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应】入幕之宾(四)

幕四 

那便是秋榜了。

儒门有春秋宴,宴上最令人瞩目的当属芍药与芙蓉的去向。按照惯例,春榜第一得金带围,秋榜第一得白芙蓉。既是扣韩琦芍药,李固芙蓉之旧典,也是凑成一双金玉,贺榜首将为儒门栋梁。这样的祝福与寄望,非儒门掌教不能予,开得最好的金带围与白芙蓉,将由掌教亲自选中,簪与榜首。

诚如玉离经所言,这支金带围在春日宴上,由儒门的正御簪与了墨倾池。

园中鸟,多嘉声。 春风骀荡,曲水流觞,儒门英才皆聚一席。珠玉倾座,芳菲满堂。此地既有丝竹管弦之盛,又有修竹茂林之景。芍药盛开,已是人间四月,桃李暂歇,杨柳却是青翠如洗。

上座除应无骞以外,自然并无他人。儒门重礼,按旧例,即使学子们并未听过正御的课,也得称他座师。同届春榜,即互为同年。

酒倾之时,弦声亦发,奏起《鹿鸣》。儒门悠悠传世千百载,外人或觉礼仪繁缛,筵席之间,人人颇有拘谨,不如道门崇尚自然,能得休闲趣味;然而以礼仪度之,则规矩严明,上下有分,诸事可得章程。若非礼崩乐坏之时,如此便是儒门赖以传世之内核。曾有人说堂堂儒门在苦境势力衰微,人才凋零,甚至说已不足与才人辈出的道佛两门相提并论。其实,若是现世动荡,则民心偏向宗教,祈求死去能入净土,来生得一解脱,这是无可非议,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儒门人崇尚圣人所言“未知生焉知死”之说,专注现下。便是苦境极苦,民生多艰,也要在有限的生时,将“仁”之一道贯彻并传播开来。便是人说儒门式微,不过挣扎得活,为首之掌教也要四方求贤,如《鹿鸣》古音所歌唱的那样,“我有嘉宾,德音孔昭。视民不恌,君子是则是效。”

诗经悠悠如此,正合儒门正御之意。是以他酒水不过略略沾唇,便放下酒杯,端坐上首,看下方的年轻士子了。

“正御似乎在看你。”宴席上吃饭不过略做样子,玉离经放下手里的糕点,琉璃眼瞳微微一闪,借着酒杯阻挡,低声对墨倾池道。

他比墨倾池晚来半年,并不知晓墨倾池入门那段公案。那次面试的“事故”,新生之间也就流传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很快就因为后续无力而无人多提。毕竟口舌之辩论输给正御,对任何一个儒门学生而言,都是毋庸置疑之事,墨倾池若是能得胜,那才是石破天惊大新闻。

墨倾池抬眸片刻,面色波澜不惊,道:“他似是在看你。”

玉离经笑道:“榜首在此,正御目不交睫,怎会专注他人?”

墨倾池从容道:“或许他是在提前看秋榜榜首。”

“……谢你吉言。”

“离经不必妄自菲薄。”

被两个小辈如此悄声谈论的儒门正御内心作何感想不得而知。《鹿鸣》已至尾声,衣着锦绣的侍人奉上两尺水晶盘,盘中自有刚剪下的金带围数朵,流光溢彩。应无骞站起身,其他儒门教授们纷纷随之起身,一时寂静肃穆,学生们亦纷纷放下手中玉箸,站了起来。

或许儒门学生都在梦想着此一刻。能在众多师长同窗面前,得到这一朵紫袍金带的芍药花。

其时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墨倾池站定在儒门现任掌教面前。两人靠得近了,芬芳中自有威仪的香气,从飘拂的绿袖中逸散而出, 应无骞将芍药花簪于墨倾池的发鬓间。

他仿佛无心,轻声问:“可有字号?”

若说儒门掌教竟不知这届榜首墨倾池有无字号,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可若当做这只是明知故问的消磨时间,又未免太不了解应无骞的性格。

老老实实回答了,似乎太过笨拙。倘若直接揭穿应无骞知道,那还不如立刻离开儒门。然而,若是油滑一些,道一句:“字号与否,由正御定夺。”那就是自作聪明的蠢人。

碧绿如玉的柳枝在墨倾池眼前微漾。应无骞问了这个问题,抬眼看了他片刻。

墨倾池已是弱冠之青年,而应无骞犹然如当初之年貌。武学修炼至深,是真可以年华久驻的。初见时曾以为这位儒门正御年纪甚轻,现在看来,他目光幽深,内中或许是几十数百的年岁了。

在此一瞬间,芬叶披动。

墨倾池望了这位已许久不见的座师一刻,目光倏尔变化。他缓缓道:“已有字号,云天望垂。”

能当上榜首的,何曾有过笨人?

这等反应不出应无骞预料。他玩味一般,又低声重复了一遍。

“云天望垂——墨倾池。”

是名为咒。柳枝细软如丝,而比柳丝更为游荡无依的事物,则被人握在了手中。

两人不再多说什么。应无骞仿如无事,接下来的冠冕堂皇语句,无非勉力奉劝求学而已。

事后玉离经托腮深沉道:“正御果然是在看你。”

墨倾池将金带围摘下,放在书案前的砚台旁,道:“那又如何?”

“不如何。”

玉离经微笑道:“墨君,听闻吾儒门春榜发榜后,除了折芍药之外,另有一折花风俗?”

——————

韩琦芍药,李固芙蓉:金带围的典故,前章有写。

李固芙蓉:《酉阳杂俎》中记载,李固言遇一老姥,言郎君明年芙蓉镜下及第。明年果状元及第,诗赋有‘人镜芙蓉’之语。

这一章反复运用了南朝鲍照的《春日行》诗句。

“献岁发,吾将行。春山茂,春日明。园中鸟,多嘉声……弦亦发,酒亦倾……芳袖动,芬叶披。两相思,两不知。”

埋藏的最后一句才是重点_(:з)∠)_

评论 ( 9 )
热度 ( 27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