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锦=饮水冰

【墨应】《不成匹》pdf下载

网盘地址

密码:9g57


无情只为多情深,玉鉴曾许不让人。向使当年路殊异,何事坟前语真真?


收录篇目:

1、所以单锋剑不传外人呀!

2、绿衣捧砚催题卷

3、有所思

4、一春梦雨常飘瓦

5、君子协议

6、坟前杀

7、花台欲暮春辞去

8、入幕之宾

9、幻梦余

其中,有所思结局和幻梦余为未公开篇目。


敬两年萌墨应的时光,干杯!

【儒门恶搞乱炖】同人本大作战(5)

Warning:这篇文是远邃远的CP,详情请见http://yinshuizhibing.lofter.com/post/1e2ec784_d81462f 礼貌轮框的番外篇。

上一篇:同人本大作战(4)

本篇停更。儒门剧情太毒了。

 

(16)

论坛十分混乱,一群人大骂:“当事人?特么道门卧底吧!”

“又是个看脸的!”

“我们R校到底什么魅力,D校挖墙角挖上瘾了是不是!”

“还有F校!我校弦教授跳槽,你们到底给了多少薪水!有没有使美人计!说!”

群情激愤。

想来也是,三校学生对自家母校都充满热爱,关上门内斗贵乱是一回事,涉及到疑似本校学生外流公然在论坛向...

【儒门恶搞乱炖】同人本大作战(4)

本章有龙剑哦。以及,所有猜三位教授当年出本轮框了儒门大佬的,请自罚三杯XD


上一章

(12)

叹希奇拿到了这个本,大乐。

别人瞧不出来作者是谁,他倒是看得准——就他被赶出R校一事,当事人知道的总是比其他人多一些。这个本写得春秋笔法皮里阳秋,叹希奇心想墨倾池竟然能写这种文,真是大开眼界R校药丸!

论坛兵荒马乱,叹希奇十分手痒,十分想出本。然而他手残,生理意义和同人意义上都是。画画火柴人,写文干巴巴,连个长评都会写成哼切呸,实乃人间惨剧。

不过门关了自然有窗开着,谁说纪实文学需要文笔?叹希奇一边接剑非道的电话:“恩……当年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就听说墨教授亲自去拜访过应教授的姐姐...

【儒门恶搞乱炖】同人本大作战(3)

上一篇


(7)

远沧溟掀桌后连续几天,邃无端都听到他睡觉磨牙。幸亏他成绩一直很好,就算复习时撞到了这件事,也不过是从年级前十变成了前百。最后一科考试一结束,他奋力拨开层层围绕跟学弟学妹们兜售抹布当课教授同人本的学长学姐,冲向邃无端:“无端!走!我们去查那个什么古早大神是谁!”


其实他内心早有怀疑,实际上也猜得十分正确,但他天性纯良,不到证据确凿就不会一口咬死一定是谁。邃无端一头雾水:“不是,沧溟,我支持你报仇,可是这怎么查?”


远沧溟一笑,露出一口夜夜被磨得蹭光瓦亮的雪白牙齿:“大神也有黑历史,我就不信他没露出蛛丝马迹过!”


他上网发帖,真心诚意求这位太太的古早本,就...

【玉应】记某次不上台面的互相嘲谑

美妙的早晨。让我写个存稿箱里的小梗。
——————

很久以前,玉离经与应无骞叹希奇泛舟江上。舟中小婢一,清伎一。小婢熟水性,清伎善舞蹈。

吴越之民熟识水性。五月五日,富室刻木做龙舟,载美姬,婆娑舞蹈于其上,浪起翻涌,女子不摇晃半分,观者如山。眼前清伎也是如此。小婢吹笛,美人且歌且舞,仙仙如欲凌波随风而去。

于是饮酒悦甚,此儒门之乐也。将至半酣时,遂有佻达之举。应无骞曰主事可借我腰间杂佩,可系美人腰,免其飞升。

玉离经欣然解佩,却问正御为何不系我?

“主事体沉,料想不必。”

叹希奇不觉笑出声。玉离经迅速反击,若无其事,当着叹希奇的面,对应无骞说了四个字。

应无骞哑了。

玉离经以为自...

