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竞】非典型性色诱


好久没尝试这个CP了……不知道为什么,提到默竞,我想到的只有亲吻。没错,就是亲吻。言语伤人,不妨亲吻;咳嗽作恶,不妨亲吻。就很像那句歌词:“一吻便颠倒众生,一吻便杀一个人”。

来自墨家矩子的吻。

warning:只是片段,前因后果不明。为什么是对方or为什么会有箭头,有空再写。

——————

默苍离问:“要一试吗?”

语调如常。

天下诱惑分很多种。金樽美酒,玉盘珍羞是一种诱惑,美女宽衣相就,柔情蜜意是另一种。金银满头,罗绮遍身是一种诱惑,权倾天下,一呼百诺是另一种。

酒色财气,皆迷人眼。竞日孤鸣心想,那么多人会在这样低劣的罗网中沉沦欲海,那是因为没有一人曾被墨家矩子引诱过。

除了他。

天底下一等一的诱惑连襟袖都没有凌乱分毫。默苍离神情纹丝不动,姿态也不见松懈。

只有一支白玉一般的手指在他自己的唇上轻轻点了点。

————————

默苍离有殊色。

骨相极秀,皮色也好。远而望之,如见清水碧琉璃,莹莹在目。只是清水微寒,琉璃避尘,迫而察之,不似人间之美,未免令人却手。

何况更有钜子舌作祟,墨家矩子白白美了这么多年,却很少有人端详他的容貌,作出什么公正的评判。

锋利的唇舌本身是软的,带着盈盈的水色。竞日孤鸣曾被这双唇毒害甚深,此刻让他换一种目光再看,初时竟有些不惯。手指点在唇上,有个似有若无的凹陷。唇色不深,略微缺了一点血色,是淡淡的樱色,如果这双唇在吸吮中吐露出细微的喘息,如果它能被揉弄得更加娇艳……如果,如果竞日孤鸣去吻一吻默苍离,北竞王去吻一吻墨家矩子,如果去吻一尊琉璃像,去用嘴唇抚摸过那双嘴唇。

他不仅仅是心胸激荡,而且颊上漫起了红晕。

这种色诱明明不显山露水,可分明天罗地网。

到底是诱敌以弱,还是示敌以诚?竞日孤鸣在电光石火间想出无数种可能,但最后所有推论严密的逻辑都被一件感性的事推翻。默苍离在引诱他,而世上并没有任何筹码值得墨家矩子这么做。因而他可以暂时的,本能的,按他的第一反应去做,去以唇齿试探,去考验默苍离的考验——

“默苍离,你真是吃人够够。”

这句话说得含糊不清,唇间相触时,含笑的声音喃喃吐出这样的抱怨。起初是唇瓣厮磨,柔软得不可思议,是温暖的……这就好像杀人的刀有温度一样,令人着迷。然后是更深的一层,舌尖调皮,叩了叩矩子的齿关,像是在叩一扇门。主人门扉微启,不曾紧闭——试探有了结果。这个吻渐次加深,灵魂蒸腾。是默苍离在吻他。或者是他在亲吻默苍离。这个认知带来的战栗感燃起了另一个层面上的兴奋,正是这种兴奋才令人骨酥神软,意荡神驰,让人想到了另一些东西。从袖中伸出的手腕,半松开的严实衣领,落下两缕的长发……一切让矩子看上去不那么矩子的细节,零零星星想象片段在脑海里化作火焰。两人吻到分开时,有些事情变得敞亮了。

分分毫秒,气息交融。默苍离对他说:“用思考代替发问,用推理代替臆测。我原以为你对人的正面情感有基本的合理判断?”

“默苍离,那小王的推理并没有错。”

“过来一点,你的推理可以得到验证。”

再过来一点。他们已经靠得很近了,再过来一点。

“你是故意的。”

“因势利导。你现在还有反悔的余地。过来一点,你可能会从此被我控制;你也可以选择离开,你的推理就永远没有答案。”

这花瓣献技,花粉遍地。

唇舌泛着初吻过的水光。苗疆不产茶,贡品都是从中原而来,翠影碧岫,苦后回甘。默苍离神色不动,他在说“反悔”,在说“控制”,是苦的。但回甘却一点点漫涌上来。

竞日孤鸣目不转睛看他,过了一瞬,果然再进一步。他重新吻了默苍离:“先生大才,小王……请招。”

这就是一起简单明了的非典型色诱案件的始末。

——END——

另,一个小片段。

日常相处。

默苍离这次来苗疆,带了许多苹果。

红艳艳黄澄澄的苹果,有的口感绵甜,有的清脆可口。吃了一个还有下一个,喂完这个还有下一个,无穷匮也。竞日孤鸣原本怀疑其中有阴谋,但默苍离喂且只喂他苹果,一直喂到竞王爷看到苹果脸色就绷不住,他提出了疑问。

“默苍离,你很喜欢吃苹果?”

默老师面不改色心不跳:“我觉得你会喜欢吃。”

苗疆没有竹子,不长大熊猫和小熊猫。但中苗友好后,作为两国邦交的礼物,一只黑白分明憨态可掬的大熊猫,和一只红棕相间,尾巴蓬松的小熊猫,千里迢迢被运到了苗疆。

苍狼坐在王座上,看到了小熊猫。他勉强端着苗王的威仪,憋着笑收下了这份国礼。

千雪就比较不留情:“哈哈哈哈哈这小东西应该给王叔养!”

小熊猫被金池养在了王府后花园,竞日孤鸣经常去逗它玩。

他问养小熊猫的匠人:“它吃什么?”

匠人不知就里,答曰:“苹果片。”

竞日孤鸣:“……”

竞日孤鸣和小熊猫大眼瞪小眼。

竞日孤鸣说:“好啊默苍离!”

——END——

评论 ( 39 )
热度 ( 164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