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上云

【应叹应】【论坛体】《我觉得,我的同事是个智障》(2)

(4)

圣人说,十八岁算成年。

哲人说,成年人的性关系,是每个人的自由。

贤者说,没时间废话了,上车!

我说,这到底是迫不及待还是狼吞虎咽……

我和我的同事同龄,比我的学生们大了不到一轮。作为老师而言,我们算年轻的;但和这些高中生说话,我们又太老了。

我的同事长了一张相当骗人的美人脸。倒不是说美得惊天动地,而是眉清目秀,好似纤纤弱女。换个场所,比如酒吧,遇到他,若是看不清眼神,我大概会十分怜惜地问他要个电话号码。

但托他的福,我想我再也不会对这种美人感兴趣了。

某个星期一的早上,此人穿了高领毛衣。随后几天,天天如此。

我瞬间悟了。

M和他玩得很有分寸,从来不会闹出这种事。所以?

英语课时,我点猫崽起来回答问题。难怪这几天心不在焉,竟然是……

我不由自主地多问了一个问题。

How old……?

他很诧异我居然问这么弱智的问题,但还是回答了。而我在得到答案后,终于放下了一颗心。

我并不想在举报同事和知情不报之间左右为难。

太惊险了。

猫崽心事重重过了一个星期,在此期间,我的同事表现得依然颇为智障。

举个例子。

学生下课放学,他站在窗边。我给他端了一杯茶,说:“你在看什么?”

他把窗帘放下去。我就勉强当我什么都不知道罢。

妙极,我就看你们能折腾多久。

我想了一想。基于此人矜持骄傲欠打的性格,我并没有告诉他一些事。让他慢慢自己发现好了。

不过我还是觉得非常不对路……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

后来我发现,原来是师生年下。

我的世界观有些碎裂。

让我吃点东西压压惊……

(5)

圣人说,年下大法好。

哲人说,还是年上吧。

贤者说,年上年下,就好像西红柿炒蛋和蛋炒西红柿,反正都一锅炖了,分那么清楚做什么?

我很惊诧,我的世界观有些晃荡,我认真地打量了我的同事,用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不把手放在Y的额头上。

五秒钟之前,我说:“他还是个孩子,你悠着点。”

我的同事“哦”了一句,慢慢喝了我的茶,说:“将欲取之,必先予之。”

我:“哦。”

哦?!

我吃惊得说不出话。

原来我的同事还没OOC到天边,这时节竟然还晓得引用《老子》。

我思考了一下。他说得没错,但……

我说:“希望接下来不是‘奉之弥繁,侵之愈急’。”

高三的国文课本害人不浅。

第二个星期,我的同事依然穿着高领,又遮挡了一个星期的脖子。

请叫我半仙,谢谢。


评论(4)
热度(24)
© 衣上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