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锦=饮水冰

【四智中心】一个简单的校园故事(2)

上一次更新还有人记得吗……关于温皇怎么差一票(赤羽那一票)全数当选学生会会长的故事。


(1)


CP不太确定,可能到了最后CP的呈现感是【布袋戏世界观定义下的】好朋友,比如原剧杏默那种赶脚的……

不过天要下雨cp要恋爱,感情到了告个白打个啵也是有可能的。不硬扭,顺其自然吧。

——————

(2)

新组成的学生会的第一次闭门会议。

学生会会长神蛊温皇半躺在正中央,赤羽打开笔记本,坐在他的对面,默苍离和竞日坐在温皇的左右手。温皇看了一圈,满意地说:“不错,各位风度翩翩,仪容俊美,不愧是我领导的学生会成员。”

赤羽“啪”地一下合上笔记本,竞日孤鸣笑眯眯的“会长过奖,你也不差”和默苍离冷冰冰的“只有会长在拖学生会后腿”相映成趣。温皇亲切道:“赤羽大人,请继续记录。”

赤羽说:“多余的夸奖收起来,日后再说不迟。神蛊温皇,快点进正题!”

温皇摇着不知道从哪变出来的羽毛扇,说:“赤羽大人有命,温皇自然相从。各位,本次聚会的正题只有一点,学生会的事务需要人去做,各位可以去自行招人手了。”

赤羽记下这行字,却始终没等到下文。他抬起头,问:“仅此而已?”

温皇疑惑道:“还有别的吗?”

赤羽问:“学生会的架构呢?”

温皇道:“吾恪守诺言,由赤羽大人来安排。”

赤羽的笔差点捏断:“招人标准?”

“看学委和风委的意见。”

温皇换了个坐躺的姿势:“吾需要一个端茶倒水的秘书,其他事情,吾相信副会长的能力。”

赤羽放弃交流,自暴自弃记下了温皇的招人需求。

默苍离头也不抬,讽刺道:“不愧是学生会长。”

竞日孤鸣笑容不变,赞叹道:“不愧是学生会长。”

他好奇地问:“那么,会长,秘书有人选了吗?”

温皇说:“凤蝶。”

竞日孤鸣再次赞叹:“不愧是会长。”

这声赞叹大有故事了。赤羽问:“你认识这位凤蝶?”

竞日对他介绍:“是我家侄子的义女。”

熟悉中国文化的日本留学生赤羽信之介算出了辈分差:“论辈分,是你的孙女?”他不可置信,看向竞日:“她多大?”

竞日屈起指头,算了算:“上次我家千雪带着她来拜年……今年小学五年级吧?”

赤羽震惊:“那你的侄子多大?”

竞日孤鸣饶有兴味:“今年高三——顺便,他是我们会长的结拜兄弟。”

赤羽信之介放弃算辈分。竞日孤鸣提出申请:“会长,我需要两个人手来帮助我开展风纪稽查工作。”

温皇笑而不语,默苍离凉嗖嗖道:“一个高三,一个初二,竞日孤鸣你真是越活越出息了。”

竞日孤鸣道:“一个初二,一个高二……默苍离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啊!”

默苍离继续低头玩手机:“妄加猜测,学习部不需要人手。”

温皇好心替赤羽解说一下:“学委的意思是,他解决不了的问题别人也解决不了,招什么人?他自己解决得了的问题,那还要什么人?”

竞日恍然大悟:“有道理,”他说:“那我们要不要一个医学部的后勤?”

默苍离说:“你真愚蠢到了让学生会会长做后勤?已经很糟了,还想变得更糟吗?”

温皇兴致勃勃:“义不容辞。”

竞日说:“不了不了,当不起。”

赤羽忍无可忍:“你们说正事!”

……

大半个小时的闭门会开完,赤羽的笔记本里第一次出现任性放飞的草稿对话体而非条纲清晰的会议记录。

他从头看到尾,字里行间,满纸的“无良资本家任人唯亲,雇佣童工”!

最后学生会对外的第一份招新的公告节选如下:

“……在这里,你能提升自主工作的能力,和培养一流的耐心。”

发到bbs后,得到的典型回复如下。

“这不是赤羽副会长的文风吧?”

“副会一向有一说一,这个强调耐心的……莫非是风委出笔?”

事实上也没猜错,赤羽主笔,竞日润色,默苍离评论:“全讲实话了还有人敢进学生会?”温皇看完了直接签了“通过”。

bbs上的讨论还在继续,不知道是哪个好事者把这届学生会成员的正面大头照发了出来。

“冲脸报名。”

“为脸报名+1。”

“别拦我我要去学委门下!”

“给副会长打call!”

“大型追星现场,你们这是进学生会还是追爱豆……”

“没区别,进学生会是为了更好的追爱豆!”

“你们是不是还要做应援牌啊?!”

“这倒不用,团饭带一副飞行棋,四个颜色就都有了……”

报名居然很踊跃。

与此同时,学生会大门被轻轻敲了两下。

进来的是两个小孩。一个黑衣蓝眼,有点儿腼腆,另一个穿得雪白长得粉嫩,像个瓷娃娃。两个人都背着小书包,一副优等生的模样。

值班的竞日孤鸣:“哎呀,小苍兔带客人来了。”

俏如来先叫默老师,然后解释:“开学重新分班,我和苍狼被分到一个班了。”

放学时听苍狼说他要来找祖叔叔,俏如来就来找老师,顺路,还正好赶上就是竞日和默苍离值班。

神奇的运气……竞日把苍狼拉过来坐下:“乖苍狼,帮忙扔个骰子。”

默苍离不甘示弱:“俏如来,你也来。”

这局完了,打成平手,苍狼问竞日:“祖叔叔要苍狼做什么?”

竞日循循善诱,雇佣童工:“也不是什么大事……”

俏如来对默苍离连敬带爱还带一点怕:“老师,这是我今天的作业。”

默苍离一边看学生的作业一边指点。初二的小孩已经很聪明了,但默苍离是数学系,而且专业是最不接近人情的理论数学,俏如来听他讲课,感觉思维跟个面团似的,被老师揉来捏去一会儿拽长一会儿搓扁,轻轻松松发一身大汗。

默苍离:“再讲一遍。”

俏如来:“……是,这道题我的思路是……”

竞日孤鸣都有点同情俏如来了,他悄悄咬苍狼的耳朵:“苍狼,祖叔叔只跟你说一条。”

苍狼不解,竞日孤鸣郑重说:“不要早恋。或者早恋也可以,别影响学习。”

俏如来总算讲完了题,一回头,苍狼的脸红成辣椒:“祖祖祖祖叔叔!”

竞日孤鸣叹气:“别啊,苍兔,祖叔叔白白被你叫老了。”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184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