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错刀】【恶搞】这位郎君,你的东西掉了

五个段子。玉应玉,叹剑叹,以及墨邃。

脑洞清奇,各种女神来串场了。

【1】

玉离经曾与应无骞共舟同饮,一论时局,回来时江波翻涌,一个浪把玉离经卷下了舟,不见踪影了。

待应无骞站在舟沿时,一个极为美妙的女音对他道:

“这位郎君,你可是丢了东西?”

那名美丽的女子凌波江上,皎若太阳升朝霞,灼若芙蕖生绿波。应无骞的姐姐自幼被誉为有洛神之姿,没想到今日他能见正版。

应无骞坐了回去,道:“丢了我晋丞相。”

洛神微微一笑,清丽不可方物。她纤手一扬,问道:“应郎,你是丢了左边这只刚刚接任家主,待字闺中的琉璃儿呢,还是丢了这只打仗赢了,一脸镇定地踏折了木屐齿,回家就和你弹琴相贺的玉相?选了一个,另一个就要消失。”

两个玉离经面容几乎一样,其中一个微有稚气,另一个已经琢磨如上好美玉了。

应无骞看了一轮,对洛神正色道:“洛神何出此言!我晋丞相岂是区区一时便能框定的?他弱冠出仕,接任玉家,即有名望,而立之年,乃拜中书令,平定北地,于我晋社稷可谓柱石撑持之功,岂能容你这般玩耍嬉闹!”

洛神十分懵逼道:“应郎,这就……我就开个玩笑……”

应无骞十分不悦,道:“丞相就是丞相,恕吾无法选择。他们都是,还请洛神为社稷略微考量,将他们都还回来吧。”

洛神掩面片刻,放两个玉离经回舟了。

后来湘夫人远道而来做客,听了事情原委,恨铁不成钢道:“你怎么又被凡人蒙?”

洛神嘤嘤嘤:“他怼我……”

湘夫人道:“不是我说,你脾气也太软,好好一个黄花大闺女,被人当别人嫂子误解了百多年也不还口……”

洛神嘤嘤嘤:“就……那个才子夸我美,我就……”

湘夫人坐下来喝茶,道:“算了,我们湖南人,吃辣在行,最不会吃亏。外子说过,对付一个人最好的办法是,让他吃喜欢的东西噎着,撑到吐!”

(遥远的湘君:“我不是我没有,我没说过啊夫人!”)

于是应无骞被两个玉离经给撑得差点吐。

没毛病。

【2】

邃无端出身掖庭,是戴罪之身。墨倾池即位后,偶然遇到了他,赦免了他从祖辈传下来的罪过,又让他与自己同游山水,与他同卧一床绣被。行至楚地,墨君做了一个梦。

巫山神女飘飘渺渺从云雾间走来,眉目皎皎,如同月光。她柔声道:“这位陛下,你可是丢了什么东西?”

墨倾池道:“不曾。”

巫山神女不满道:“来点套路好吗?陛下,这时候你应该说,我的确丢了东西。”

墨倾池冷漠脸:“我先醒了,再见。”

神女气呼呼:“我见过的楚王和皇帝也有好几位了,就数你最难搞——好吧,话不多说,我也不是来和你困觉的——陛下,你掉了的,是这位有留侯之功,将助你稳固社稷的玉皇后,还是这位面如冠玉,将为你铲除世家献计的应皇后?”

墨倾池道:“我没有皇后。”

玉离经微微一笑,在神女的左手边对他一眨眼。应无骞面色冰冷,正襟危坐。

神女道:“哎呀,哎呀,哎呀。看陛下这么诚实,两个皇后都送……”

墨倾池迅速道:“不必了。”

神女十分不满地撇撇嘴:“陛下到底是有多不想娶皇后!我咒你的两位皇后百年好合双双把你扔过墙,不谢!” 就这么走回了巫山的云雾中。

墨倾池从梦中猛然苏醒,额角居然有冷汗。

邃无端迷迷糊糊揉着眼道:“陛下?”

墨倾池有些睡不着,想了下,往玉家新婚的礼单上多添了一支珊瑚宝树。

【3】

玉离经归隐一月有余,白衣佩玉,路过湘江。

湘夫人乘桂舟而过,见到玉离经,停下了行船,问道:“这位郎君,你可是丢了什么东西?为何眉间蕴含愁思?”

她满身香草,是楚地神话中养出的神明。玉离经道:“我所遗失的人与物,夫人是难以寻找的。”

湘夫人一步步地从江上踏波而来,带来环佩摇动的声响。她好奇道:“是一个爱情故事吗?”

