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琅锦=饮水冰

【儒门恶搞乱炖】同人本大作战(5)

Warning:这篇文是远邃远的CP,详情请见http://yinshuizhibing.lofter.com/post/1e2ec784_d81462f 礼貌轮框的番外篇。

上一篇:同人本大作战(4)

本篇停更。儒门剧情太毒了。

 

(16)

论坛十分混乱,一群人大骂:“当事人?特么道门卧底吧!”

“又是个看脸的!”

“我们R校到底什么魅力,D校挖墙角挖上瘾了是不是!”

“还有F校!我校弦教授跳槽,你们到底给了多少薪水!有没有使美人计!说!”

群情激愤。

想来也是,三校学生对自家母校都充满热爱,关上门内斗贵乱是一回事,涉及到疑似本校学生外流公然在论坛向...

【儒门恶搞乱炖】同人本大作战(4)

本章有龙剑哦。以及,所有猜三位教授当年出本轮框了儒门大佬的,请自罚三杯XD


上一章

(12)

叹希奇拿到了这个本,大乐。

别人瞧不出来作者是谁,他倒是看得准——就他被赶出R校一事,当事人知道的总是比其他人多一些。这个本写得春秋笔法皮里阳秋,叹希奇心想墨倾池竟然能写这种文,真是大开眼界R校药丸!

论坛兵荒马乱,叹希奇十分手痒,十分想出本。然而他手残,生理意义和同人意义上都是。画画火柴人,写文干巴巴,连个长评都会写成哼切呸,实乃人间惨剧。

不过门关了自然有窗开着,谁说纪实文学需要文笔?叹希奇一边接剑非道的电话:“恩……当年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就听说墨教授亲自去拜访过应教授的姐姐...

【儒门恶搞乱炖】同人本大作战(3)

上一篇


(7)

远沧溟掀桌后连续几天,邃无端都听到他睡觉磨牙。幸亏他成绩一直很好,就算复习时撞到了这件事,也不过是从年级前十变成了前百。最后一科考试一结束,他奋力拨开层层围绕跟学弟学妹们兜售抹布当课教授同人本的学长学姐,冲向邃无端:“无端!走!我们去查那个什么古早大神是谁!”


其实他内心早有怀疑,实际上也猜得十分正确,但他天性纯良,不到证据确凿就不会一口咬死一定是谁。邃无端一头雾水:“不是,沧溟,我支持你报仇,可是这怎么查?”


远沧溟一笑,露出一口夜夜被磨得蹭光瓦亮的雪白牙齿:“大神也有黑历史,我就不信他没露出蛛丝马迹过!”


他上网发帖,真心诚意求这位太太的古早本,就...

【玉应】记某次不上台面的互相嘲谑

美妙的早晨。让我写个存稿箱里的小梗。
——————

很久以前,玉离经与应无骞叹希奇泛舟江上。舟中小婢一,清伎一。小婢熟水性,清伎善舞蹈。

吴越之民熟识水性。五月五日,富室刻木做龙舟,载美姬,婆娑舞蹈于其上,浪起翻涌,女子不摇晃半分,观者如山。眼前清伎也是如此。小婢吹笛,美人且歌且舞,仙仙如欲凌波随风而去。

于是饮酒悦甚,此儒门之乐也。将至半酣时,遂有佻达之举。应无骞曰主事可借我腰间杂佩,可系美人腰,免其飞升。

玉离经欣然解佩,却问正御为何不系我?

“主事体沉,料想不必。”

叹希奇不觉笑出声。玉离经迅速反击,若无其事,当着叹希奇的面,对应无骞说了四个字。

应无骞哑了。

玉离经以为自...

【儒门恶搞乱炖】同人本大作战(2)

前篇:(1)
(5)

“【交流】大家都来聊聊自己收过的印象深刻的同人本吧!”

这是R校论坛的系列楼之2333栋。无数学长学姐在这里repo本,求本,时不时某些楼层就会莫名其妙消失——大概是被查水表了。

按规矩,进此楼全部匿名,不扒马甲。吐槽先上本封面照片,允许拍雷,不许无的放矢,乱上人参。关于此楼传言甚多,其中一条就是教授学生无一幸免,全部都混,外校也时常有慕名而来看本repo的,另一条则比较恐怖,听说龙董有权限看所有匿名!不过传言就是传言,至少明面上,龙董没有任何表态……

这是个某种意义上最能体现R校师生混乱邪恶本质的帖。远沧溟一进帖,看到有人赶在他前面拍了这个什么《神貂侠侣》的本封面...