【儒门恶搞乱炖】同人本大作战(2)

前篇:(1)
(5)

“【交流】大家都来聊聊自己收过的印象深刻的同人本吧!”

这是R校论坛的系列楼之2333栋。无数学长学姐在这里repo本,求本,时不时某些楼层就会莫名其妙消失——大概是被查水表了。

按规矩,进此楼全部匿名,不扒马甲。吐槽先上本封面照片,允许拍雷,不许无的放矢,乱上人参。关于此楼传言甚多,其中一条就是教授学生无一幸免,全部都混,外校也时常有慕名而来看本repo的,另一条则比较恐怖,听说龙董有权限看所有匿名!不过传言就是传言,至少明面上,龙董没有任何表态……

这是个某种意义上最能体现R校师生混乱邪恶本质的帖。远沧溟一进帖,看到有人赶在他前面拍了这个什么《神貂侠侣》的本封面...

@moni森 谢赠花。

“窗外木芙蓉开得静美,只是太过繁茂,至晚则花下如雨。

芙蓉朝开暮谢,原本就是薄命的花。

绿叶白花,并无香气,开在深秋,不惹蜂蝶。古人信它有剧毒,说神农尝遍百草,却断送在一枝木芙蓉上。

昔为芙蓉花,今作断肠草。”

【墨应】饮水冰二则

我现在马甲的来源。

是这样,我在萌什么CP时就会改一个和这个CP相关度很高的马甲。举例的话就,以前我叫琳琅锦,琳琅者,琦玉也;锦绣者,绮罗也。现在这个饮水冰的名字,是因为我萌墨应。

感情之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但是墨应本身就很冷,底子是冰的,所以饮水时就是在饮冰,饮到胸腔都冷了。

以晚唐诗之多情刺这对的无情,也是我不止一次做过的事情了。


由于写作时间缘故,二设不符合原剧。姑且做Paro吧。


【画楼相望久】

“那个应无骞,好像一直在看着你。”

墨倾池虽然年轻,可沉稳持重气质宛如天生,自然而然地身边便有了很多追随者与好友。朋友们性格各异,有些格外敏锐又开朗风趣的,便窃笑着拉...

【墨应】入幕之宾(全)

年龄差操作。小墨x大应。

——————————————

“谢安与王坦之尝诣温论事,温令超帐中卧听之。风动帐开,安笑曰:‘郗生可谓入幕之宾矣。’”


幕一


墨倾池十五岁时,他以一种理所应当的姿态,踏入了儒门的门槛。

寻常人的十五岁大抵是调皮捣蛋的时候。或者用另一种温柔一些的形容,就是意气风发,前途无量。墨倾池的十五岁,犹如松柏初生芽,纵然是新翠一点,但那种磅礴如山海的气势,已然和同龄的孩童并不一样了。

“你看看隔壁家的墨倾池!”

他出身清贵,乃俗世中的乌衣子弟。攀比之心人人皆有,山野农妇会夸赞自家的孩子从小懂事会做活,高门望族多拐两个心眼,但本质也并无不同,最后还是落在芝兰玉...

【儒门恶搞乱炖】同人本大作战(1)

生日特供甜饼。

今天不写刀。

R校背景。设定参考lof里前篇:《如何进行一场礼貌的轮框》番外以及全员性转。

(1)

远沧溟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回到了大一辩论课答辩现场,和答辩老师应无骞当面讨论。台下坐着龙校董君教授玉教授墨教授etc,个个目光灼灼,远沧溟被盯得冷汗直冒。应教授扶了扶金丝眼镜,西装领带,十分抖S地问他:“你觉得,我们R校的特征是什么?”

远沧溟心想不是早有定论了吗,咱们R校要么混乱邪恶要么守序善良,吃枣药丸,但梦是不讲逻辑的,他脱口而出:“演员的诞生?”

应老师呵呵冷笑,道:“你挂了。”

远沧溟惨叫一声,醒了。

(2)

这个梦太过真实,远沧溟一直到早起吃饭面对墨教...