然后她细细地看了看玉离经的脸,恍然大悟道:“你就是晋的前任丞相。”

玉离经微微颔首,湘夫人继续道:“守妻丧?”

玉离经再度点头。湘夫人感叹道:“没想到千载以降,还有这样感人的爱情故事……”

这就是误会了。湘夫人爱吃辣,最热爱的却是感情八点档,大约是湘君经常约会误点的缘故,湘夫人颇有怨念,见到感情故事总是不吝成全一把的。

她道:“不就是去问问大司命嘛,你等等。”

玉离经目瞪口呆地见湘夫人拍拍手,满意地对他问道:“这位拯救了一个王朝的前任丞相,你丢的是这只新婚之夜握着刀和你论辩终夜的阿獬呢,还是这只病重时和你讨论棺材里放几两香的应郎?快点决定,不然就都送你了。”

“……”

“后来呢?”

“如你所见。”

玉相销了妻丧假,回来上班了。个中缘由说出来没人信,除了狸奴。

【4】

叹希奇想做这件事许久了。

有一天天气略微有点热,正是下水的好时节,他终于如愿以偿,把喝了点酒的剑非道扔下了水,随后一边准备救人,一边等神女出现。

洞庭湖上一片风平浪静,素月分辉,顷刻之后忽地溅起浪花千层雪。一位额上有一对小小龙角的宫装美人伴随着细细丝竹声出现在他的眼前,身着鲛绡的婢女们侍奉左右。洞庭龙君之女现身湖上,声音泠泠,道:“这位郎君,你似乎掉东西了。”

叹希奇点头,道:“我丢了一个人。”

龙女似乎很想吐槽什么,但还是忍住了,她手一招,先按套路来,例行公事道:“那么,你丢的是这个玄米饭团剑非刀,还是这个糯米汤圆剑非道呢?”

叹希奇道:“无论是剑非刀还是剑非道,都代表了这个人的一部分,如何能分开?还请龙女将两人都还给我吧。”

龙女脸上出现了井字。她忍了又忍,忍了又忍,最后忍无可忍,道:“狸奴啊,你以为洞庭湖是圣杯,由着你许愿吗?”

剑非刀黑衣飒爽,剑非道白衣胜雪,叹希奇盯着不挪眼,道:“平生也无他愿。”

龙女喃喃自语道:“你特么还把人扔下水……”

她离过婚,最讨厌的事排行第一的绝对是家暴。然而叹希奇十分执着,一副要不到两个剑非道就跟着跳下去的驾势……龙女觉得十分头痛,对他摆摆手,好歹棒读着把台词念完了。

“你很诚实,作为奖赏,剑非刀和剑非道都送你了……哼!”

鼓乐又起,龙女回宫。

船上醉酒的剑非道呛了点水,和剑非刀一起慢慢苏醒了。

他对狸奴的第一句话是:“是你把我扔下水的?”

“呃唔我可以解释……”

于是双打一番,狸奴心想还是一个剑非道好……

【5】

四位女神打麻将中。

湘夫人道:“还是玉郎好说话。”

龙女冷哼道:“把人扔下水,活该哦。”

洛神道:“他怼我是不是因为我让他想到了他姐?”

巫山神女扔出个小牌,道:“现在女神艳遇的戏码越来越不吃香了,都怪这群基佬!”

洛神道:“汉江妹子说她的玉佩已经送不出去了。”

湘夫人道:“还是内部消化来得好。说起来,既然是一群基佬,不考虑下次让外子出马么?”

(遥远的湘君:“我不是我没有,放过我啊夫人!”)

哗啦啦的洗牌中,披着薜荔戴着花环的山鬼忽然来了。

龙女让了个座。

山鬼一脸奇异道:“前日我下山,我家文狸叼到了个美人……”

龙女瞧了瞧脸朝下埋在文狸柔软皮毛中的人,道:“这个美人我见过的。”

山鬼拍拍手,艳丽的脸上满是天真,十分无辜道:“文狸叼了他,一个白衣的道士跟着追了过来。”

湘夫人停牌,饶有兴致问道:“然后呢?”

“我就坐在我家豹子上,问他你丢的到底是意轩邈呢,还是叹希奇?”

洛神道:“这么说他选了意轩邈?”

山鬼用手摸了摸下巴,郁闷道:“不,他谁都没选,下山了……”

一阵沉默后,湘夫人道:“男默女泪。”

洞庭龙女道:“有仇报仇,倒也是个妙人。”

洛神忧愁地看着叹希奇,道:“那可怎么办?”

山鬼拍了拍文狸,道:“凉拌,等会儿我送他下山。”

巫山神女拍出个牌,道:“叒是个基佬!”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78 )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