【墨应】入幕之宾(全)

年龄差操作。小墨x大应。

——————————————

“谢安与王坦之尝诣温论事,温令超帐中卧听之。风动帐开,安笑曰:‘郗生可谓入幕之宾矣。’”


幕一


墨倾池十五岁时,他以一种理所应当的姿态,踏入了儒门的门槛。

寻常人的十五岁大抵是调皮捣蛋的时候。或者用另一种温柔一些的形容,就是意气风发,前途无量。墨倾池的十五岁,犹如松柏初生芽,纵然是新翠一点,但那种磅礴如山海的气势,已然和同龄的孩童并不一样了。

“你看看隔壁家的墨倾池!”

他出身清贵,乃俗世中的乌衣子弟。攀比之心人人皆有,山野农妇会夸赞自家的孩子从小懂事会做活,高门望族多拐两个心眼,但本质也并无不同,最后还是落在芝兰玉...

warning:字不是我写的。

======

“墨君惠鉴。手书敬悉,旷若复面。岁月如流,久未笺候,想近况佳吉?吾居故所,儒门士子,代有才人出,气既盛矣,即吾当面,亦当避一席地。倘君尚在,或可稍慰,以儒学之盛,势也不可当矣。 
闻君偶遇单锋之后人,固君金石之心,不渝不弃,不可转矣,以是得一妙机缘。若得无端之踪迹,或靖罪者之冤情,吾必扫榻相待,温酒以贺。
希盼复,顺颂春安。离经顿首。”

“玉离经的字,恰如其人。温慧端丽又含情,好似一只目不斜视,内藏媚态的白狐狸。他给墨倾池的信,仿佛极有礼节——‘墨君惠鉴,离经顿首’;又在细微处显露出他的亲昵——朱栏八行,写起来就顿不住手,一页尚且不够。...

【墨剑】【仙人卜】相性五十问

玉离经微笑。现在他在昆仑山,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白狐团,对面是他一直穿着刺绣精致大棉袄的老同学墨倾池,和神清气爽一点儿都不冷的剑非道。玉阁老拿出纸笔,翻到最前面,咳嗽两声。

这是传说中的夫妻相性前五十问。这次来做题目的是刚刚告白没多久的这一届儒道联姻的双方。

1.请告诉我你的名字.

玉离经:大家好,大半年前,我给一对麻烦夫妻做了后五十问,现在,前五十问留给了我的老同学和这届道门联姻对象道剑。第一个问题,我帮你们答了。话说回来,换做是那对麻烦夫妻,这个问题都要扯皮啊。这个江湖,没个假名仿佛混不下去似的。

剑非道:其实我出家之前叫剑非刀。

玉离经:但是出家即斩断尘缘,就无人再叫这个名字了吧?...

【仙人卜】【设定】武功和朝代背景?

武侠AU,是低武世界,所以不可能毁天灭地了,也终于让中央集权的王朝能够存活。

大背景从明,已经迁都了的明。儒门在金陵,前天子脚下。

儒门内部考试很严格,考得好才有机会升职,也有些学生为了家族在朝廷上的势力,或者不想在儒门熬了,出去科举。玉离经就是前者,洛阳大族出身,出来科举,连中三元,而立之年已经进内阁了。

至少从明面上,朝廷科考和儒门内部是两套体系,避免结党,明面上来往不能太多。这就是微妙的地方。一方面,作为中央集权的明,儒门大兴,朝廷上一半官员出自儒门,儒门和朝廷拆不开;另一方面,儒门虽然表面上没有政治权力,但几乎控制士林清流,地方官僚和地主阶级与他们往来紧密,皇帝不可避免有所忌惮。...

以前两个脑洞……

都是武侠paro。

#有雷##可以视作角色扮演#

再次重复一遍,前方有雷。都不应该说是neta了,应该是原著直接替换,啊想看MV。算了。

(1)

#叹怜星,应邀月,墨枫,玉月奴,剑架小鱼儿,无端花无缺#

  叹希奇道:“你爱他?我与他,又哪点比不上他?” 
  墨倾池道:“轩邈,你若要问我,我就告诉你,应无骞根本不是人,他是一块冰,一条蛇。你是一团火,是一柄剑,但绝不是人,而他……” 
  他的目光望着玉离经,缓缓接着道:“离经却是人,不但对我好,而且也了解我的心。” 
    叹希奇死死瞪着他,道:“你说……你再说!”...

【仙人卜】【叹应叹】【墨剑】两生欢

某对CP告白全过程。

殃及池鱼,邓摇。

——————

玉离经微笑道:“是么?”

