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Fate zero】PARO:圣杯战争(上)

今年的填坑计划之一。这个脑洞出现时,东离还没出,后来……我觉得这是个言灵。

会写完。有细微修改。

CP:意绮,岁罗,风雀。BG 从原剧。

【序】

这是……一场残忍的战争的开幕。

所谓的“圣杯战争”,是每十年一次的,卓越的魔法师之间的较量。赢者获得圣杯,那传说中可以实现一切愿望的至高无上的魔术宝具。输家则献上鲜血与白骨,成为这场战争中有来无回的惨烈阵亡之人。虽然如此,十年一次的战争从未停歇,魔法师们通过短暂地借用圣杯力量的方式,可以召唤出远古的英雄,或是传说中的神灵,作为某一种高级的使魔而驱使七天——那便是,名为“英灵”的存在。在短短的七天之中,身为MASTER的魔术师们与英灵SERVANT...

【儒门恶搞乱炖】同人本大作战(5)

Warning:这篇文是远邃远的CP,详情请见http://yinshuizhibing.lofter.com/post/1e2ec784_d81462f 礼貌轮框的番外篇。

上一篇:同人本大作战(4)

本篇停更。儒门剧情太毒了。

 

(16)

论坛十分混乱,一群人大骂:“当事人?特么道门卧底吧!”

“又是个看脸的!”

“我们R校到底什么魅力,D校挖墙角挖上瘾了是不是!”

“还有F校!我校弦教授跳槽,你们到底给了多少薪水!有没有使美人计!说!”

群情激愤。

想来也是,三校学生对自家母校都充满热爱,关上门内斗贵乱是一回事,涉及到疑似本校学生外流公然在论坛向...

【儒门恶搞乱炖】同人本大作战(4)

本章有龙剑哦。以及,所有猜三位教授当年出本轮框了儒门大佬的,请自罚三杯XD


上一章

(12)

叹希奇拿到了这个本,大乐。

别人瞧不出来作者是谁,他倒是看得准——就他被赶出R校一事,当事人知道的总是比其他人多一些。这个本写得春秋笔法皮里阳秋,叹希奇心想墨倾池竟然能写这种文,真是大开眼界R校药丸!

论坛兵荒马乱,叹希奇十分手痒,十分想出本。然而他手残,生理意义和同人意义上都是。画画火柴人,写文干巴巴,连个长评都会写成哼切呸,实乃人间惨剧。

不过门关了自然有窗开着,谁说纪实文学需要文笔?叹希奇一边接剑非道的电话:“恩……当年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就听说墨教授亲自去拜访过应教授的姐姐...

【意绮】拈出退之山石句

女装play慎入。

华采衣兮湛湛露,予安歌以愉上皇。

春将逝兮百草丰,桃樱散兮白蔓郎。

东风萧萧兮纷谷雨,予独处兮以极目。

佩琼瑶兮折芳兰,簪玉茗兮以为冠。

芳菲菲兮云容容,岁月晏兮孰华予?

……

灵之来兮如云,忽独与余兮目成。

吉日兮辰良,君欣欣兮乐康。 

部分祝祷词来源于屈子九歌,部分为我杜撰。

【儒门恶搞乱炖】同人本大作战(3)

上一篇


(7)

远沧溟掀桌后连续几天,邃无端都听到他睡觉磨牙。幸亏他成绩一直很好,就算复习时撞到了这件事,也不过是从年级前十变成了前百。最后一科考试一结束,他奋力拨开层层围绕跟学弟学妹们兜售抹布当课教授同人本的学长学姐,冲向邃无端:“无端!走!我们去查那个什么古早大神是谁!”


其实他内心早有怀疑,实际上也猜得十分正确,但他天性纯良,不到证据确凿就不会一口咬死一定是谁。邃无端一头雾水:“不是,沧溟,我支持你报仇,可是这怎么查?”


