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锦=饮水冰

【儒门恶搞乱炖】同人本大作战(5)

Warning:这篇文是远邃远的CP,详情请见http://yinshuizhibing.lofter.com/post/1e2ec784_d81462f 礼貌轮框的番外篇。

上一篇:同人本大作战(4)

本篇停更。儒门剧情太毒了。

 

(16)

论坛十分混乱,一群人大骂:“当事人?特么道门卧底吧!”

“又是个看脸的!”

“我们R校到底什么魅力,D校挖墙角挖上瘾了是不是!”

“还有F校!我校弦教授跳槽,你们到底给了多少薪水!有没有使美人计!说!”

群情激愤。

想来也是,三校学生对自家母校都充满热爱,关上门内斗贵乱是一回事,涉及到疑似本校学生外流公然在论坛向...

【儒门恶搞乱炖】同人本大作战(4)

本章有龙剑哦。以及,所有猜三位教授当年出本轮框了儒门大佬的,请自罚三杯XD


上一章

(12)

叹希奇拿到了这个本,大乐。

别人瞧不出来作者是谁,他倒是看得准——就他被赶出R校一事,当事人知道的总是比其他人多一些。这个本写得春秋笔法皮里阳秋,叹希奇心想墨倾池竟然能写这种文,真是大开眼界R校药丸!

论坛兵荒马乱,叹希奇十分手痒,十分想出本。然而他手残,生理意义和同人意义上都是。画画火柴人,写文干巴巴,连个长评都会写成哼切呸,实乃人间惨剧。

不过门关了自然有窗开着,谁说纪实文学需要文笔?叹希奇一边接剑非道的电话:“恩……当年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就听说墨教授亲自去拜访过应教授的姐姐...

【儒门恶搞乱炖】同人本大作战(3)

上一篇


(7)

远沧溟掀桌后连续几天,邃无端都听到他睡觉磨牙。幸亏他成绩一直很好,就算复习时撞到了这件事,也不过是从年级前十变成了前百。最后一科考试一结束,他奋力拨开层层围绕跟学弟学妹们兜售抹布当课教授同人本的学长学姐,冲向邃无端:“无端!走!我们去查那个什么古早大神是谁!”


其实他内心早有怀疑,实际上也猜得十分正确,但他天性纯良,不到证据确凿就不会一口咬死一定是谁。邃无端一头雾水:“不是,沧溟,我支持你报仇,可是这怎么查?”


远沧溟一笑,露出一口夜夜被磨得蹭光瓦亮的雪白牙齿:“大神也有黑历史,我就不信他没露出蛛丝马迹过!”


他上网发帖,真心诚意求这位太太的古早本,就...

【玉应】记某次不上台面的互相嘲谑

美妙的早晨。让我写个存稿箱里的小梗。
——————

很久以前,玉离经与应无骞叹希奇泛舟江上。舟中小婢一,清伎一。小婢熟水性,清伎善舞蹈。

吴越之民熟识水性。五月五日,富室刻木做龙舟,载美姬,婆娑舞蹈于其上,浪起翻涌,女子不摇晃半分,观者如山。眼前清伎也是如此。小婢吹笛,美人且歌且舞,仙仙如欲凌波随风而去。

于是饮酒悦甚,此儒门之乐也。将至半酣时,遂有佻达之举。应无骞曰主事可借我腰间杂佩,可系美人腰,免其飞升。

玉离经欣然解佩,却问正御为何不系我?

“主事体沉,料想不必。”

叹希奇不觉笑出声。玉离经迅速反击,若无其事,当着叹希奇的面,对应无骞说了四个字。

应无骞哑了。

玉离经以为自...

【儒门恶搞乱炖】同人本大作战(2)

前篇:(1)
(5)

“【交流】大家都来聊聊自己收过的印象深刻的同人本吧!”

这是R校论坛的系列楼之2333栋。无数学长学姐在这里repo本,求本,时不时某些楼层就会莫名其妙消失——大概是被查水表了。

按规矩,进此楼全部匿名,不扒马甲。吐槽先上本封面照片,允许拍雷,不许无的放矢,乱上人参。关于此楼传言甚多,其中一条就是教授学生无一幸免,全部都混,外校也时常有慕名而来看本repo的,另一条则比较恐怖,听说龙董有权限看所有匿名!不过传言就是传言,至少明面上,龙董没有任何表态……

这是个某种意义上最能体现R校师生混乱邪恶本质的帖。远沧溟一进帖,看到有人赶在他前面拍了这个什么《神貂侠侣》的本封面...