他从宫中来,天子大怒,斥他心有旁骛,道这当年以弱冠之龄连中三元,锦衣白马的洛阳玉是他给太子留的肱骨,为了私情,竟连自己阁老的体面都不顾。玉离经温顺再拜,叹息道臣既非草木,如何能忘却故友。广陵城已经烧起来了,一片官场从上到下,被叹希奇掀桌子一般的劫狱搞得人仰马翻,什么污秽的事都被翻了出来。玉离经将他弹劾首辅那一脉的奏章奉上的同时,也奉上了自劾的折子。

天子允他闭门思过。

首辅被弹劾,三辅被迫闭门思过,当朝很久没有这样的大事了。一时之间, 碍于圣心,来探望座师的学生虽无几个,礼品却有不少。玉离经坐...

【叹玉】一刻永恒

紫毛动物组合。这是友情以上爱情以下,设计师和缪斯的故事。

其实是一个时尚圈AU里的一部分。顺便放一下其他人的身份:V中国区总编应无骞,以及一代封神的影帝墨倾池,长久不衰的偶像剑非道,嗯。

=====

“那时候时尚圈刮过一阵中性风………黑发黑眼,褐发绿眼,金发碧眼,十五六岁,不分化性别,美如天使的模特们占领T台……当所有的人都以为,风过去了,领头的天使即将坠地时……他用实力证明他不仅是天使,也是引诱人的魔力源……有人争论是他发掘玉离经,或者是玉离经托起他……但……密不可分,互相成就……”

时尚界收入排名前二十的女模特每年的代言费够吊打男模几个来回。但叹希奇不一样。叹希奇十五岁入行,被从大...

【玉应】一个简单的修真故事

这个脑洞本来是准备最近写的,但因为一些原因写不出来了,所以给大家大纲。

“应先生,作为一个上古时代的大妖,您为何要选择努力学习考试,得到人族法律学硕士的学位呢?能否与我们分享一下,您成为一名光荣的、专精婚姻法,擅长搞离婚的人民律师的职业选择心路历程?”

“玉先生,久仰久仰!能和我们分享一下,作为初中时就认识了应无骞,并选择和他结婚的人族,您有什么恋爱经验能与我们分享呢?您现在以撮合异族恋的金牌冰人之名享誉三界,听说前些日子甚至撮合了一对外国吸血鬼和人族,请问,您为何要做这样的职业规划?”

“无可奉告。”

“确定要听吗?这是个……很长的故事……”

——————

末法时代,真气稀缺,又...

【树洞】实在忍不住了,我第一次在lof上拉黑一个人

我一直秉承着好聚好散的原则。对枕流我也只想说好自为之。然而今天中午我去看她的道歉声明,发现下面有一条评论:


……

我不知道这位读者,您能不能看到,我也不想听您解释,这句话给我造成的暴击,和昨天知道枕流抄袭相比,一时竟然难分出高下。

有些事情我必须要说,您觉得要断了的金错刀,这个梗,原本就是我告诉枕流的。

聊天记录微博上评论里应该有,我不确定枕流有没有删除,但我可以很明白的说,没有我,没有这个初始设定。也许起初朝代模糊,想法模糊,但这个梗在胚胎状态时,是我傻乎乎地捧出来,和别人分享的。

然后,我需要告诉你,《金错刀》这个标题,是我自己取的。我还试图改过《金错刀行》为四言诗。同样,枕流注...

【公告】关于枕流漱石抄袭事件的统一答复

1、我是否抄袭那位苦主太太的文?

没有。没看过。

2、我是否知道枕流漱石抄袭?

不知道。

3、我和她聊了很久的梗,我是否有嫌疑撞梗?毕竟到了最后我写过她的梗,她也写过我的梗。会不会出现某梗有参照,然而我不知情,打了个招呼就写了?

有嫌疑,所以金错刀系列,我再也不会写了。这个系列希望苦主太太也帮忙看看,是否有撞梗。如果有,我表示诚恳的道歉,并且会在lof和36上删除文字。如果侥幸没有,作为一个从脑中成型到实际写出,原本的idea就是我主动找枕流聊,构架了大半年的梗,我还是希望能保留我确认没抄袭的部分。

4、我引用古籍太多了,构成抄袭嫌疑?

对,所以我在头一次更新金错刀的论坛体时在底...