远沧溟一笑,露出一口夜夜被磨得蹭光瓦亮的雪白牙齿:“大神也有黑历史,我就不信他没露出蛛丝马迹过!”


他上网发帖,真心诚意求这位太太的古早本,就...

【玉应】记某次不上台面的互相嘲谑

美妙的早晨。让我写个存稿箱里的小梗。
——————

很久以前,玉离经与应无骞叹希奇泛舟江上。舟中小婢一,清伎一。小婢熟水性,清伎善舞蹈。

吴越之民熟识水性。五月五日,富室刻木做龙舟,载美姬,婆娑舞蹈于其上,浪起翻涌,女子不摇晃半分,观者如山。眼前清伎也是如此。小婢吹笛,美人且歌且舞,仙仙如欲凌波随风而去。

于是饮酒悦甚,此儒门之乐也。将至半酣时,遂有佻达之举。应无骞曰主事可借我腰间杂佩,可系美人腰,免其飞升。

玉离经欣然解佩,却问正御为何不系我?

“主事体沉,料想不必。”

叹希奇不觉笑出声。玉离经迅速反击,若无其事,当着叹希奇的面,对应无骞说了四个字。

应无骞哑了。

玉离经以为自...

【儒门恶搞乱炖】同人本大作战(2)

前篇:(1)
(5)

“【交流】大家都来聊聊自己收过的印象深刻的同人本吧!”

这是R校论坛的系列楼之2333栋。无数学长学姐在这里repo本,求本,时不时某些楼层就会莫名其妙消失——大概是被查水表了。

按规矩,进此楼全部匿名,不扒马甲。吐槽先上本封面照片,允许拍雷,不许无的放矢,乱上人参。关于此楼传言甚多,其中一条就是教授学生无一幸免,全部都混,外校也时常有慕名而来看本repo的,另一条则比较恐怖,听说龙董有权限看所有匿名!不过传言就是传言,至少明面上,龙董没有任何表态……

这是个某种意义上最能体现R校师生混乱邪恶本质的帖。远沧溟一进帖,看到有人赶在他前面拍了这个什么《神貂侠侣》的本封面...

【墨剑】【仙人卜】返祖(下)(1)

太长了,一次写不完,分节。

震惊!儒门优秀毕业生竟然如此吊打道门!

以及,龙性起来了……

【上】【中】

【意绮意】高山出玉剑,流水停艳刀——刀剑春秋观后repo

啊,整理文件时,发现自己以前的repo了。这大约是两年半前的,那时候我刚进霹雳,眼中充满了光明和热情……

觉得也是难得的回忆,放出来给大家一起笑一笑吧。

————————

(0)

我刚进霹雳坑,说起来还不大习惯这种不知道哪里是姓哪是名的名字,然后被旁白介绍意琦行的话给囧了一下,形容词堆得好多2333不过脸真好看啊,我对着他的脸能下饭!我就喜欢这种禁欲凌厉的感觉!

绮罗生出现时的BGM真好听,虽然一身白,看上去温文尔雅,但是总感觉有点“狐媚”(开玩笑的,勿怪),可能是因为总是扇子半遮面,露出细长眼睛的缘故。感觉他情商很高的样子,觉得他应该不多不少有点点黑吧……意琦行好像就没对方那么能戏...

@moni森 谢赠花。

“窗外木芙蓉开得静美,只是太过繁茂,至晚则花下如雨。

芙蓉朝开暮谢,原本就是薄命的花。

绿叶白花,并无香气,开在深秋,不惹蜂蝶。古人信它有剧毒,说神农尝遍百草,却断送在一枝木芙蓉上。

昔为芙蓉花,今作断肠草。”

【墨应】饮水冰二则

我现在马甲的来源。

是这样,我在萌什么CP时就会改一个和这个CP相关度很高的马甲。举例的话就,以前我叫琳琅锦,琳琅者,琦玉也;锦绣者,绮罗也。现在这个饮水冰的名字,是因为我萌墨应。

感情之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但是墨应本身就很冷,底子是冰的,所以饮水时就是在饮冰,饮到胸腔都冷了。

以晚唐诗之多情刺这对的无情,也是我不止一次做过的事情了。


由于写作时间缘故,二设不符合原剧。姑且做Paro吧。


【画楼相望久】

“那个应无骞,好像一直在看着你。”

墨倾池虽然年轻,可沉稳持重气质宛如天生,自然而然地身边便有了很多追随者与好友。朋友们性格各异,有些格外敏锐又开朗风趣的,便窃笑着拉...