【墨应】仲子逾我墙

生日特供甜饼。OOC,但是我只想撒砂糖。

(1)

“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

墨家与映家比邻而居。映家女对小时候的墨倾池而言,确实算做是东邻之女。少女年方十四,面如芙蕖,令人见而忘俗。两家关系甚好,常有来往,时日既久,人人皆知墨家孩子与隔壁家的妹子青梅竹马,想来再过一些时日,下聘成婚乃是顺理成章之事。

时乃深冬,天气寒冷。映鸿雪一如既往,到了晚饭时,做了一些小点心去敲墨家的门。

“墨君读书辛苦,我家弟弟又烦人了。”

“映鸿雪,我才不烦人!”

从墨倾池的被窝里,钻出一个十分不满的少年脑袋。

冬天最适合做什么?回笼觉,猫冬读书,吃火锅。...

【墨应】花台欲暮春辞去

一句话雷点:应无骞体质比较特殊,可以怀孕,并且他竟然发现了。

能接受这个的再继续看,勿谓言之不预也。

标题诗句出自李贺,原诗寓意与本文主旨没有关系。

因写作时间原因关系,文里二设不准。姑且算作另一个what if。

人心若只如冰雪,该有多好。

——————

这件事发生在很多年前,讲述起来颇有困难,当事人纷纷辞世而去,留下的唯一一人又绝不会提及半分。

儒门的正御应无骞年纪那时并不大,刚刚过了百岁玄关,保持着一副绿鬓少年金钗客的秀丽容貌,与他同岁又同年进儒门的圣司墨倾池则已白了头发,气质如冷玉孤岩卓尔不凡。正御上任不久,和圣司有了龃龉,两人客客气气地以礼相待,绝不建立分毫私交,儒门内...

warning:字不是我写的。

======

“墨君惠鉴。手书敬悉,旷若复面。岁月如流,久未笺候,想近况佳吉?吾居故所,儒门士子,代有才人出,气既盛矣,即吾当面,亦当避一席地。倘君尚在,或可稍慰,以儒学之盛,势也不可当矣。 
闻君偶遇单锋之后人,固君金石之心,不渝不弃,不可转矣,以是得一妙机缘。若得无端之踪迹,或靖罪者之冤情,吾必扫榻相待,温酒以贺。
希盼复,顺颂春安。离经顿首。”

“玉离经的字,恰如其人。温慧端丽又含情,好似一只目不斜视,内藏媚态的白狐狸。他给墨倾池的信,仿佛极有礼节——‘墨君惠鉴,离经顿首’;又在细微处显露出他的亲昵——朱栏八行,写起来就顿不住手,一页尚且不够。...

【墨应】【叹剑】【天龙八部AU】梦里真真语真幻

对不住……我并不是想故意翻旧文,只是LOF抽风得不成样子,吞了我的旧文,作为一个日常不怎么开车的新手司机,我觉得我十分冤屈……

这个系列的姊妹篇:叹剑初遇:(1)

                                墨应初遇:(1)

图片因为屏蔽,删掉。

他不...

【仙人卜】【应叹应】番外:返祖(中)

emmmm,结尾微微的墨剑……

下一节换对CP折腾。

————————

一夜到了尽头,风雨频频,先醒的却是应无骞。

猫类一日睡眠时间极长,几乎可到八个时辰。应无骞一醒,首先就觉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枕在他颈窝里,睡得正香。

指甲已收起来了,掌心软软扣在腰上。应无骞慢慢摸索,摸到对方手心肉垫,似明白了他昨日极诡妙步伐如何而来。脚掌心若也是如此,也难怪来去无踪,连他都一时不察,直到叹希奇逼近到十步之内才有知觉。

衣物全数落在地上。若要捡起,就需脱开束缚。

他顺着叹希奇胳膊摸下去,腰肢柔软辗转,不知如何,竟然以一个常人无论如何做不到的扭曲角度滑了开去。

剑也在床下。应无骞摸到了剑柄,顿了片...

【仙人卜】【设定】武功和朝代背景?

