——原来他竟然是认真的……

墨倾池认真地听,三个人讨论得不错。

应无骞对玉离经说:“你还真是把自己摘得干净。”

玉离经一双琉璃眼睛看着他,温柔道:“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内亲已避,应教授放下私仇,结果更好。”

应无骞微微凉凉一笑。

没过多久,第三位裁判便来了。仙凤调整了下座位,第三位裁判坐在了龙宿与墨倾池之间。

“他倒是十分合适。”

应无骞对玉离经说。玉离经笑道:“为了一个期末答辩出动法学系的系主任,远沧溟这次可以名垂校史了。”

第三位裁判坐定了,和龙宿打了个招呼,和墨倾池简单握了下手。

校友群再次爆炸。

“卧槽?忧患深教授!”

“从裁决这个角度来讲,他和君主任的确都是好人选,可是龙宿教授怎么会想到他?”

“疏楼龙宿,就是让你想不到,比心~”

“楼上OOC了。”

“是因为传说中我R四锋的缘故?我看他偏墨倾池。”

“可是靖教授和墨教授一点不熟,我不信忧教授就和墨教授有往来……”

“你不知道白沙书院和鬼方的事吗?虽然明面不说,忧主任私底下肯定对应教授道过谢。”

“你怎么不说缥缈月学妹?忧教授不打死应教授算好的了。”

“我有个比较吃瓜路的想法……龙首请他不会是因为……”

“因为忧教授怼海蟾尊有一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晕地上!”

“不过一个期末答辩,搞得好像公法庭,也是醉……”

“还是换个话题吧。忧主任是老司机吗?”

“看平教授,应该是吧。”

忧患深脸上看不出什么来,看了看腕表后,说:“还有三分钟。台上这位同学,限你三条之内说出你的观点。”

评论(5)
热度(27)
© 衣上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