【墨应】入幕之宾(全)

年龄差操作。小墨x大应。

——————————————

“谢安与王坦之尝诣温论事,温令超帐中卧听之。风动帐开,安笑曰:‘郗生可谓入幕之宾矣。’”


幕一


墨倾池十五岁时,他以一种理所应当的姿态,踏入了儒门的门槛。

寻常人的十五岁大抵是调皮捣蛋的时候。或者用另一种温柔一些的形容,就是意气风发,前途无量。墨倾池的十五岁,犹如松柏初生芽,纵然是新翠一点,但那种磅礴如山海的气势,已然和同龄的孩童并不一样了。

“你看看隔壁家的墨倾池!”

他出身清贵,乃俗世中的乌衣子弟。攀比之心人人皆有,山野农妇会夸赞自家的孩子从小懂事会做活,高门望族多拐两个心眼,但本质也并无不同,最后还是落在芝兰玉...

【儒门恶搞乱炖】同人本大作战(1)

生日特供甜饼。

今天不写刀。

R校背景。设定参考lof里前篇:《如何进行一场礼貌的轮框》番外以及全员性转。

(1)

远沧溟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回到了大一辩论课答辩现场,和答辩老师应无骞当面讨论。台下坐着龙校董君教授玉教授墨教授etc,个个目光灼灼,远沧溟被盯得冷汗直冒。应教授扶了扶金丝眼镜,西装领带,十分抖S地问他:“你觉得,我们R校的特征是什么?”

远沧溟心想不是早有定论了吗,咱们R校要么混乱邪恶要么守序善良,吃枣药丸,但梦是不讲逻辑的,他脱口而出:“演员的诞生?”

应老师呵呵冷笑,道:“你挂了。”

远沧溟惨叫一声,醒了。

(2)

这个梦太过真实,远沧溟一直到早起吃饭面对墨教...

【墨应】仲子逾我墙

生日特供甜饼。OOC,但是我只想撒砂糖。

(1)

“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

墨家与映家比邻而居。映家女对小时候的墨倾池而言,确实算做是东邻之女。少女年方十四,面如芙蕖,令人见而忘俗。两家关系甚好,常有来往,时日既久,人人皆知墨家孩子与隔壁家的妹子青梅竹马,想来再过一些时日,下聘成婚乃是顺理成章之事。

时乃深冬,天气寒冷。映鸿雪一如既往,到了晚饭时,做了一些小点心去敲墨家的门。

“墨君读书辛苦,我家弟弟又烦人了。”

“映鸿雪,我才不烦人!”

从墨倾池的被窝里,钻出一个十分不满的少年脑袋。

冬天最适合做什么?回笼觉,猫冬读书,吃火锅。...

【意绮】花树流火

莫名其妙被屏,修改了一遍再放出来。

花树流火

(1)

意琦行初见绮罗生时,绮罗生二十岁。

寻常人的二十岁大概是意气风发的少年郎,眉目初初长成,而神色尚有生嫩之处,正如琳琅美玉藏于石中,留待岁月这样的好匠人用一捧江湖水细细洗了再反复琢磨。绮罗生的二十岁,也不例外。他或许比寻常人多了一分求武道的坚定,又或许尚有一丝对自己外貌的不自信,但总体来说,已经是颜如舜华的翩翩公子样貌了。 一留衣有时与他戏谑,道你当时初上山,你一群师兄们几乎要喜极而泣,以为老天垂怜,荒凉得鸟不筑巢的叫唤渊薮上竟然多了个美貌小师妹。绮罗生扇子掩面,道那可真是十分惭愧,对不住各位师兄。一留衣说自古小师妹要嫁大师...