武侠AU,是低武世界,所以不可能毁天灭地了,也终于让中央集权的王朝能够存活。

大背景从明,已经迁都了的明。儒门在金陵,前天子脚下。

儒门内部考试很严格,考得好才有机会升职,也有些学生为了家族在朝廷上的势力,或者不想在儒门熬了,出去科举。玉离经就是前者,洛阳大族出身,出来科举,连中三元,而立之年已经进内阁了。

至少从明面上,朝廷科考和儒门内部是两套体系,避免结党,明面上来往不能太多。这就是微妙的地方。一方面,作为中央集权的明,儒门大兴,朝廷上一半官员出自儒门,儒门和朝廷拆不开;另一方面,儒门虽然表面上没有政治权力,但几乎控制士林清流,地方官僚和地主阶级与他们往来紧密,皇帝不可避免有所忌惮。...

以前两个脑洞……

都是武侠paro。

#有雷##可以视作角色扮演#

再次重复一遍,前方有雷。都不应该说是neta了,应该是原著直接替换,啊想看MV。算了。

(1)

#叹怜星,应邀月,墨枫,玉月奴,剑架小鱼儿,无端花无缺#

  叹希奇道:“你爱他?我与他,又哪点比不上他?” 
  墨倾池道:“轩邈,你若要问我,我就告诉你,应无骞根本不是人,他是一块冰,一条蛇。你是一团火,是一柄剑,但绝不是人,而他……” 
  他的目光望着玉离经,缓缓接着道:“离经却是人,不但对我好,而且也了解我的心。” 
    叹希奇死死瞪着他,道:“你说……你再说!”...

【多CP】七日阿飘

人死之后,若有所执,灵魂便能在人间游荡七日之后再上仙山。在此期间,阿飘可以自由选择去哪里,陪谁,而现世的人一无所觉。 


CP有漠御,有墨应畅,有赭墨,有枫樱(???)和苍。双秀和意绮被扔去了墙角,没便当就不用写了。至于风雀,我已经看到了更美妙的脑补,也不太想写了。 


哎,去年写的,今年大概还要再加一个,墨倾池慢慢飘在无端身后目送他的段子……

—————— 


(1) 


“绝尘,你要好好活下去……” 


御不凡苦苦跟着漠刀绝尘,看他以超乎寻常的冷静态度将花圃托付给霜儿,说出那远行的告别之语,恨不得以大张双手拦住那心如死...

【仙人卜】【叹应叹】【墨剑】两生欢

某对CP告白全过程。

殃及池鱼,邓摇。

——————

玉离经微笑道:“是么?”

他从宫中来,天子大怒,斥他心有旁骛,道这当年以弱冠之龄连中三元,锦衣白马的洛阳玉是他给太子留的肱骨,为了私情,竟连自己阁老的体面都不顾。玉离经温顺再拜,叹息道臣既非草木,如何能忘却故友。广陵城已经烧起来了,一片官场从上到下,被叹希奇掀桌子一般的劫狱搞得人仰马翻,什么污秽的事都被翻了出来。玉离经将他弹劾首辅那一脉的奏章奉上的同时,也奉上了自劾的折子。

天子允他闭门思过。

首辅被弹劾,三辅被迫闭门思过,当朝很久没有这样的大事了。一时之间, 碍于圣心,来探望座师的学生虽无几个,礼品却有不少。玉离经坐...

【墨应】一个简单的娱乐圈故事(13-15)

双秀出场。墨总的第一个绯闻对象,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13)

“黑海的决策令人意想不到。”

圈外人只知道黑海娱乐公司出乎意料地给一部非亲生的电影做发行,据说导演和黑海的某位太子爷有交情,和老板娘关系也很好,首映式上见到导演长什么样以后不免又想到了更多;圈内人就啧啧了,看来玄嚣手腕强硬,居然扳过了他大哥那一派?毕竟这种爽豁到任性的作风一看便知是谁的手笔。若是别的公司来谈项目,无论如何也不会放任倦收天出独资,哪怕是用其他手段压制也会保证本方拿到50%以上的注资比例。不然,这个项目的不可控性太大了。黑海等于拿了钱只做发行,实在不符合大公司一贯的霸道作风。

这在业内被视为一个令人瞩目的动向。...

1 / 3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