【墨应】饮水冰二则

我现在马甲的来源。

是这样,我在萌什么CP时就会改一个和这个CP相关度很高的马甲。举例的话就,以前我叫琳琅锦,琳琅者,琦玉也;锦绣者,绮罗也。现在这个饮水冰的名字,是因为我萌墨应。

感情之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但是墨应本身就很冷,底子是冰的,所以饮水时就是在饮冰,饮到胸腔都冷了。

以晚唐诗之多情刺这对的无情,也是我不止一次做过的事情了。


由于写作时间缘故,二设不符合原剧。姑且做Paro吧。


【画楼相望久】

“那个应无骞,好像一直在看着你。”

墨倾池虽然年轻,可沉稳持重气质宛如天生,自然而然地身边便有了很多追随者与好友。朋友们性格各异,有些格外敏锐又开朗风趣的,便窃笑着拉...

【墨应】入幕之宾(全)

年龄差操作。小墨x大应。

——————————————

“谢安与王坦之尝诣温论事,温令超帐中卧听之。风动帐开,安笑曰:‘郗生可谓入幕之宾矣。’”


幕一


墨倾池十五岁时,他以一种理所应当的姿态,踏入了儒门的门槛。

寻常人的十五岁大抵是调皮捣蛋的时候。或者用另一种温柔一些的形容,就是意气风发,前途无量。墨倾池的十五岁,犹如松柏初生芽,纵然是新翠一点,但那种磅礴如山海的气势,已然和同龄的孩童并不一样了。

“你看看隔壁家的墨倾池!”

他出身清贵,乃俗世中的乌衣子弟。攀比之心人人皆有,山野农妇会夸赞自家的孩子从小懂事会做活,高门望族多拐两个心眼,但本质也并无不同,最后还是落在芝兰玉...

【儒门恶搞乱炖】同人本大作战(1)

生日特供甜饼。

今天不写刀。

R校背景。设定参考lof里前篇:《如何进行一场礼貌的轮框》番外以及全员性转。

(1)

远沧溟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回到了大一辩论课答辩现场,和答辩老师应无骞当面讨论。台下坐着龙校董君教授玉教授墨教授etc,个个目光灼灼,远沧溟被盯得冷汗直冒。应教授扶了扶金丝眼镜,西装领带,十分抖S地问他:“你觉得,我们R校的特征是什么?”

远沧溟心想不是早有定论了吗,咱们R校要么混乱邪恶要么守序善良,吃枣药丸,但梦是不讲逻辑的,他脱口而出:“演员的诞生?”

应老师呵呵冷笑,道:“你挂了。”

远沧溟惨叫一声,醒了。

(2)

这个梦太过真实,远沧溟一直到早起吃饭面对墨教...

【墨应】花台欲暮春辞去

一句话雷点:应无骞体质比较特殊,可以怀孕,并且他竟然发现了。

能接受这个的再继续看,勿谓言之不预也。

标题诗句出自李贺,原诗寓意与本文主旨没有关系。

因写作时间原因关系,文里二设不准。姑且算作另一个what if。

人心若只如冰雪,该有多好。

——————

这件事发生在很多年前,讲述起来颇有困难,当事人纷纷辞世而去,留下的唯一一人又绝不会提及半分。

儒门的正御应无骞年纪那时并不大,刚刚过了百岁玄关,保持着一副绿鬓少年金钗客的秀丽容貌,与他同岁又同年进儒门的圣司墨倾池则已白了头发,气质如冷玉孤岩卓尔不凡。正御上任不久,和圣司有了龃龉,两人客客气气地以礼相待,绝不建立分毫私交,儒门内...

warning:字不是我写的。

======

“墨君惠鉴。手书敬悉,旷若复面。岁月如流,久未笺候,想近况佳吉?吾居故所,儒门士子,代有才人出,气既盛矣,即吾当面,亦当避一席地。倘君尚在,或可稍慰,以儒学之盛,势也不可当矣。 
闻君偶遇单锋之后人,固君金石之心,不渝不弃,不可转矣,以是得一妙机缘。若得无端之踪迹,或靖罪者之冤情,吾必扫榻相待,温酒以贺。
希盼复,顺颂春安。离经顿首。”

“玉离经的字,恰如其人。温慧端丽又含情,好似一只目不斜视,内藏媚态的白狐狸。他给墨倾池的信,仿佛极有礼节——‘墨君惠鉴,离经顿首’;又在细微处显露出他的亲昵——朱栏八行,写起来就顿不住手,一页尚且不够。...