【墨应】花台欲暮春辞去

一句话雷点:应无骞体质比较特殊,可以怀孕,并且他竟然发现了。

能接受这个的再继续看,勿谓言之不预也。

标题诗句出自李贺,原诗寓意与本文主旨没有关系。

因写作时间原因关系,文里二设不准。姑且算作另一个what if。

人心若只如冰雪,该有多好。

——————

这件事发生在很多年前,讲述起来颇有困难,当事人纷纷辞世而去,留下的唯一一人又绝不会提及半分。

儒门的正御应无骞年纪那时并不大,刚刚过了百岁玄关,保持着一副绿鬓少年金钗客的秀丽容貌,与他同岁又同年进儒门的圣司墨倾池则已白了头发,气质如冷玉孤岩卓尔不凡。正御上任不久,和圣司有了龃龉,两人客客气气地以礼相待,绝不建立分毫私交,儒门内...

【恶搞】对霹雳众诗号的第一印象

看到日式台词写霹雳……就忍不住……脑补了一下大家的诗号,很多不明觉厉的,简明扼要一下,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半神半圣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贤;脑中真书藏万卷,掌握文武半边天。

【我很叼。】

真神真圣亦真仙,通儒通道是通贤;脑中玄机用不尽,统辖文武半边天。

【我更叼。】

书剑同修百十年,非非是是千万千,日移月换孤星在,人间随处一片天。

【两个师兄弟都不省事,还是老子最叼。】

囚心梦牢侧泉听,回闻涓涓忒流惨,百年窅冥乎一息,永岁秋风飘零见。

【啥意思?反正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你们也别想知道。】

著书三年倦写字,如今翻书不识志,若知倦书悔前程,无如渔樵未识时。

【还是一起来做个快...

warning:字不是我写的。

======

“墨君惠鉴。手书敬悉,旷若复面。岁月如流,久未笺候,想近况佳吉?吾居故所,儒门士子,代有才人出,气既盛矣,即吾当面,亦当避一席地。倘君尚在,或可稍慰,以儒学之盛,势也不可当矣。 
闻君偶遇单锋之后人,固君金石之心,不渝不弃,不可转矣,以是得一妙机缘。若得无端之踪迹,或靖罪者之冤情,吾必扫榻相待,温酒以贺。
希盼复,顺颂春安。离经顿首。”

“玉离经的字,恰如其人。温慧端丽又含情,好似一只目不斜视,内藏媚态的白狐狸。他给墨倾池的信,仿佛极有礼节——‘墨君惠鉴,离经顿首’;又在细微处显露出他的亲昵——朱栏八行,写起来就顿不住手,一页尚且不够。...

【意绮意】【论坛体】《八一八我们的Y老师和隔壁院系Q老师的JQ》&外一篇

两年半前的文。啊那时刚进霹雳坑,真是天真纯洁……

=====

LZ,LZ实在忍不住来发帖了啊!!!!不发帖不能平复LZ被萌到嗷嗷叫的心情!!!!

首先,LZ是苦逼大物理学院的学生,去年临近毕业了,天天要在实验室呆到很晚才能回家→以上背景。
带我还有另一个学妹A的是我们院系的教草(教师之草简称),我们就叫他Y老师吧。
Y老师长得很帅!眼睛特别蓝!但是一看就特别严厉!A学妹告诉我说,Y老师有教他们一节专业课,平时不点名,就有人逃课。Y老师有一回忽然带了点名册过来,没到的同学,期末考试统统不及格啊!怎么求情都没用!好凶残!
有次LZ手贱,心不在焉把数据记反了,交给Y老师时Y老师轻轻一扫,就发现了啊!...

1 / 5

© 琥珀酒 | Powered by LOFTER