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锦=饮水冰

【千竞】学医救不了苗疆人番外:罗碧他总是后知后觉

本子卖完了,番外放出来。

时间乱序。

(1)

三杰结拜现场。

千雪情绪激动,慷慨激昂:“我,千雪孤鸣,今日与神蛊温皇、罗碧两人结为兄弟,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皇天后土,实所共鉴!”

罗碧:“我也一样!”

温皇:“顶楼上。”

千雪:“你们太省事了吧!”

(2)

结拜之前叙过年齿。

千雪抢先:“藏仔!温仔!”

温皇笑而不语,藏镜人心想,看在这个便宜三弟最小的份上,让他喊去吧。

(3)

三人约定,谁先脱团,谁就要把老婆带过来给另外两个掌掌眼。

有儿女了就指腹为婚,男孩子就结拜为兄弟,女孩子就是姐妹。

到了最后,什么指腹,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罗碧后知后觉,那两位的内子若是能指“腹”,得是医学史奇迹。

(4)

千雪闻书而色变,藏镜人略好,但也不爱读书。

千雪对他诉苦:“我王叔喜欢罚人抄书。”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模样。

是以,罗碧还没见过北竞王,他脑海中的竞日孤鸣,首先就是个橘子皮脸的白胡子老头。

大概还喜欢罚人手板子,难怪千雪成天逃家。

很多年后,忆无心说:“北竞王一定是个很温柔的阿伯。”藏镜人抱着无心,心中愉悦。

“不愧是我的亲生女儿,连第一反应都这么像!”

醒醒,好摘滤镜了。

(5)

千雪学医了。

千雪没有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反而开始认真地看起了医书。

藏镜人以为世界颠倒,忍不住问温皇:“千雪最近受什么打击了?”

温皇摇着他的扇子:“千雪恋爱了。”

藏镜人震惊了。

藏镜人说:“好你个千雪!浓眉大眼,居然背叛革命想脱团!”

(6)

很久很久以后,千雪在外面喝酒,藏镜人陪他一起。

这家酒楼新来了个歌女,是个中原来的小姑娘,清清秀秀,抱着把琵琶唱些中原小曲。

若是寻常时候,千雪根本不在乎小姑娘唱甜还是咸。小姑娘抱着琵琶,到酒桌之间收银钱。千雪给的多一点,歌女柔柔怯怯,转轴拨弦,特别给他唱了一曲。

歌曰:“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是昔人非。”

曰:“若为留得堂堂在,且更从教缓缓归。 ”

曰:“已作迟迟君去鲁,犹教缓缓妾还家。”

千雪的这杯酒没喝得下去,全浇在了自己的领口,淋淋漓漓洒在桌上。他问歌女:“你在唱什么啊?”

小姑娘脸红彤彤和他讲典故,讲得一颗芳心砰砰跳。千雪脸色古怪,又像笑,又像很生气。

他捡起自己的刀就站起身:“藏仔啊我回家一趟!”

藏镜人:“???”

他到底错过了什么!

(7)

千雪勇敢一把,吞吞吐吐说他的意中人在北竞王府。

罗碧恍然。

难怪千雪就算被王叔压榨得极惨,还是一趟趟往苗北跑。千雪不是抖M,那北竞王府里难道还有蜜糖不成?

千雪说藏仔啊,我们是兄弟,当时说好了怎么样的现在就怎么样。可是对方不好出门,我就带你上门看看他——

罗碧豪爽地拍他肩膀:“好兄弟!我要给弟妹准备点什么见面礼!”

弟妹。

千雪脸绿了。

(8)

常年累月不出门的除了北竞王,还有他身边的冰心珊瑚。

罗碧第一次进北竞王府,先为王府奢侈惊叹了一下——这等华丽布置,甚至超过了苗王宫;然后他被北竞王的年纪和长相震惊了一下,这和白胡子老头差距未免太大!竞日孤鸣笑如春风,对苗疆战神直说百闻不如一见,千雪眼巴巴看着好兄弟和王叔会面,一个劲儿给藏镜人打眼色。

藏镜人莫名其妙,眼光直往竞日孤鸣身后的两个侍女身上看。

能在北竞王爷身边伺候多年的侍女也不是普通女孩子了,举止温文,知书识礼,颇有大家闺秀的气度。藏镜人实在确定不了哪个是千雪的爱人,又看了一眼千雪。

千雪瞪大眼睛回看。

藏镜人不明所以。

竞日孤鸣眼看着这出眉眼官司在他眼前如火如荼,心思转了一转,似有所悟。他微微咳嗽站起身,托言身体懒怠,虚弱无力——“千雪,扶小王一把。”

千雪一边嫌弃一边去扶。藏镜人犹豫了片刻要不要陪着兄弟孝敬长辈,忽然心中一道闪电噼里啪啦闪过。

千雪他学医啊!

他是为情学医(温皇语)啊!

事实真相太残酷,藏镜人瞠目结舌。

但竞日孤鸣已经开口了:“将军是苗疆战神,却也是千雪的好兄弟,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他的称呼改得极快,慈祥和蔼地问藏镜人:“世侄,可要什么见面礼?”

世侄。

千雪脸又绿了。

(9)

藏镜人好不容易有一点接近真相的机会,一句世侄又让他掐死了猜测。千雪后来找藏镜人问他怎么样,藏镜人沉思片刻:“千雪,你眼光真好啊。”

千雪得意:“那是。”

藏镜人问:“是穿红还是穿绿的?”

千雪大惑不解:“啊?”

藏镜人耿直地:“你不是为了治好北竞王去换他身边丫鬟吗?!”

千雪沉默了。

千雪感到心累。

千雪说:“藏仔……”

他打出了直球:“你觉得,我王叔,怎么样?”

(10)

“然后呢?”温皇摇着扇子问。

藏镜人一脸白日见鬼:“除了认了还能怎么办。千雪这浓眉大眼的……”他忽然醒悟:“你怎么一点都不意外?!”

他匪夷所思:“你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温皇避而不答:“好友,这无关紧要啊。”

藏镜人深吸一口气。

藏镜人想暴打温皇。

(11)

藏镜人见完了北竞王,下面就是温皇见。

千雪对温皇说:“温仔,其实你已经见过他了。”

温皇点点头,毫不意外,甚至夸奖了一句:“千雪,你好眼光啊。”

千雪想说温皇第一反应和藏镜人一模一样,莫非也搞错了,但他看着温皇半遮半藏的脸,第六感让他把这句话噎进了喉咙里。

气氛凝滞了片刻。

温皇悠然自得,打破沉默:“好友,我现在应该表现得惊讶一下吗?”

千雪艰难地:“…….不,不用了。”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291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