【仙人卜】【应叹应】番外:返祖(中)

emmmm,结尾微微的墨剑……

下一节换对CP折腾。

————————

一夜到了尽头,风雨频频,先醒的却是应无骞。

猫类一日睡眠时间极长,几乎可到八个时辰。应无骞一醒,首先就觉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枕在他颈窝里,睡得正香。

指甲已收起来了,掌心软软扣在腰上。应无骞慢慢摸索,摸到对方手心肉垫,似明白了他昨日极诡妙步伐如何而来。脚掌心若也是如此,也难怪来去无踪,连他都一时不察,直到叹希奇逼近到十步之内才有知觉。

衣物全数落在地上。若要捡起,就需脱开束缚。

他顺着叹希奇胳膊摸下去,腰肢柔软辗转,不知如何,竟然以一个常人无论如何做不到的扭曲角度滑了开去。

剑也在床下。应无骞摸到了剑柄,顿了片...

【仙人卜】【设定】武功和朝代背景?

武侠AU,是低武世界,所以不可能毁天灭地了,也终于让中央集权的王朝能够存活。

大背景从明,已经迁都了的明。儒门在金陵,前天子脚下。

儒门内部考试很严格,考得好才有机会升职,也有些学生为了家族在朝廷上的势力,或者不想在儒门熬了,出去科举。玉离经就是前者,洛阳大族出身,出来科举,连中三元,而立之年已经进内阁了。

至少从明面上,朝廷科考和儒门内部是两套体系,避免结党,明面上来往不能太多。这就是微妙的地方。一方面,作为中央集权的明,儒门大兴,朝廷上一半官员出自儒门,儒门和朝廷拆不开;另一方面,儒门虽然表面上没有政治权力,但几乎控制士林清流,地方官僚和地主阶级与他们往来紧密,皇帝不可避免有所忌惮。...

以前两个脑洞……

都是武侠paro。

#有雷##可以视作角色扮演#

再次重复一遍,前方有雷。都不应该说是neta了,应该是原著直接替换,啊想看MV。算了。

(1)

#叹怜星,应邀月,墨枫,玉月奴,剑架小鱼儿,无端花无缺#

  叹希奇道:“你爱他?我与他,又哪点比不上他?” 
  墨倾池道:“轩邈,你若要问我,我就告诉你,应无骞根本不是人,他是一块冰,一条蛇。你是一团火,是一柄剑,但绝不是人,而他……” 
  他的目光望着玉离经,缓缓接着道:“离经却是人,不但对我好,而且也了解我的心。” 
    叹希奇死死瞪着他,道:“你说……你再说!”...

【墨应远】一春梦雨常飘瓦

LOF误我!被屏蔽啦!

放个超链接,我好喜欢晚唐诗形容儒门这群人哦,我自带滤镜,感觉这种美而有些颓唐气的感觉,伤春悲秋,很儒门了。

去年春时的文了,听着门外雨声写的。

我的观点是,意绮偏唐,尤其是王维诗,从早期奋发游侠到最后明月松风,味道很对;枫樱偏和式,不仅是因为他俩的名字都是平安风物里很重要的审美对象,而且还是因为他们有轻微物哀感,一整个背景都很适合。儒门这群人,适合乱世,也适合一些颓而美的意象,还适合理学框框框的背景。


正文。


以及这篇应该和有所思结合起来看。思考一下

1、芙蓉花是正御当年手栽。墨的房间被收拾得一尘不染,然而住进去的是小远;

2、墨应房间近到...

【墨应】一个简单的娱乐圈故事(13-15)

双秀出场。墨总的第一个绯闻对象,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13)

“黑海的决策令人意想不到。”

圈外人只知道黑海娱乐公司出乎意料地给一部非亲生的电影做发行,据说导演和黑海的某位太子爷有交情,和老板娘关系也很好,首映式上见到导演长什么样以后不免又想到了更多;圈内人就啧啧了,看来玄嚣手腕强硬,居然扳过了他大哥那一派?毕竟这种爽豁到任性的作风一看便知是谁的手笔。若是别的公司来谈项目,无论如何也不会放任倦收天出独资,哪怕是用其他手段压制也会保证本方拿到50%以上的注资比例。不然,这个项目的不可控性太大了。黑海等于拿了钱只做发行,实在不符合大公司一贯的霸道作风。

这在业内被视为一个令人瞩目的动向。...