【金错刀番外】倘若他们不是他们……

若干个What if的集合。时间差,年龄差,身份互换,cp纷杂,自由组合。欢迎更多脑洞。

【1】#墨玉#倘若那时,玉相伸出手……

“陛下……”玉离经语音干涩,转而俯首,声音轻哑:“臣惶恐。”

“离经,无妨。”

其后玉离经入宫,明君贤后,流芳千古。

“墨君立我,乃是火中取栗。”某个冬日午后,墨君与皇后并肩同坐,十分接地气地烤栗子吃。墨倾池拿着火钳都仿佛握着画笔一般风雅自在,玉离经支颐笑看,出言调侃。

“只要栗子足够好,一切便都值得。”

【2】倘若映家势大,玉郎下嫁……

一把寒光闪闪的刀,从遮盖面容的纱扇下方缓缓将它拨至一边,再以一种慢而稳的速度,挑起玉离经的下巴。

两人对视片刻...

《仙人卜番外》如果她们……

复健。全性转。我爱美丽的小姐姐们。

很雷,很雷,除了墨以外全员都在性转,所以很雷,很雷。

有玉离经出场。

这很Gal了。

=======================

(1)#剑非道出场##世间竟有如此……#

远沧溟心乱如麻,衣裳下摆尽是一片濡湿。她寻常娇生惯养,此刻却也无心管什么仪容姿态,只对着破庙里的观世音菩萨双掌合十,拜了两拜,便草草裹着湿衣裳昏沉睡去。

将至半夜时,风雨暂歇,远沧溟忽然醒来。这一觉睡得不甚安稳,一会儿是玄凌苍为她挺身入狱时凛然的神态,一会儿又到了黑沉沉牢里的脏污秽乱。她猛然睁开眼,只觉得冷汗涔涔,眼旁却见一抹火光,原来又有人进破庙歇脚,此刻正背对着她,盘...

【玉应玉】【金错刀番外】《红纱帐》

《泰山幾》后续。

《红纱帐》

治疗灵感来自《大明宫词》。

(1)

从泰山回来后,玉离经得了一种病。

说起来也是难以启齿,或可说他反应慢得脱了一节。当时淌着血肉走出泰山,发梢全泡在赤稠的液体里,紫衣被氧化了的血染成黑色,肝脏碎片挂在袖上,都并不曾害怕分毫;现在两人洗净了,正式开始过闲来无事的退隐生活时,他却忽然怕了血和荤腥。

起初,应无骞并没发现这等情况。他只发现玉离经改了口味。

玉白笋切得薄如蝉翼,在盘上铺了半透明的一层,透着盘底花纹,以盐调味。莼菜豆腐汤里不见一点油腥,再佐以一小碗粟米。玉相吃得依然精致,只是素得让人一下子就明白了他清减的缘由。

应无骞知他服丧,不免颇生怜意。...

【应玉应】【金错刀番外】泰山畿

对血肉敏感的人请做好准备。夏天了,写了消暑的。

这来自于我的梦,我是很受季节和天气影响的人……

年命在桑榆,东岳与我期。长短有常会,迟速不得辞。

——魏晋·应璩《百一诗》

玉离经站在一处若阴若阳的地所。他曾游过江河湖海,见过许多名山大川,足下木屐之齿也被磨损得斑斑驳驳,不像样子,但玉离经无暇去管。现在他在泰山之上,陷入梦境的漩涡之间,见到冥府之门洞开,鬼魂神怪同处于陆上。这便是阳气衰弱的晋,因人命短促,兵灾连绵而使神异之事频出,梦兆言谶屡为现实。以是,玄学盛行,反过来又影响王朝之气运。墨君治世,北方初平,南方世家大族之中,玉家已退,留下大块权力的空白,引得其他诸多士族如乱...

【金错刀】番外一点五 《动物们的两三事》

沿袭《梦龙》的设定。

微奉天逍遥。

(1)

玉逍遥的精神体是一只白色的大狐狸。

很久以前,曾屡次被君奉天的白虎从酒缸里叼出来。

(2)

十五岁的玉离经抱着刚出生的小狐狸去找亚父。

雪白雪白的小狐狸犹如一个糯米团子,虚弱地蹬了两下腿,眼睛半闭着,还没有完全睁开。这是一双和主人一样的琉璃眼。

玉逍遥接过狐狸看了看,揉了揉头毛,笑道:“琉璃儿肖我!”

君奉天的白虎悄悄出现。他的脸色是严肃的,肖似玉逍遥好不好呢?

但白虎做出了和主人的神情截然相反的举动。它温柔地舔了舔小狐狸,让小狐狸睡在了自己的脊背上。小狐狸闻着白虎的气息,酣然入睡,将脑袋埋进了蓬松的尾巴里。

不管理智上觉得肖似...

1 / 2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