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上云

【儒门恶搞乱炖】如何进行一场礼貌的轮框? 番外

番外们。CP乱七八糟。

【1】纸老虎

邃无端被这个复杂的局势给吓到了。

他陪远沧溟回了家,两个人回想起临走之前看到的景象,都有些脸红。

远沧溟欲盖弥彰,到家后把这些日子搜集的资料通通扔掉,跑得乒乒乓乓;电脑里的影像资料全部删掉,又清空了两遍回收站;最后满足地长叹了两口气,平躺在床上,说:“终于不用担心挂科了。”

以他的聪明劲,没人刁难就等于门门稳过,绝不垫底。邃无端陪他躺下来,两人安静了一会儿,谁都没讲话。

这俩以前亲昵相依,毫无问题,可现在不知怎么回事,哪怕稍微靠近了一点,都觉得不太自在——好像是什么帘幕被揭开了一个角又匆匆落下,露出的一点幕后风景已经足够让他们心跳如鼓。纸老虎一击即破,另一些心思好像一颗种子窝在心中,有些痒有些酥,跃跃欲试地拱破土壤,即将生根。

“要么,我们试试?”

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百见不如一尝。当两人吻得模模糊糊,衣领敞开,两具俊秀的少年身体相互厮磨,青涩的肉体开始颤抖兴奋时,邃无端脑海中不期然飘过这句话,然后呼吸急促起来——远沧溟的手伸了下去,摸了两把,盯着他的眼睛,也在微微喘气,说:“无端,你怕不怕?”

邃无端脑子里乱七八糟,点点头后又立刻摇头。他声音很低微,说:“要是被墨教授知道……”

远沧溟想了一下,说:“那就不让大哥知道,不然他训完我再训你怎么办。”

邃无端忍不住笑了,说:“我洗衣服,你收拾床单,我们一起善后。”

远沧溟同意了这个分工。他忽然爬了出去,过了一会儿红着脸拿来了一盒安全套,还有润滑剂——他为了这个答辩,连这些东西都偷偷买全了。

他问:“无端,是你先来还是我来?”

………………

结果还是没瞒过墨倾池。两个光身子睡在一起双双累得忘了善后的小同学被墨教授悄无声息盖了被子,早餐桌上恶补了半节生理课。

这一天远沧溟上学时,他发现他俨然成了学校名人。

“他就是那个从应无骞手底下逃回一命的远沧溟?”

“应教授今天请假了,大概被气得不轻……”

“墨教授和玉教授现在还在君主任办公室里没出来……”

“龙董事和忧主任昨天都去听他的答辩了,好大的面子。”

“你不知道他的演讲被仙凤小姐直播到校友群了吗?现在连转校任职的弦知音老师都知道这号人了,还特地找他们F院的却尘思了解了下情况。”

“还有D校,不知道怎么回事剑子校董也知道了,在朋友圈感慨江山代有才人出,还说要在D门组织双修研讨会。”

“惹,他开玩笑的吧。”

“估计是。听说这个提议被苍教授和蔺教授联手neng回去了。”

远沧溟内心复杂,脸上保持微笑。

早知道蝴蝶效应这么强大,他圣诞节宁愿把自己脱光了送到邃无端床上。

蝴蝶翅膀又扇了几下。

邃无端有些小崩溃。

“沧溟,你的五叔到底是怎么回事……”

远沧溟叹口气,给他发微信:“我五叔非常喜欢清纯不做作天然呆剑法好的人。你尽管打他就好了。”

“……”

邃无端放下手机。叹希奇神采奕奕,托着下巴亲切地看着他,不笑也是嘴角弯弯招桃花:“无端,来切磋一场?”

邃无端开始觉得自己惹上了不得了的麻烦了。

【2】你儒药丸

“真的,你儒药丸。”

意轩邈喝了一口茶,对墨教授故作深沉地叹了一口气。

墨倾池陪他喝了一口茶,问:“轩邈,所以呢?”

意轩邈脸上露出一个得意洋洋的微笑:“所以我已经办好了转学手续,明天我就是你的学生了。墨教授,惊喜吗?”

墨倾池喝了一口茶,意轩邈眼睛闪闪发光,实在可爱。然后他拽着墨倾池的领口,隔着一层茶桌吻了下去。

“你儒妥妥儿药丸。”

意轩邈说。

“你儒专出伪君子,性冷淡,妖艳贱货,和后宫番。”

这是他入学后的第三个星期。意轩邈眼底乌青一片,对墨倾池叹气。

“尤其是你某个同事和他的狗腿子助教。有他俩在,你儒不完,你也药丸。”

墨倾池喝了一口茶,说:“轩邈,现在你也是儒门学生。”

意轩邈软乎乎地趴在桌上:“好吧,我儒药丸。”

“你儒药丸!!!!不!!!!乙烷!!!!!”

意轩邈盯着手里的挂科单,不可置信道:“应无骞竟然挂我的科!”

墨倾池将茶碗扣下,接过他的挂科单看了两眼,站起身:“我去找他。”

意轩邈说:“带我一个!”

墨倾池说:“立即回家。”

应无骞和墨倾池争吵ing。

应无骞说:“他上我的课,倒是没缺过勤,但每次上课都杠我,不挂他挂谁?”

墨倾池说:“你是辩论课的老师,他与你诚心讨论,你竟有此私心?”

应无骞冷笑说:“他期末拟的答辩题目是,儒门药丸,除非撤了我!”

意轩邈不知从哪冒出来:“你最后已经理亏了,所以就挂我?”

应无骞怒而怼之:“意轩邈,不要得寸进尺!”

……最后意轩邈垫底,但他把那些人全部打跑了。

期末修罗场过后,意轩邈掀桌道:“贵儒药丸,我不呆了!”

从此改名叹希奇。

“你儒当真药丸。”叹希奇闭着眼道。

应无骞冷冷道:“你再说这句话,我【哔——】死你。”

——END——

【3】教授们的往事

“墨倾池,你是知道R大学传统的。”

玉离经嘴角含笑。

“所以现在除了我以外,你还得点两个人陪你睡。”

“你不点我可替你点了,这届美人质量还可以,你看那个绿衣服的就挺好。”

“离经,不要胡闹。”

“哎呀,这哪里算胡闹,这算胡闹的话,你以前比我还……你看他走近了……长得真不错,三缺一就三缺一吧。”

“两位找我,有何贵干?”

“这位同学,你知道R大学的传统吗?”

“……知道。”

“若你不愿,不必勉强。离经只是玩笑而已。”

“你就是墨倾池?”

“这位同学,你知道他的名字?”

“新生榜首,自然心向往之。……走吧。”

后续三个人框框框。

应无骞刚进R大学没多久,被这两个竹马级的,互相玩了很久的小司机玩了个爽。

 他很明显是懂然而不会。玉离经着意体恤,墨倾池对他也甚是不错,公事公办十分礼貌地把他玩晕过去了。

应无骞第二天中午才筋软骨酥地爬起来,没说什么,穿上衣服发奋读书去了。

第二次月考,他当机立断地把墨倾池和玉离经玩了回来。

第三次,第四次……

这造成了个恐怖的传说。那一届,这三位包揽了状元榜眼和探花。

墨倾池点他俩一般只打牌或者干脆一起读书讨论。

玉离经看心情决定。

应无骞看体力值。

有这三根胡萝卜吊着,那一届的学生成绩当真是……非常美妙。

——END——

评论(5)
热度(26)
© 衣上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