【树洞】实在忍不住了,我第一次在lof上拉黑一个人

我一直秉承着好聚好散的原则。对枕流我也只想说好自为之。然而今天中午我去看她的道歉声明,发现下面有一条评论:


……

我不知道这位读者,您能不能看到,我也不想听您解释,这句话给我造成的暴击,和昨天知道枕流抄袭相比,一时竟然难分出高下。

有些事情我必须要说,您觉得要断了的金错刀,这个梗,原本就是我告诉枕流的。

聊天记录微博上评论里应该有,我不确定枕流有没有删除,但我可以很明白的说,没有我,没有这个初始设定。也许起初朝代模糊,想法模糊,但这个梗在胚胎状态时,是我傻乎乎地捧出来,和别人分享的。

然后,我需要告诉你,《金错刀》这个标题,是我自己取的。我还试图改过《金错刀行》为四言诗。同样,枕流注...

【公告】关于枕流漱石抄袭事件的统一答复

1、我是否抄袭那位苦主太太的文?

没有。没看过。

2、我是否知道枕流漱石抄袭?

不知道。

3、我和她聊了很久的梗,我是否有嫌疑撞梗?毕竟到了最后我写过她的梗,她也写过我的梗。会不会出现某梗有参照,然而我不知情,打了个招呼就写了?

有嫌疑,所以金错刀系列,我再也不会写了。这个系列希望苦主太太也帮忙看看,是否有撞梗。如果有,我表示诚恳的道歉,并且会在lof和36上删除文字。如果侥幸没有,作为一个从脑中成型到实际写出,原本的idea就是我主动找枕流聊,构架了大半年的梗,我还是希望能保留我确认没抄袭的部分。

4、我引用古籍太多了,构成抄袭嫌疑?

对,所以我在头一次更新金错刀的论坛体时在底...

【金错刀番外】倘若他们不是他们……

若干个What if的集合。时间差,年龄差,身份互换,cp纷杂,自由组合。欢迎更多脑洞。

【1】#墨玉#倘若那时,玉相伸出手……

“陛下……”玉离经语音干涩,转而俯首,声音轻哑:“臣惶恐。”

“离经,无妨。”

其后玉离经入宫,明君贤后,流芳千古。

“墨君立我,乃是火中取栗。”某个冬日午后,墨君与皇后并肩同坐,十分接地气地烤栗子吃。墨倾池拿着火钳都仿佛握着画笔一般风雅自在,玉离经支颐笑看,出言调侃。

“只要栗子足够好,一切便都值得。”

【2】倘若映家势大,玉郎下嫁……

一把寒光闪闪的刀,从遮盖面容的纱扇下方缓缓将它拨至一边,再以一种慢而稳的速度,挑起玉离经的下巴。

两人对视片刻...

《仙人卜番外》如果她们……

复健。全性转。我爱美丽的小姐姐们。

很雷,很雷,除了墨以外全员都在性转,所以很雷,很雷。

有玉离经出场。

这很Gal了。

=======================

(1)#剑非道出场##世间竟有如此……#

远沧溟心乱如麻,衣裳下摆尽是一片濡湿。她寻常娇生惯养,此刻却也无心管什么仪容姿态,只对着破庙里的观世音菩萨双掌合十,拜了两拜,便草草裹着湿衣裳昏沉睡去。

将至半夜时,风雨暂歇,远沧溟忽然醒来。这一觉睡得不甚安稳,一会儿是玄凌苍为她挺身入狱时凛然的神态,一会儿又到了黑沉沉牢里的脏污秽乱。她猛然睁开眼,只觉得冷汗涔涔,眼旁却见一抹火光,原来又有人进破庙歇脚,此刻正背对着她,盘...

半夜写个小刀。

墨应。

《如果有所思里有精神体设定……》

应无骞少年时,跟在墨倾池身边。有一日晨起, 他身边多了一团黑乎乎的小东西。

“真丑。”

应无骞说。

獬闭着眼,也没有角。它的四肢发颤,毛贴在身上。看上去皱巴巴,连五官都找不着。

的确有些奇怪。

墨倾池小心翼翼接过这团巴掌大的小东西。它真的是太弱小了,一只手就能握住。但他眼神郑重,仿佛在看什么小宝物,而不是小怪物。

獬在他的手掌心挣动两下,睡着了。

他说:“这是獬。你以后当有作为。”

獬一点点长大,角也慢慢长了出来。它长得慢,立在墨倾池的书案上,瞧着好似一块异形的墨。

耽于其中的人自己不承认,但精神体替他承认了这一切。獬的...

1 / 2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